【故事会】花和尚

太原有个叫张亮的富商,家中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金姑,嫁给城里一个姓李的人,但丈夫早死,金姑年纪轻轻便守了寡。二女儿叫玉姑,许配给城里一个姓曹的人。但因曹某随其父到广东各地去做生意,久久未归,所以玉姑虽已到了出嫁年龄,仍未出阁。

过了两年,附近人纷纷传说,曹某父子在广东沿海某地遇强盗,财物被掠,父子二人也被杀死。张亮听了,便与玉姑商量,想让她改嫁给别人。玉姑听后,坚执不允,说道:“大街上的流言蜚语不可信,不如再等一些时日,有个确实的消息。再说我已许配给曹某为妻,怎能再嫁别人。嫁鸡随鸡,嫁犬随犬,曹某若真有个好歹,我也同姐姐一样,守寡便了。”

张亮不听,逼玉姑改嫁,玉姑不再说话。于是张亮唤来媒人,将玉姑又许配了附近一个叫姚平的人,聘礼已送来,吉日已择好,只待人洞房拜天地了。

忽然有一天,张亮家门前急匆匆来了一个蓬首垢面衣衫槛褛的青年人,请求见张亮。张亮来到门前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此人正是前两年传说已死的曹某。张亮忙请他进客厅,置洒席,又令下人们备汤水及新衣让曹某沐浴。

诸事毕后,曹某告诉张亮,自己随父亲这两年在南方作生意。起初非常,但后来忽然遇到一桩公案,结果为打官司花了全部钱财,还受了不少罪,父亲因此心中郁郁不快。竞然一病不起,撒手归西了。临终前嘱咐曹某速回太原。投奔张亮,与玉姑完婚。同时向张亮借些钱财,把自己的棺木运回家乡,不要让自己成了他乡之鬼。

张亮一听,心想,他家现如今是财尽人亡,我将玉姑另嫁他人果然不错,否则跟了这个穷酸过日子,岂不误了我女儿的终身。但眼下发愁的,是怎么想个办法打发了这小子。于是嘴上有一搭无一搭地与曹某说话,心里却打开了算盘。

曹某进门后,张亮家的婢女们都认出了他,于是就有腿勤嘴快的丫环跑到后房告诉了玉姑。玉姑听后,狂喜,拿过剪刀,一刀剪断了与姚平成亲用的红绸,说:“这回可用不着你了。”

到了晚间,玉姑先让随身的小丫环去打听清楚曹某住的屋子,然后趁夜色已深,众人都已安歇,一个人悄悄溜出屋门,来到曹某的门外,轻轻敲了敲。

曹某开门一看,见是玉姑,甚为吃惊。想起古训“男女授受不亲”,急忙欲转身回避,玉姑却一步上前,拉住他的衣袖说:“你不必如此,父母早已将我许配与你,我与你乃明媒正娶,并无见不得人事。但我父如今嫌你贫苦,又为我另选夫婿。我既己聘为君妇,又岂能更事他人?只是现在情势紧迫,我二人如欲结为夫妇,必先私奔,远走他乡。然后寻机而做,仍归父母膝前。你看如何?”

曹某此时尚不知玉姑另嫁事,闻言大惊,拉住玉姑的手细问究竟。玉姑于是将以往从前的事说了一遍,又说自己本意是与姚平成婚当夜,即以布帛束颈自杀,以示一女不事二夫之志。如今老天可怜,得见曹某,誓与他同生共死,终生厮守。

曹某听罢,长叹一声,两眼发呆,愣愣地好大一会儿没说话。玉姑急问他为今之计,曹某又叹道:“世态炎凉,人情薄如纸,也就不去管他了。只是我如今穷愁潦倒身无分文,纵想携你远走高飞,又如何能够呢!”

玉姑听罢,微微一笑道:“郎君不必忧虑,我平时多有积蓄,现已随身带来。我二人即便行万里路,钱财也花费不尽。”曹某听了,面上刚有喜色却又一脸疑云。

玉姑忙问缘故,曹某说:“虽然盘缠有了,但来日方长。你是千金小姐,而我今日则已沦为一穷汉。况且瞻望前程,也不见有一丝半点儿的光亮,假若我终生都是而今这付穷模样,又怎能养活你这位娇小姐?”

玉姑正色答道:“你也太过忧虑了,哪里有男子汉大丈夫一辈子郁郁不得志,穷愁落魄呢?再说,我方才已言明自己从一而终,穷也罢,富也罢,我一辈子守着你就是了。”

曹某听了,虽受感动,但仍犹豫不决。玉姑恐时间长了,被人撞见,于是不断催促他,曹某这才和玉姑收拾了东西,趁黑夜从后花园的角门溜了出去。

在路上,他们商议先投奔玉姑的姐姐金姑家,到那里先躲一躲,然后再徐图计议。到了金姑家门口,将门一打,里边有个丫环问:“谁呀?”玉姑说:“我是玉姑,我姐姐金姑在吧?”这时金姑也已走到门边,但并未开门,只是问道:“妹妹这么晚来有什么事?”玉姑不加掩饰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金姑寻思了一会儿,隔着门说:“你和曹郎远走他乡,我也赞同。只是父亲发现你们逃走后,十有八九首先会到我这里来寻找。依我之见,你们不如快快到别处躲藏。如果在我这里藏身,无异自投罗网。”玉姑听罢,觉得姐姐说的十分有理,于是隔着门谢了姐姐,与曹某又投别处了。

张亮正在家中睡觉,忽然有丫环敲门来报,小姐不见了,家中遍寻不着。张亮急忙披衣下地,出门察看。这时有仆人慌慌张张前来说,曹某也失踪了。张亮一想,准是二人趁夜私奔,不禁勃然大怒。他唤集仆人,准备前去捉回。张亮寻思他们第一个落脚点恐怕就是金姑的家,于是带众人齐扑金姑家而来。

到了金姑家把门一敲,金姑又来到门边,问是何人。张亮唤女儿开门,并把玉姑私奔的事说了一遍。但金姑并不开门,只是回答道:“刚才妹妹果然和曹郎一同来到我家,求我藏匿,但我没有应允,他们已经往别处去了。您率众人快去追赶,一定能追上。”

张亮听后并不相信,又见金姑不肯开门,心中更是生疑,于是说:“他们一定藏于你处,速开门,不要再为他们支吾。”

金姑也忿忿然说:“逃走的人你不追,非要进我家干什么!”

张亮怒火中烧,举鞭打门说:“再不开门,便破门而入!”

过了好一会儿,金姑才将门打开,张亮率众人一拥而人,四处乱翻乱看,竟然空无一人。张亮心里不禁十分懊丧,心想金姑也许真的没有收留他们。

就在张亮率众人准备离开时,他忽然抬头看见金姑坐在一只大木柜上,一动不动,也不起身相送。张亮生疑,要打开木柜看看究竟。金姑却说:“这个柜子封锁已有多年,且年深日久,钥匙也早已丢失不见,没办法打开。”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