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谍影

(点击:89758℃)

密闭的潜艇内,34名德国官兵神秘死亡,在他们蜡像般的脸上,浮现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一)遭遇“死亡幽狐”

这天中午,当上校米勒率领由8000名官兵组成的远征军分乘五艘舰艇横渡印度洋,艰难抵达索马里海域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手握香槟冲上甲板,又蹦又跳:再航行三个小时就将登上东非战场,与德军中校莱特冯比克指挥的非洲军团决一雌雄。我们是陆战队,即便死也应该战死在陆地上,而不是犒劳印度洋里的鱼鳖虾蟹!

孰料,不等香槟下肚,就听到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呜哇”响起。

“情况紧急,马上进入一级战备!”下达完命令,米勒上校冲中尉戈培尔一挥手,直奔舰长室。很快,一个非常严峻的情况摆在了面前:据观察哨报告,正前方6海里处,有一艘德军潜艇已浮出水面!

糟糕,肯定是“幽狐”!听完汇报,米勒上校皱紧了眉头。在离开印度大本营开赴东非战场前,英国情报总部通报说:在此海域除攻击力极强的德舰“科尼西斯堡”号外,还发现了一艘幽灵似的潜水艇。他们把这艘行踪不定、如同狐狸般狡猾的潜艇称作“死亡幽狐”。万万没想到,费尽周折躲过了“科尼西斯堡”号,却碰上了“死亡幽狐”!

稍一思忖,米勒上校做出了决定:“加大马力冲上去,强行通过!”

“上校,你是在和上帝开玩笑吧?”舰长一听,惊愕地叫出了声。身为舰长,他心知肚明:距离如此之近,一旦交火,对方的一枚鱼雷就能让米勒的数千旱鸭子葬身大海。如果避其锋芒,赶紧转舵,说不定还有逃生的希望。可米勒没给对方争辩的机会,语气极为坚决:“立即通知各舰做好战斗准备,呈扇形前进!”

这绝对是个拿鸡蛋碰石头的昏招!只要“死亡幽狐”潜入水下,战舰的那点火力还赶不上给潜艇挠痒痒。就在舰长犹豫不决的当儿,戈培尔中尉掏出手枪,厉声催促:“米勒上校是舰队的最高长官,他的命令你必须执行!”

执行!舰长一咬牙,做了传达。数秒钟后,5艘舰艇变换战斗队形,形成了立体交叉火力网,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死亡幽狐”居然既不下潜也不航行,像极了甘愿挨打的活靶子。

这一怪异现象,顿时让全舰上的人大惑不解找不到北。米勒上校紧盯着“死亡幽狐”,命令旗舰独自靠拢。眼瞅双方距离仅有百米之遥,米勒说:“戈培尔中尉,打旗语,敦促对方投降。”

戈培尔照办了。奇怪的事还在上演,对方竟毫无反应。又驶近了50米,米勒让士兵喊话,结果依旧无人应答。

“上校,要不我带一支水兵先遣队,登上潜艇看看是什么情况?”戈培尔满脸纳闷地提出了登艇要求。米勒想了想,拍拍戈培尔的肩叮嘱说:“注意安全,一有情况马上报告。”

“放心吧,我的子弹只认识心脏。”戈培尔信心十足地回道。戈培尔并非自吹自擂,他的枪法神准,每颗子弹都能不差分毫地射中敌人的心脏。自一战爆发后,他一直跟随在米勒身边,是米勒的得力干将。得到批准,戈培尔带着几个荷枪实弹的水兵悄悄摸上“死亡幽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潜艇的舱门。本想探明他们究竟在耍什么鬼名堂,谁知屏住呼吸等了片刻,只隐约听到有八音盒发出的“咿呀”歌唱声,此外并无特别的动静。

戈培尔打了个手势:冲!

“我们是英军陆战队,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喊声未落,站在旗舰上指挥的米勒上校不禁心头一颤:只见率先冲进“死亡幽狐”的水兵惊慌失措地狂奔而出,争先恐后地跳进了海里;守门的水兵不知其故,也紧跟着纵身跳海

(二)神秘失踪的32号

情况突变,旗舰上的人都暗暗捏了把汗。三五分钟后,水兵先遣队的队员失魂落魄地爬回了旗舰。不过,始终不见一名德军追杀出来。

米勒上校忙拉起骇得面无人色的戈培尔中尉,急问:“发生了什么事?艇内什么情况?”“恐怖,太恐怖了!”戈培尔中尉拍打着“怦怦”狂跳的心口,语无伦次地回道,“死死了,全死了——”

戈培尔和水兵说的是实情。“死亡幽狐”潜艇里的德军官兵全死了,他们一个个呆若木鸡,像蜡人一样露出可怕的笑容,一动不动地坐在各自的岗位上死去了。

德军潜艇一向纵横无敌,谁能混入艇内,于神不知鬼不觉间解决掉全艇的官兵?接下来,将“死亡幽狐”拖入索马里军港后,米勒上校亲自带领几名技术人员和医务人员进艇查看,发现艇内所有的设备都完好无损,也找不到任何打斗过的迹象。更为诡异的是,34名死者身上没有半点刀口、弹孔,也没发现食物中毒的迹象。一时间,士兵们交头接耳,纷纷说是水怪谋杀了潜艇内的官兵。

劳累了一整天,米勒上校回到办公室,解下佩枪正打算眯一会儿,敲门声响了。

是中尉戈培尔。米勒伸伸懒腰,问有何事。戈培尔苦闷地说:“那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怪事,远比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更可怖。34个人,怎么会好端端地就丢了性命?是谁杀死了他们?”

米勒瞅着戈培尔笑了笑,回道:“他们发动了这场非正义的战争,作恶多端,没准儿是上帝在惩罚他们。”

“上帝是仁慈的,他不会这么做。”戈培尔摇摇头,接着问,“上校,你能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合理解释吗?”

“在战场上,只要发生的都是合理的。”米勒话刚出口,卫兵突然急匆匆地奔进,神色慌乱地报告:“上校先生,大事不好,32号不不见了!”

什么,32号神秘失踪?这怎么可能?米勒登时一愣。要知道,32号只是具尸体,是“死亡幽狐”潜艇上的人员编号。尸体能跑,这更让人闻之色变,毛骨悚然!

“走,去看看。”缓过神,米勒带上戈培尔直奔存尸间。果不其然,32号不翼而飞。负责医护事宜的中校鲍勃猜测:在“死亡幽狐”遭遇不测时,这个32号觉察出不对劲,就——

“就什么?请闭上你的嘴巴!”不待鲍勃说出答案,米勒忽地脸色一沉,大声训斥,“连个死人都看不住,还敢在这儿胡说八道?!传令下去,马上展开秘密搜捕。就算32号变成嗜血僵尸,也绝不能让他逃出索马里半步!”

半个小时后,又一个糟糕透顶的消息传回了指挥部。两名搜捕32号的士兵遭到冷枪枪击,子弹擦着脑门飞过,差一点去见上帝。至于枪手是不是32号,尚未查明。

“没查明回来干什么?继续查!”米勒上校大为光火,擂打着办公桌咆哮如雷,“增派人手,扩大搜捕范围,务必找到32号!”

(三)可怕的八音盒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外国历史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