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鹌鹑

(点击:81136℃)

.离别

北宋靖康年间,金兵发兵南下,攻陷了都城汴梁,俘获了徽、钦二帝以及他们的妃嫔、儿女等数千皇室宗亲,将他们全部押解回金。一路上,金兵对这群皇室之人不断羞辱,尤其是徽宗的妃子李贵妃,因为容貌美丽,能歌善舞,被金兵将士极尽猥亵。但李贵妃仍屈辱地活着,因为随行的还有她刚满七岁的儿子汉王赵椿,她不能抛下无依无靠的孩子独自离开人世。

大军离金国越来越近,很快到达了两国交界之处。当晚,金兵在界碑附近安下营来。此时,宋皇室众人一齐陷入了恐惧当中。他们知道,到了敌国后,自己这群俘虏一定会受到金帝加倍的报复与折磨,再难有生还的希望,于是,哀伤的哭声在帐中弥漫开来。李贵妃望着眼前年幼的儿子,想着他也要踏上这鬼门关,不由得心如刀绞,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突然,李贵妃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她站起身,朝帐外看了看,只见远处的空地上生着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有几个金兵围着火堆在喝酒取乐,再远处的营栅边,站着几个值岗的哨兵。李贵妃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回到帐内,从怀中掏出了一件碧绿的玉雕,是一只母鹌鹑背上驮着一只仔鹌鹑。

李贵妃拿着玉雕对儿子说道:“椿儿,这对玉鹌鹑是当年你降生之时,你父皇赏赐给我们母子俩的。”李贵妃说着,将上面的仔鹌鹑轻轻地旋转,取了下来。她用绳子把仔鹌鹑穿上,挂到儿子的颈上,含着泪道:“椿儿,现在我们落入敌寇之手,凶多吉少,你带着这只玉鹌鹑逃命去吧。倘若以后我们母子还能相逢,就以这玉鹌鹑为凭。”

赵椿看着玉鹌鹑,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哭着道:“不,孩儿不想离开母亲,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说完扑到母亲的怀里。

李贵妃意念已决,她把一些银子、食物装在一个包袱中,塞到赵椿手里,道:“待会儿母亲会想办法把哨兵引开,你瞅准机会赶快从营栅中钻出去,朝着大宋的方向跑。出去以后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就像普通人一样活着吧。”

赵椿见母亲心意已决,于是擦干眼泪,道:“母亲放心,我一定好好地活着,等长大后把坏人打跑,将你与父皇都救出来。”

李贵妃听完这话安心了,她站起身,毅然地朝着篝火走去。金兵一看到李贵妃走过来,立即两眼放光。一个首领模样的人涎着脸对李贵妃道:“美人,来得正好,快来一段歌舞为本将军助兴。”说完上前动手拉扯起来。

李贵妃退后一步,道:“不用心急。亡国之妇现已想通,宋朝大势已去,我已立愿效忠大金,承欢众位将军本是分内之事。”说着,李贵妃一边歌唱一边舞动起来,随着她的身子不断地旋转,衣服也一件件地自身上脱落。金兵们一个个看得如痴如醉,远处的哨兵也不由自主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赵椿悄悄地向着营栅走去,他不明白篝火边发生了什么事,只感到眼前火光灼灼,人影绰绰,金兵们陆续地围拢过去,越聚越多,一个个发出纵情而恣意的狂笑。赵椿想,母亲一定在受着某种侮辱,他想冲过去,可想到母亲刚才的叮嘱,于是又转过头去。当他看到站岗的哨兵都已离开后,急忙冲了过去,蜷缩着身子从栏杆中钻出去,一头扎进茫茫的黑夜中,奋力地奔跑起来。

2.重逢

也不知跑了多久,天边出现了一丝光亮。赵椿见并无金兵追来,才松了一口气,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来。忽然一阵风吹来,赵椿感到寒冷刺骨,又觉饥饿难忍。他刚想从包袱里找些吃食,突然惊觉包袱不知什么时候已掉落在路上了。赵椿又冷又饿,此时又想起母亲,心中更加悲切,不禁埋头呜呜地痛哭起来。

忽然,赵椿听到身旁有个稚气的声音问道:“咦,你是谁,从哪里来的,在这里哭啥啊?”

赵椿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站在身旁。赵椿呜咽着道:“我叫椿儿,是从京城来的。父亲和母亲都被金兵抓走了,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可现在不知道去哪里”

男孩听了,就挨着赵椿坐下,红着眼眶道:“唉,我的遭遇也跟你差不多。”男孩告诉赵椿,他叫任儿,一个月前父母与家里人全被金兵杀害,房子也被烧了,只有他一个侥幸捡了一条命,现在沿路乞讨为生。

两个孩子同病相怜,一下子就成了好朋友。从那以后,赵椿就跟着任儿一起乞讨。可是,眼下金兵四处劫掠,大宋境内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两人有时一整天也讨不到一口饭吃,还得时时受金兵追赶,成日生活在饥饿与恐慌中。

一个多月后,在锦衣玉食中长大的赵椿受不了颠沛流离的苦楚,终于病倒在路上。任儿慌了神,可在这兵荒马乱中,到哪里去找郎中呢?于是,任儿只得背着赵椿走,并把仅有的食物都让给他吃。两天后,赵椿终于还是挺不过去了。临死前,他告诉了任儿自己的真实身份,并把挂在颈上的玉鹌鹑摘下来给他,说道:“这是我父皇御赐的,我与母亲各有一只。原想着重逢时作为凭证,可我现在要死了,再也见不到她了,我就把它送给你吧。”赵椿说完就断了气。

任儿放声大哭,他把赵椿的尸体背到山坡边,折些树枝掩盖好,磕了几个头走了。任儿一个人继续流浪,赵椿的那只玉鹌鹑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贴身保管着。他心想,椿儿是自己的好朋友,他把如此贵重的东西馈赠给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弄丢了。

一天,任儿正走在大道上,突然看到周围的人都变得惊慌失措,他知道有金兵追来了,于是撒腿跑了起来,可金兵很快追上来抓住了他。金兵并没有杀任儿,因为金帝有令,要在中原攫取一批孩童回国,从小加以驯化,作为奴役。金兵首领见任儿身板结实,手脚灵活,就把他派到皇宫的御马监去看马。

皇宫守卫非常森严,金人不许任儿踏出马监半步,稍犯一点过错,他就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就在这种屈辱中,转眼间十载过去了,任儿已由当初稚嫩的小男孩,长成了一个英姿勃发的小伙子。由于任儿的马饲养得好,金帝封他为遛马官,渐渐地,他有了一些自由活动的空间。

也就在这时,任儿从金人口中得知,宋徽宗早已屈死在金国,他的九子康王赵构在临安建立了南宋,也就是后人所称的“宋高宗”。宋金两国已定下盟约,暂时休战。而当年随徽宗一起被掳的后妃、公主、皇子们,大都已惨死,有的去向不明,那些所剩无几活着的人,却仍在金国受着压迫。任儿想起椿儿的母亲李贵妃,就暗暗向人打听她的下落,可是几番周折,都没有得到她的消息。

有一天傍晚,任儿牵着金帝的坐骑到皇宫的草坪上遛达,路过一口水井旁,突然看到一个浣衣宫女晕倒在地。任儿吃了一惊,走上前一看,发现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宫女,此时她脸色苍白,气息虚弱,一看就是疾病劳累所致。任儿忙跑回自己的住所,端来一杯温水让宫女喝下,对方的脸色这才慢慢地缓和过来。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中国历史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