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魂

(点击:603℃)

心里的影子

这个周末傍晚,学生会组织播放的是艾米最喜欢的电影。

身为男友的罗杰绝对不能错过这个表现的机会,早早弄到了两张最佳位置的票带着女友来到放映室。

其实放映室就是学校里的一间小型的阶梯教室,放电影的工具就是投影仪。

电影有两场。第一场播放完有一个休息空挡,罗杰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第二场电影已经开始放映。罗杰回座位时正好经过投影仪前方,投影仪的光照在他的身上并在墙上映出他的影子。

一声尖叫突然响起,是艾米。

灯亮了,罗杰已经来到艾米身边,关切地问:“怎么了?”

艾米已经泪眼婆娑了:“刚刚投影仪把你的影子照在屏幕上,可是那影子的身形却分明是江涛。”

罗杰的脸色变了。江涛是艾米的前男友,已经失踪多时,他也就是趁着江涛失踪的空挡才拿下艾米的。

仲夏的夜晚,阶梯教室人满为患,罗杰却觉得越来越冷。

“请大家安静,电影马上开始。”

艾米说:“我不想看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罗杰求之不得,拉着艾米的手飞一般离开。

其实罗杰一直瞒着艾米一件事,那就是:江涛早就死了。

时间退回两个月前——

即使从整个学校来看,艾米都可以算得上是个大美女,喜欢她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多。这些人中不乏一些结交社会上坏人的二流子,比如张磊。

张磊知道艾米和江涛在暗中交往后,就找了一帮小流氓教训江涛。他们本来想吓吓江涛让那小子和艾米断了就行,没想到他骨头挺硬就是不服软,结果下手一重,就把他打死了。

罗杰是张磊的室友,又同样是艾米的倾慕者。那天,张磊是看在一个寝室又关系不错的份上,拉他去受受教育,让他知难而退。谁知最后,罗杰却成了他杀人的目击证人。

张磊望着罗杰:“刚才你没动手是吧?”

罗杰点点头,又摇摇头,看着眼前冷眼旁观他的人,心里发毛。

张磊笑了笑:“你埋了他,咱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不干,我们把你俩一起埋了。”

为了不被活埋,最后罗杰只能咬牙把死去的江涛埋了。而这个秘密,也被在场的几个当事人埋进心底。

现在这件事以如此诡异的方式被勾起,让做过亏心事的罗杰心里直打鼓,江涛回来了?

同病相连

把艾米送到寝室后,罗杰去找了张磊。

张磊和几个打扮得不像学生的年轻人在校门外的大排档吃烤串,桌上的东西一点儿没动,几人面色凝重,看来是出事了。

看见罗杰过来,张磊反手拉过一张椅子放在自己身边:“你是不是也遇见什么事了?”

罗杰点头,将自己在阶梯教室的遭遇说给张磊。

张磊听完开始发抖,他竭力控制自己抓住桌子上的酒杯猛灌一通后,总算好了点。他舔舔嘴唇,说:“你看看他们。”

几个小混混各自将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朝向罗杰,那些部位上都长着一个相同东西:包。与其说是包,倒不如说是蛋,因为它们无论形状还是大小都像极了鸡蛋。

张磊说:“一开始我们觉得是巧合,大家只是得了同一种病,一直到今天,又有一哥们儿也长了。到目前为止,我找来参与那件事的人,除了咱俩,全都长了这个东西。”他看向罗杰,“依照现有的情况,下个很有可能就是你。”

罗杰想反驳却找不到借口:“为什么我们都要长这个,而身为组织者元凶的你却排到最后?”

张磊苦笑:“以我的判断,你们可能只是长这个,我”

“啪!”一声脆响打断张磊的回答,一个啤酒瓶在他脑袋上碎开。

“可找到你们了,给我打!”一帮曾经和张磊这伙人结怨的人出现了,不由分说就再次开打。可是他们没打几下就结束了,因为这个烤串摊子的主人是刑警队长的姐夫,而这位小舅子今天正好没事来帮姐夫忙。

这群人都是老油条,一听见人家亮身份,立马四散逃开。

罗杰拉着张磊一口气跑出老远才停下。

罗杰喘着粗气问张磊:“你没事吧?”

张磊擦擦汗:“没事,就是起了个包。”他掏出手机开始给跑散的兄弟一个一个打电话。

罗杰偷看张磊的脑后,发现他也长出一个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鸡蛋一样的包。

不一会儿,人就又聚齐了,他们并没有商量怎么回去报仇,而是在讨论另一件事:挖开江涛的坟后,是烧掉还是锉骨扬灰。

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刚刚不是在商量如何消除那个蛋,而是早就想好了要反抗。这相同的鸡蛋一样的包已经将他们的命运紧紧连在了一起。

爆炸的坟蛋

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起细雨,林间的空气异常清新,罗杰一行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又湿又黏。不一会儿,雨就停了,湿气夹杂着再次升起的高温让他们感觉十分烦躁。

这是学校东面一处未开发的荒地,枝繁叶茂的密林中长满了齐腰深的杂草,他们当初打架和出事后埋尸地就在密林的深处。

几个月没过来,这里的一切已经被杂草掩盖,他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对地方。几个人也不废话,三下五除二把杂草拔光,露出一个小坟包。

罗杰问:“挖吗?”

张磊一咬牙:“挖!”

一行人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工具,开始行动。可是没挖几下就停了:有东西。

这群人当时都在场,都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挖了将近两米才埋的尸体,可是现在,连坟包还没清理干净就挖着东西了,怎么会这样?

罗杰弯腰蹲下,开始用手去清理,但没清几下就被张磊制止。

张磊说:“我来。”

张磊蹲下来并让罗杰站起来去一边,然后他开始做着和罗杰一样的动作。看形状那应该是一块木板,好像刚被埋下不久,靠近点还能闻到一股刚割下来的树皮的味道。

木板大概有半米长,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可是张磊将一头握在手里之后,还在不停地打扫上面的泥土:原来上面有字。

字迹渐渐清晰,是用红色的毛笔写的正楷字:坟蛋们,我回来了。

“坟蛋们?什么意思?”张磊看不明白,“是不是想说,混蛋们?哈哈,连字都写错,还想回来复仇?来,你们继续挖吧,我休息一下。”

其余的人又开始继续挖,不一会儿就挖到江涛的尸体。

一见尸体所有人都呆住了:隔了两个月,尸体竟然没有腐烂,还保持生前的样子。不仅如此,在尸体的太阳穴上竟然长着一颗除罗杰之外的所有人都有的鸡蛋一般的包。

这时,江涛忽地睁开眼。同一时间,张磊和那几个混混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齐齐转向罗杰,双目开始变得赤红,就像一群饿狼看见一块鲜肉。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恐怖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