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女

(点击:201℃)

夜 泣

午夜12点,冷冽的空气在丁立冬脸上肆意游走,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立冬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工作,几乎每天下班都是午夜。他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座桥,这座桥架在护城河上。护城河到了晚上,黑得好似一碟墨。每次走到这里,丁立冬都会加快步伐,试图以最快的速度走过。

今天,他一如既往加快了脚步,然而,他却隐约看到桥上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

丁立冬对自己说:“别看了,只管往前走就对了。”可是,心中另一个好奇的念头却促使他向那个模糊身影望去。

一阵低沉凄凉的啜泣声随着寒风飘来,丁立冬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他再细细一听,原来是一个女子在打电话,正用哭腔对电话那头说着什么。

丁立冬看到她瘦弱的身影往桥头移动了一下。之后,他仿佛听到女子的手机里传来狠心挂断的声响,因为他看到她握着手机的手,缓缓从耳边垂到了腿旁。

接下来,丁立冬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到那个瘦弱身影从桥上纵身一跳,坠入了河中。

丁立冬冲向女子跳下去的河面,也跳了下去。他在黑暗的水底寻找那个女子,然后用尽气力将她拖上了水面。将女子抱上岸后,丁立冬让她平躺在地上。女子周身已湿透,长长的头发水淋淋地遮住了大半张脸。

“你这么年轻,何必这样呢?”丁立冬半是怜悯半是责备地对她说。这女子,让他隐约想起了以前的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生气。

“谁走都一样。”女子说。

“什么‘谁走都一样’?”丁立冬脑中的某处记忆此刻像是被电流猛然击中了一般。

“我们两个谁走都一样,你留下!”原本躺着的女子突然坐立起来,声音尖厉刺耳。她水湿的长发滴下一颗颗水珠来,嘴唇白得好似一张纸。丁立冬随即惊惧失控地大叫起来。

“柳伊伊,是你!你”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柳伊伊在两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丁立冬看着浑身水淋淋的女子,心脏突突直跳。他脚步颤抖着渐次向后移动,一个不小心险些跌倒,然后扭身朝家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他渐渐感到什么都听不到了,嗡嗡的耳鸣将整个世界的声音都覆盖了。丁立冬的耳中,就如同他的内心一样,一片杂音。他身后的湖面一片死寂,那个浑身是水的女子,消失了。

水 颜

这夜,又是丁立冬在超市值班。超市门被推开了,在寂静的深夜发出一声清晰的响声。

“您好。”丁立冬没有转身说,继续整理着货架,但当听到身后并无任何回答后,他好奇地回头看去。

柳伊伊的脸赫然出现在他面前,离他那么近,几乎要贴到了他的脸上。她漆黑的长发是湿的,水珠顺着惨白的面颊滴下来,在地板上发出“嗒嗒”声。天很冷,她却没穿鞋,赤脚站在那儿,身上是她生前最钟爱的一袭夏季白裙。丁立冬感到浑身鸡皮疙瘩骤起。

柳伊伊露出了一个?人的笑容,煞白的脸在超市灯下泛着幽幽水光,嘴巴似要笑裂开一般,红得可怕。滴答、滴答水珠滴落在地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丁立冬的衣服已被汗浸透了。

这时,超市内的灯不知为何灭了,四周瞬间转为一团黑暗。丁立冬扶着货架向灯开关处摸索过去,他感到身后被一片冰凉的潮湿所环抱。

他站在黑暗里,手足无措。这时,超市后方的某个货架上传来了一片叮叮咣咣的声音。丁立冬循声判断方向,摸索着朝那个货架走去,他想知道那里发生了些什么。走了几步,他感觉自己脚下好像踩着水,于是蹲下身,伸手向地上触去。

真的是水!仿佛有一条浅浅的溪流在超市里悄然流淌着。黑暗中,丁立冬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可他能感觉到:他的两只手,已被这水全部浸湿。

就在此刻,超市里的一切,重归于明亮的白炽灯下。丁立冬四下环顾,超市里已不见了柳伊伊的鬼影。他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正要拾起地上刚才脱掉的毛衣重新穿上,这时,他愣住了。他看到最后一排货架上所有的矿泉水瓶子都散乱地滚落在地,瓶盖被打开,水正从里面不断地流出来,汇成一条清且浅的小溪流,水光晶亮、诡异。

诡 夜

一周后是丁立冬生日,他刚好不用值夜班。晚上,女友何玫陪他庆生之后,他独自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丁立冬试图让自己尽快进入睡眠中,可他竟了无睡意。这一周以来,他在超市遇到的一些蹊跷事情,总是让他失眠。

“12点还没到,你的生日还没过完呢,干吗要睡啊?”一个女人的声音飘然而至。丁立冬打了个寒噤,从枕上别过头来,顿感毛骨悚然。

又是柳伊伊!她那一头长发依旧湿漉漉的,她穿着一件血红色的晚礼服,玲珑有致的曲线身材在晚礼服的包裹下,尽显无限美感。只是在这件华美的红裙上闪烁着粼粼水光,晶晶然一片,在深夜里仿佛一条鲜红色大鱼跳上了岸,来到了丁立冬面前。

“我准备了生日蛋糕给你。”桌上不知什么时候摆上了一只漂亮盒子。柳伊伊走到桌前,将盒盖忽地掀开。丁立冬嘴巴随即张成了“O”形,因为他看到,在那盒子里是一大块血红色的蛋糕。它造型诡异地躺在那里,隐隐散发出一种可怕气息。

“生日快乐!”柳伊伊语气阴沉地说着这句本应开心地说出来的话,她拿起蛋糕刀,切下一片血蛋糕来,用血红色的指甲捏起那块切好的蛋糕,放到丁立冬嘴巴前。

其间,她身上的水一直持续不断地滴在木地板上。而她身上那袭红裙,颜色越发刺眼。血蛋糕、血红色晚礼服、周身滴水的柳伊伊

丁立冬猛然惊醒过来,原来是场梦。他看看钟表,时针正好指向12点。他发觉天花板好像在滴水,有滴答、滴答的声音。他起身来到阳台,地上原本只有水的衣盆里,多了一个木头相框。他的表情瞬间凝固了!相框里照片上的人是柳伊伊,她在笑,笑得那么美,却又那么诡异。丁立冬疯也似的将木头相框用很大力气扔出窗外。他努力平复惊惧的心情,回到床上躺下。

丁立冬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他是睡眠不好导致神经有点敏感和紊乱,开了些安神的药给他。这天夜晚,丁立冬在超市值夜班。他正玩着手机,突然听到货架那里传来声音。他放下手机,起身朝货架走去。那里有一只老鼠在啃一袋已被啃开了包装纸的饼干,他抄起一把扫帚向老鼠打去。丁立冬回身向收银台走去,突然,他看到柳伊伊就坐在收银台后面,眼睛泛着幽怨的绿色光芒看着他。这一次,她头发上滴下来的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

丁立冬倒吸一口冷气,猛地转身跑去拉开超市的门。他踉跄着跑出超市,慌张地奔到马路上,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车灯在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恐怖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