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情仇

柳延年是盗墓贼,盗了十几年墓,仍旧一贫如洗。平时,柳延年在家务农,有了活儿就出去。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竟是盗墓行中大名鼎鼎的盗墓贼鬼吹灯。他老幻想着能挖到个大墓,过上富足的日子。

这天,柳延年正琢磨着如何探到大墓,忽见眼前人影一闪,和他齐名的同行鬼见愁笑逐颜开走了进来。平时,他们没事不联络,有时三五年也不得见。柳延年知道,鬼见愁一来,肯定带来好消息。果然,寒喧几句后,鬼见愁说他发现一个大墓。

“在哪儿?”柳延年一听,差点蹦起来。

原来,去年秋天,鬼见愁在离盛京不远处的平原地带,盯上了一座小山般大小的土堆。当地人说,这个地方叫公主坟,不知葬着哪朝的一个公主。细心的鬼见愁发现,土堆伫立于平原之上,显得很是突兀。凭着多年的盗墓经验,他推测,这土堆下边极有可能是人们传说中的公主墓。鬼见愁拿着洛阳铲在土堆附近转悠,让他欣喜若狂的是,封土下边到处是花土,再往深探一点,竟是白膏泥。

“大哥,一定是大活儿,还得咱哥俩合伙做。”鬼见愁道。

第二天,二人去了公主坟。他们悄悄从土堆四周挖开盗洞,挖了一个月,盗洞也打了几十个,什么也没发现。

就在二人挖开最后一个盗洞准备离开时,鬼见愁发现,在盗洞下边,有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的古代文字清晰可辨。二人顺着石碑下挖,很快挖到一堵石墙。撬开一块石头,一股浊气扑面而出,里边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柳延年点着一根事先带好的蜡烛往里边投掷,见一簇火苗在洞里闪耀。

柳延年笑道:“人吹蜡,鬼吹灯,看样子,里边有氧气。”

二人轮流用尖镐撬墙,不一会,一个可以钻进人的洞口打开了。在火折子的照射下,二人惊呆了。

不足十平米的拱形洞里,安放着一具保存完好的棺椁。棺椁上边的彩色凤纹依稀可见。鬼见愁惊叫:“一定是传说中的公主墓!”

二人小心翼翼打开棺材,一具女性干尸出现在二人的视野内。从葬服上判断,墓主人应是辽金时代一个有相当地位的贵妇人。在棺内,二人发现了几件做工精美的陪葬品。

不过,最吸引二人眼球的还是一件黄色的比面盆略小一些的上镌双龙的器皿。

柳延年看到这东西喜出望外,他想,发财有希望了。从葬品的花纹和铭文来断定,这器皿应是辽代皇帝耶律阿保机的御用双龙笔洗。难道,这墓中人是阿保机的某位公主?

鬼见愁拿起这葬品,还没看出所以然来,便问:“大哥,这东西什么来头?”

“兄弟,这不过是个普通的葬盆。”柳延年骗道。

二人将葬品背出,离开了公主坟。恰值夜黑风高夜,二人急急赶到一个土窑分赃。

鬼见愁道:“大哥,这些东西我都不要,我只要那个葬盆。”

柳延年看出来了,鬼见愁也知道这个双龙笔洗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

不过,柳延年面上没有显露出来,嘴上说:“兄弟拿去便是。”手里却偷拿起一把盗墓用的小刨根,趁鬼见愁专心致志看着双龙洗,他一刨根砸在鬼见愁的后脑。

鬼见愁回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倒在地上。

“兄弟,对不住了!”柳延年道,“谁让哥哥我穷,你又忒贪了呢!等下辈子,哥哥再给你当牛做马还你吧!”柳延年冲着鬼见愁鞠了一躬,拿起全部葬品走了。

柳延年拿着这些葬品直接去了北京城,他找到古玩界的权威老朋友谭大干。谭大干一看双龙洗便爱不释手,和当初他断定的一模一样,此笔洗价值连城,主人就是辽代皇帝耶律阿保机,其他的葬品也是罕见的极品。在谭大干的帮助下,柳延年将那只双龙洗留下,变卖了其它葬品。靠着这些葬品换来的银子,他彻底打了个翻身仗。

为了掩人耳目,柳延年将全家搬到了数百里外的北镇城外陆家窝堡定居下来,靠着自身的精明和葬品换来的本钱,置地开铺子,钱像滚雪球似的越聚越多,很快,他从一个庄稼汉变成了方圆百里的富绅。

雁去燕来,花开花落。转眼,过了整整十五个年头。

救人

民国二十三年的冬天出奇的冷,天地好像被冻成了一幅水墨画。

这天深夜,柳延年正围炉和长子长文核对账目,突然,管家老万跑进来:“老爷,门外来了两个人。”

柳延年来到门外,看到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姑娘居然背着一个小伙儿。小伙儿脸色铁青,后背好像中枪,人事不省。

柳延年二话没说将两人让到了屋里。姑娘将小伙子放在炕上说:“请您发发慈悲,一定要救活他呀!”

“可我,也不是郎中呀!”柳延年皱眉说;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1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盗墓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