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解成仙

(点击:2294℃)

“我老公大概成仙了。”那位太太呆呆地看着天空,似乎成仙的老公正在云端看着这一幕,“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老公一直认为自己是有可能成仙的。他曾在族谱中找到祖先白日飞升成为神仙的记录。”

这并不是我头一回看见尸体悬浮在空中。

第一次看到的是我母亲的尸体。

那是很久以前了。

我记得是父亲和人赌博,出千却被人抓住了。爸爸拼命求饶,却还是被砍下了脑袋。

之后,妈妈和我们被赶出了老家,只得投奔远方的亲戚。

虽然说是亲戚,但血缘并不深。对方也是碍于情面,好歹找个几间不用的屋子让我们母子三人住了下来。

可是,我却觉得很幸福。

幸福就是大家住在一起,不是吗?

但妈妈却不这么想。

她总是叹气,我不知道她是在想念死去的爸爸,还是在怀念过去的生活。

我也不想知道。

每天早上,妈妈喊醒我们俩后,我便拉着弟弟一起去外面偷食物。

弟弟还很小,根本帮不上忙,但我还是拉上他,因为他有一种奇怪的本领:能知道到很多我根本看不出来的东西。

比如说,遇到某个路人,老弟就会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地告诉我:“这个家伙来自很遥远的东边,来这里是为了借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老弟怎么知道这家伙从东边来,又怎么知道对方的目的,这全不重要。

关键对方也是个穷光蛋,没什么好偷的就是了。

不过,那天我们还是想办法从厨房偷到了很多食物(厨房的管事都跑去看热闹了)。

我们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里,推门时就高兴地喊妈妈出来吃饭。

但房间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妈妈出去了吗?

不可能。自从搬来后,妈妈就没迈出大门一步。

妈妈并不是不想出门,每次我们回家,她总是会缠着我们问外面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这里的风俗很古怪,像我妈这样的年轻寡妇要是抛头露面,是要被戳穿脊梁的。

也正因为妈妈从不出门,所以在邻里之间的口碑非常好。有几次我们偷东西被抓住了,还多亏大家看在我妈的面子上,放过了我们。

老弟皱皱鼻子。

“妈妈在家。”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

老弟说的,从来没有错过。所以我放下怀里的食物,走到里面的房间。

我们家只有两间房子。

外面是客厅餐厅,也是我们两兄弟晚上的卧室,妈妈一个人住在里面那间。

妈妈不在里面。床上的被单铺得整整齐齐,一切都井井有条。

“妈妈出去了呢。”我告诉老弟。

“不,妈妈就是在家!”老弟固执地摇头。

我不想和老弟争执,只是默默地将食物分成三份,把最多的一份留给了妈妈。

“我们先吃吧。”年轻人总是容易肚子饿。

我们俩无言低头吃完饭。老弟开始看书,而我只是发呆。

夜深了,妈妈还没有回来。

是不是应该出去找一下?

“妈妈就在家里。”老弟还是这么说,然后自顾自地铺好了床铺,躺了下去。

还是出去找一下吧,我心想。

出门时我回头看了老弟一眼。

他平躺在床上,眼睛却睁得很大,满脸都是惊恐的表情,仿佛看到了恶鬼一般。

我抬起头来,看向老弟头顶的天花板。

看到的不是恶鬼。

看到的是妈妈。

妈妈面朝下漂浮在天花板上,脸色铁青,头发仿佛有生命一般无风自动,这也是唯一看上去仍有生命存在的地方。

老妈的眼睛睁得很大,看着正下方的老弟。

“妈!”尚不明事理的老弟向着妈妈的尸体伸出了手,“你快下来。”

我扑到老弟身上,遮住了他的眼睛。

“那不是妈妈。”我告诉老弟。

“那是妈妈。我早说过她就在家里嘛。”老弟犹豫了一下,迟疑地问道,“只是妈妈怎么会飞了?”

“这是因为这是因为妈妈变成了神仙。”我突然想起了前段日子看到的杂书。

“做了神仙?妈妈怎么看上去就像死了?”

“是尸解仙!妈妈做了神仙,这只是带不走的皮囊。”我只好勉强解释下去。

《洞真藏景灵形神经》有云:“尸解之法,有死而更生者;有头断已死,乃从旁出者:有死毕未殓而失骸者;有人形犹存而无复骨者;有衣在形去者;有发既脱而失形者。”

尸解成仙是玄门法术中一种飞升成仙之法,指的是得道之人遗弃尸体于世间而自己解化仙去。

从表面上看来,是死了,留下了尸体,但是,这个尸体其实是他的某种信物,比如剑、杖、拂尘等所变化而成,真人并没有死,而是飞升成仙了。

由于这种情形极其类似于蝉留皮换骨,人们又称此为“蝉蜕”。不过,道教认为成仙之法分为上中下三个层次,尸解成仙法只不过是仙法中的下品。

我总是能知道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做神仙是好事啊,哥哥怎么还在哭啊?”老弟突然愣住了,“妈妈做了神仙,是不是以后都不会来看我们了?”

“会来的,当然会来的。”但此刻我唯一希望的是老弟不再问了。

老弟似乎是心灵感应地闭上了嘴。

我至今都不知道妈妈死亡的原因,直到我遇到了第二具悬浮在空中的尸体。

遇到第二具悬浮在空中的尸体是在多久之后,我不记得了。有时候,人太累就会自动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只记得那是我从西边回来后发生的事情。

妈妈去世后,亲戚好心地将我和老弟收为干儿子。但在这种状况下成长,不可能还能培育出健康的人格吧。

我很快闯下了大祸,差点就要挂了。好在命里有贵人,帮我去西边躲了一阵,洗白了回来。

回来后发现老弟开了一家侦探所,居然生意还挺好的。对此,他总是笑着解释说上面有保护伞。

那位太太找上门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通知了老弟。

“我老公大概成仙了。”那位太太呆呆地看着天空,似乎成仙的老公正在云端看着这一幕。

“成仙?”我和老弟相视一笑,如今还有人相信这种玩意?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老公一直认为自己是有可能成仙的。他曾在族谱中找到祖先白日飞升成为神仙的记录。”

“能详细讲一下成仙的过程吗?”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族谱上记载得也不详细。大抵上就是修真绝食,最后体轻如燕,能悬浮在半空之中,最后度过一个叫龙门的关口就能成为神仙了。”

听到悬浮在半空之中这句话时,我和老弟对看了一眼,心有灵犀。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