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子(原创)

(点击:57844℃)

文/易鸣

刚解放那年,30岁的八爷突然回村时,大多人都不认识他了。他是个孤儿,15岁就跟红军走了,回来时穿着一身没有徽章的旧军装,提着两个木箱,都上着锁。村上有老人想起了他是谁,问起来,他说他一直是个兵,现在解放了,他也没文化,回来种地。

村人的疑惑还没解开,八爷又做了件怪事,买了副上好的棺材,将一个木箱放在棺材里,请了两家响器班,轰轰烈烈地埋了,没立碑,也绝口不说原由,隔些天就去烧一回纸,默默坐一阵子。村人猜啥的都有,八爷寡言性烈,没人敢问什么。

后来八爷娶了妻,生了子,日子过得不声不响。在饿死人的那年,村长也躺倒听天由命了时,八爷打钟召集村人,说他来当这个村长,并拿出一个党员证和13年的党费交给老村长,以示他领导村人的资格。那3年,八爷威武刚烈,愣是撑住了要塌的天,这个村一个人也没再饿死。光景好转了,八爷又坚决辞掉了村长职务,又过起不声不响的日子,只有上坟那件事雷打不变。

可是,八爷亮了党员身份,就有了组织,组织上必须知道他的历史,而他绝口不说,就不能不深查,但无从查起如大海捞针。十多年过去,忽然有了转机,省城一个大领导听说了八爷的姓名,专程来看,见面互瞅一阵,遂抱头大哭。哭罢,八爷关了门,和那位大领导说了好久的话,谁也不知说了什么,那大领导走时,几次回身给八爷敬礼。

接下来,不断有上方组织来找八爷,八爷都是关了门说话,最后来人走时都是一脸的震撼和无奈。

村人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大。再后来就是改革新时代了,村里人都各显神通拼富,很快,八爷家成了村里最穷的人家,妻子病故,儿子对他有着莫名的怨恨,东游西荡不着家。可八爷还是老样子,不卑不亢不声不响,守着田园,定时去给那“木箱坟”烧纸钱。

八爷70岁那年,忽然有一天,他将儿子王山捆在院里的树上,用皮鞭往死里打。村人拥来扯劝,王山吼叫起来,村人听出了点名堂。原来,王山是想打开八爷藏在家里的那个木箱,被八爷发现了,王山说他就是要看,不管是大善还是大恶,越见不得人他就越要看,还有坟里那箱子他也要看,他不要不明不白的爹,不要这不明不白的穷日子!

村人对这事不好解劝,当天,王山离家出走,八爷将那木箱换了铁箱并换了大锁。村人猜测升级,那箱子里肯定是传家宝贝,只是王山太不听话还不到传的时候,八爷那15年的功过深不可测。

王山也算是能人,出走后先是跟人做生意,数年过后有了些资本,回乡办厂,乡里缘于八爷的神秘名气,对王山特别关照,很快,王山也成了人模人样的老板人物了。只不过,八爷一直不认他这个儿子,任凭他使尽招数也不让他进家门。

八爷91岁这年病倒了,他对党组织留言:他死后,挖开那木箱坟,把他和两只箱子合葬在一起。

八爷死后,经有关领导同意,组织上查看了那两只箱子,木箱里,是一面英雄连的战旗和几百枚军装的碎片;铁箱里,是9枚战斗英雄勋章,八爷的。

全明白了,组织上来过多次想知道的就是八爷的这些功勋,想给八爷应有的奖赏,但苦于没有八爷任何档案,唯一认识八爷的那个省里大官,是那次血战中唯一幸存的知道八爷是谁的人,但见了八爷后不久去世,只留下话,口证八爷就是当年那个英雄连的连长!

全明白了,八爷是认定好日子应该是那些战死的战友们的,他从尸山血海中爬起,在那被炸平的山头寻来战友们的战衣碎片,苦苦守了61年,他一直想对儿子以及所有人说出这个故事,但他发现日子越久越就越没有张口说的机会,儿子的“财宝”幻想和上方的“奖赏”取证都让他心痛难言,只有一个地方是他的归宿――那面战旗和几百名战友的等候!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