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爱泡菜

(点击:127℃)

入秋,菜市码放一摞摞连秧根、泥土的萝卜。悠闲的婆婆们沉甸甸地拎回家,洗,切成一条条,腌渍,曝晒,复加白糖、烧酒、红椒、青蒜等作料装入坛中。半旬后便是无上美味。眼羡心痒。泡萝卜瘾一来,便想娘。想着双休日,抽空接娘接来,为我腌坛泡菜。

我是娘的泡菜粉丝,像我这样的铁杆粉丝总共有6位,三儿三女。我们的胃谢绝娘之外的泡菜。哥啊姐啊,一回娘处,便拿双筷子,去挟娘的泡菜,尝一口道一声“好吃”,娘多皱的脸便如瓣瓣绽开的波斯菊。

娘不愿随哥嫂住三室一厅的高楼,自个儿独住一间平房。拾掇得倒也干净,有燕啄春泥的故园气息。一揭开泡菜坛,我便嚷着:快熬绿豆稀饭,我要吃泡萝卜!就着娘腌制的脆香的萝卜,连喝两大碗稀饭还意犹未尽呢。

小时候,家里有许多坛坛罐罐。大哥、二哥上高中,每周回来,都用红绿相间的尼龙袋,拴系着沉沉一大瓷缸的炒泡菜回样,与舍友们“资源共享”。几年后,考上大学走了工作岗位的同学到我家来,隆重地感谢娘的泡菜,他们戏称,娘的泡菜是催化剂,凡是吃娘的泡菜的学生娃,都考上大学了呢。

我上师范那几年,父亲病重,二哥大学刚毕业,家中光景很是惨淡。食堂的菜将嘴跟胃吃得无比寡淡。回家时,娘便掏出满满一脸盆的泡豇豆,切碎,放入红椒,放香油炒。我带回的满满一大瓷缸的泡豇豆照例受到舍友欢呼。

儿女们都参加工作,娘还是常年泡酱各种菜。娘怕儿女们回来讨泡菜落空,所以常年地备着许多泡菜,无人回来,她便将泡菜转赠给四周人家。

泡菜多麻烦啊,那么重,从街市拎回,切半天,还要送到小花园避风向阳的地方晾晒……哥姐们心疼娘,都劝她不要再腌了,超市里多着呢。不泡菜的日子,娘的心里空落落的,看着儿女们空手回去,她待在门边,闷闷不乐。

我明白了,对于娘,泡菜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快乐,娘的泡菜是绵绵不绝的爱的纤维,一头维系着慈母心,一头拴系着儿女的胃。

哥姐们又向娘打电话:多泡些菜,过段时间回家讨。娘哎哎应着,立马拎起篮子上菜市,脚下有风。娘的日子又忙碌起来,娘的眼里又亮泽如初。儿女们将娘的泡菜塞到行李袋中,揣着娘沉甸甸的牵挂走了。泡菜,沉甸甸,母爱,沉甸甸。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情感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