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的眼睛

夜深了,一轮明月悬挂夜空,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照射进一户平凡的人家。

一盏灰暗的床头灯下,一个年轻的孕妇俯卧在一个男人的怀中,满脸幸福的微笑。孕妇的名字叫秋玉,是一个面容俊秀的女子。

男人轻轻用胳膊揽着他的妻子,另一只手在妻子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抚摸着,甜蜜地笑着,深情中带着盼望、期待和即将为人父的喜悦。男人叫天浩,是秋玉的丈夫。

天浩:不知道你肚子里我们的宝宝是男是女,真盼望这个谜底快点揭晓!

秋玉:急什么,就这几天的事了,咱们马上就能和宝宝见面了。

天浩:哈哈,这一天我已经等待好久了,我想抱咱宝宝的手早已痒得快不行了!

秋玉嘻嘻哈哈地笑,握拳轻擂一下丈夫的胸脯,说:看你急得像屁猴似的,等孩子出来了,你就得日日夜夜地抱他、哄他了,到时你就要嫌累啦!

不会的,为咱们的孩子累死都值!天浩说着从枕下取出一个小本子,说,看,我起了好多宝贝的名字呢,男孩女孩的都有,亲爱的,你选一个不,选两个,男女各选一个,留着备用。万一你生的是龙凤胎的话,哈哈,那就全能用上啦!

秋玉接过本子,眼神调皮似的翻了男人一眼:你想得美!我可不敢有你这奢望,生一个就行,不管男孩女孩,只要健康便好!

秋玉伏在天浩的怀里,小夫妻俩一起给腹中的孩子选起了名字。

医院产房里,秋玉十分痛苦地躺在产床上,她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一绺长发紧紧地贴在脸上,她已记不得这从未曾经历过的剧痛究竟折磨了自己多长时间,反正是难以忍受。她期盼这痛赶快过去,哪怕是让自己以死的代价来逃脱都行。

听接产的大夫说,她的孩子早就已经见了头,可怎么就是生不出来。她憋足了气地使劲,使劲,再使劲,她感觉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了,她受不了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大夫,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求你们,让我死了吧!

几位接生大夫也是忙前忙后地十分着急,秋玉痛得已经出现了休克性昏迷,但大夫们不得不把她重新抢救过来,让她继续生产。

一个女大夫鼓励着秋玉说:再坚持一下,孩子的头如果再不完全出来,就会造成宫内窒息憋死的。加油,再使点劲儿啊!

产房外,天浩与他的父母、秋玉的父母等亲属都在焦急万分地等待着。天浩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坐立不安,团团打转儿。嘴里嘟囔着:怎么还不出来?孩子,你怎么还不生出来呀?

产房门打开,一个大夫走出来愁容满面地说:产妇严重难产,多次出现了休克昏厥,大人孩子都十分危险。你们决定一下,是要保全大人还是孩子?

天浩的父亲:大夫,实在不行就剖腹产吧。

大夫:不行,现在已经晚了,孩子已能看见头了,就是出不来,此时不适合剖腹了。

秋玉的母亲,一个头发花白的妇女带着哭腔说:那就保大人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天浩一个箭步冲到大夫面前,拉住对方的胳膊祈求:最好是两个都保住,我要妻子,也要孩子!求求你了,大夫.

产房中,秋玉已然用完了所有的力气,但孩子还是只能看见脑瓜顶,却出不来,眼看着秋玉就要支持不住了,接产大夫不得不动用助生仪器,许久之后,胎儿才被那强大的电流由宫内给吸了出来。

此刻已是极度虚脱的秋玉在闭目等待着,期盼着,但好半天都没有听到她心中期望的声音。

不是每一个婴儿降生后都会哇哇大声地哭吗?那被喻为是人生之初对自己母亲的第一声呼唤,为啥没听到我的孩子呼唤我呢?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