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代哭

(阅读次数:

一天,邻村的吴德福老人不幸去世了,家里过丧事。阿p和媳妇小兰去看热闹。

按照目下关中农村的风俗。丧事一般要经过扫墓、请灵、接戏饭,晚上唱大戏、演歌舞这几个流程。而最感动人的就是请灵了。

请灵——男女孝子身穿白色孝服,头戴白帽和眼罩,手柱哭丧棍。男孝子端盘,打灯,在吹鼓手的带领下,到坟里去请已故祖先的灵魂;女孝子则在家门前,待男孝子回来时就哭着去接灵。这时候,谁哭的越恓惶,越能打动围观的人就越表明谁最有孝心。

今天,这请灵的孝子们哭的可不一般,走在最前面的哭声最大,一口一个爸呀爸呀的叫。感动的围观人也一个个眼睛都红红的。

看着看着,小兰觉得有点不对劲,就用胳膊肘轻轻的撞撞阿p:“当家的,不对么,这福德叔的儿子咋不见请灵呢?”阿p正看的入迷,深受感染,身在悲痛之中,见媳妇问话,连忙檫了檫脸上的泪水,揉了揉眼晴细细一看,可不是吗,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他根本不认识。他不由得转身向四周看了看,却突然发现吴德福的儿子吴人西装革履地站在自家门口,手中夹着一只香烟洋洋得意的看热闹呢。阿p顿时纳闷起来:这吴人今天是咋了,自家老爷子死了,难道就一点不伤心么?还若无其事的有心思和大家一样看热闹?那么,走在前面哭的恓惶那人又是谁呢?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老头却愤愤不平的骂道:“妈的。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亲娘老子死了,自己一滴眼泪没有不说,还别出心裁的花钱请人代哭。啥德行吗?”

“什么,代哭?”阿p觉得稀奇,忙问老头这是怎么回事,老头用鄙视的口气说:“这你还不知道?就是自己花钱雇人哭嘛。”说完老头子无不感慨,“我说呀,如今这人也是的,为几个钱啥事都干哩。给人甘愿当孝子贤孙,这叫羞先人哩。”

阿p却不关心这个丢人不丢人的事,他问:“这哭一次能挣多少钱?”

“听说一次一百元,表现的好,还有二百的。”

阿p吐了下舌头:“乖乖。这钱挣的也太容易了。”话是这么说,阿p心里有了主意。

回到家里,阿p对媳妇小兰说:“我看这事能成。”

小兰见阿p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句话,疑惑不解的问:“啥事?”“代哭么。”接着,阿p就把自己想干代哭的事全盘托出。

不料小兰听了极力反对:“什么,给人当孝子?你先问问你爸你妈同意不!”

阿p毫不在乎的说:“这有个啥,演戏么,又不是真的,怕啥?你没看电视电影上到处都是。咱哭是假,为钱可是真的。”

阿p的理由总是有的,小兰是永远说不过阿p的。她知道阿p的脾气,他决定干的事就是十头牛也难拉回。于是,就无可奈何的说:“不嫌人骂了你就丢人去。”

阿p说干就干,很快就接到了第一笔生意。为了打好这头一仗,阿p做了充分的准备。他请人做了一套孝服,又买了些化妆品,还专门用了半天的时间到网吧,从网上下载了有关材料把它打印出来,背的滚瓜烂熟。

这次是邻村一个教师的妈死了。过事的那天,阿p披麻戴孝,一把鼻涕一把泪,妈呀妈呀的叫个不停,连哭带诉说,直哭的昏天黑地,死去活来。把看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感动的个个泪如雨下,人人唏嘘不已。

阿p的出色表演,深得群众的夸赞,也同样的得到主人的赏识和认同。这次,他如愿以偿的挣得最高报酬二百元,这还不算,主人因为阿p给自己赚足了脸面,还额外给他披了红。

阿p旗开得胜,满面春风的回到家,见了媳妇小兰,掏出红艳艳的百元钞票在她眼前一晃,得意的说:“咋样?就一两个小时,这二百元就到手了。”

小兰却不屑一顾,嘴一撇:“看把你张的。你没听人背后咋骂哩。”阿p嘿嘿一笑:“如今是经济社会,能挣来钱才算有真本事。”

小兰知道阿p又要讲他的一套理论,不再理他,忙她的家务去了。

阿p一哭成名,一下子成了大忙人,今天东家请,明日西家叫,整天忙得不沾家。当然那票子就像流水似的往自己的口袋里流。从此阿p仿佛换了个人,得意极了,一副大明星的派头,走起路来也是连蹦带跳的,见人头仰的老高,就连抽烟也提高了几个档次。村里人对他也刮目相看,见了就给他敬烟,可阿p连看也不看一眼,掏出自己的芙蓉王往嘴角一叼,然后掏出打火机叭的一下点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