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当陪酒

(阅读次数:

阿P一进家门就大着嗓门儿喊:“老婆!老婆!”小兰不知怎么回事,赶紧从卧室出来了。一看阿P,满脸通红,兴奋地不得了,就知道他又跟人喝酒了,有些不高兴,也故意正话反说:“哎哟,哎哟,得奖了吧!”“老婆,你答对了!”阿P说着,就把装着10张百元大钞的纸袋,拍在小兰的手上,还让小兰拿出来数数。

小兰疑惑地看看阿P,就打开了纸袋,一看10张大钞,1000元!又疑惑地问:“阿P,你真得奖了?”“这还能假吗,这不这儿摆着吗。”阿P拍拍小兰手里的大钞,洋洋得意地说。“得、得的什么奖啊?”小兰也有点激动了。“喝酒奖”“喝、喝酒还得奖!”小兰有点惊讶了。

这事阿P没跟小兰说假话。是这么回事,公司的老板王总酒量有限,身边的“张龙赵虎”们,也没几个有量的,酒桌上老是吃败仗。可是谈业务,搞关系又少不了酒桌,输在这方面觉得太亏了,所以就在员工中遴选能喝酒的人。王总可没那么大方,让全公司的都喝呀,上千号人,那得多少酒啊。王总有省钱的绝招,吃午饭的时候,他就交给秘书一瓶高度老白干,10张百元大钞,还告诉他怎么办。秘书就一手拎着酒瓶,一手拿着大钞,来到员工们跟前,把钱和酒举起来说:大家都听着,王总说了,有谁把这瓶酒喝下去,下午不耽误上班,就给1000元奖励。当然,秘书还说,要是醉了,耽误了上班,就罚款1000元!

员工们一看,我的妈呀,衡水老白干,67度,谁敢呀!阿P看了看,就过来了,笑了笑,就接秘书手里的酒。秘书一看是啊P,把手一缩说:阿P,醉了要罚1000元,听清了没?阿P笑笑说,知道,又伸手接酒。可秘书又一缩手,阿P又没拿到,愣了。秘书看着他一笑,什么没说,拿出瓶刀开了瓶,一股浓烈的酒味就冲了出来。阿P明白了,又笑了。

秘书把酒交到阿P手里,然后看着他,员工们也都围拢过来了。阿P就就着自己那盒饭,一口酒一口饭的连吃带喝,不一会儿就见底了。秘书看看阿P,问他怎么样?阿P带着笑说,小意思,没事。说完,就伸手去拿钱,可秘书一抽手,没给他,阿P心里一激灵,笑又没了。秘书马上说,别急,现在你还不能拿,得到下班的时候,没耽误上班,找我。说完,还哗啦哗啦地甩了甩手里的大钞,笑着回头走了。

其实,阿P心里也敲鼓,一次他是喝过整瓶白酒,可那个都是60度以下的,这67度的还是头一次。还好,一个下午,什么活儿也没影响。

下班后,他就去了秘书那里拿奖金。老板王总也在那里,看他来了,还热情的招呼他。阿P有点受宠若惊,可是心里不踏实,他怕老板反悔,奖金不给了。不过秘书很爽快,马上把装着1000元大钞的纸袋交到他的手上。阿P拿到钱就要走,王总一伸手拦住他,并示意他坐下,阿P只得疑疑心心地坐了。王总看他坐了,什么没说,只对秘书点了点头,就出去了。阿P忽然又有点紧张,不知道什么事呀!阿P看老板出了屋,又回头看着秘书,等他说话。

秘书就跟他说,阿P呀,给你调换调换工作。阿P听了一愣,赶紧问把他调哪儿去。秘书看看他又说,你不用紧张,是好事,就是让你跟着王总去陪客。阿P明白了,王总选的是陪酒的。不就是喝酒吗,小菜一碟,阿P放心了,也爽快地答应了。秘书又跟他说,干得好还要给你加薪,阿P更高兴了。

阿P兜里揣着奖金,心里想着美酒,还有,秘书说干得好,还要给他加薪,这么多的好事,他能不高兴吗,所以一进家门就大着嗓门儿喊老婆。

小兰可没他那么乐,不仅没乐,还有点担心,说:阿P呀,人家都说,这酒喝多了可是伤身啊!阿P呵呵一笑说,要伤也是他们,咱没事。还拍着自己的肚子说:咱这儿是天生酒缸一个,谁也别想装满。还问小兰:“咱醉过吗?”小兰看看阿P,也无话好说了,毕竟得了奖还要加薪吗,再说喝老板的酒,还省了自己的钱,这年头有谁怕钱扎手呢。

说着说着,阿P就打开哈欠了,小兰一看赶紧铺床让他睡了。那瓶老白干后劲十足。

第二天,天刚亮,阿P还没睡醒,手机响了,小兰看了看就接了,是公司秘书打来的,叫他赶紧来公司,跟王总一块儿去见客户。小兰放下电话,连推带拉才把阿P弄醒了。阿P一听是王总带他去见客户,酒劲儿立马全过去了,来到公司没进屋,就跟着王总上了车。

这客户是公司的原材料供应商,因为产品的价格下滑,王总要求他们也降降价,他们也答应降,可几次都没谈成。原因就是每次都让他们灌得迷迷糊糊,就不了了之了,其实他们就是拖。拖一个月,自己就多掏十几万,已经好几个月了。

客户一看他们来了,又用上了老办法,好酒好菜好招待,可是一个多时辰,就让阿P给兑的找不到北了,有的还给人架出了雅间。客户老总也舌头发直,两眼眯瞪了,但他还没撂倒,这是按王总事先给阿P说好的,给他留了空儿。等他眯眯瞪瞪地在降价协议书上签了字,王总一递眼色,连着三大杯,就给阿P兑到桌子底下去了。

第一次出击,阿P就帮助王总大获全胜。接着是第二次出击,阿P又帮助老板卖出了一批积压产品,两战皆捷。到了发薪的日子,阿P的工资袋里就多了1000元。

回到家,小兰一数,马上给了阿P一个热吻。阿P更来劲儿了。

接着,阿P又跟着王总继续出击,有人请,也请人,有客户,也有关系户或者高压户。当然,事情有办成的,也有没办成的,结果不管怎样,但是,每一拨都让阿P给兑的不知南北东西,王总再没输在酒桌上。

半年后的一天,啊P进了家门,一声没吭就坐下了。小兰从卧室出来一看,阿P就像只斗败的公鸡,低头耷拉脑,不知何故。赶紧问:“怎么啦?”连问了三遍,阿P才悲情地说:“老婆,我完了。”“完了,啥完了!”小兰听后吓了一跳,赶紧追问。“我给人撤了”“撤啥了?”“不让我当陪酒了”“为啥呀?”小兰又问。阿P憋了会子才说,头前几个月我战无不胜,可现在我每战必败。“怎么回事呀,你不是酒缸吗?”小兰又说。“我是酒缸,可人家是酒窖。”阿P说。没等小兰再问,他就又说:你不知道,那些客户关系户都找人了,特别是找那些女陪酒,我一个都兑不过,她们太厉害了。她们把我兑倒了,就兑我们王总。王总对我失望了,就撤了我。

小兰听明白怎么回事了,忽然拍手叫起好来。“干吗,寒碜我呀?”阿P抬起头来带着哭声儿说。小兰说:“没有,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是好事。”“啥好事啊?”阿P还不明白。小兰又说,你不知道吧,自从你当上陪酒,我就渐渐地明白了人们老说的那句话。“什么话呀?”阿P问。

“喝伤了肝喝坏了胃,喝的夫妻背对背!”小兰字字清楚地说。

“什么意思啊?”阿P听了又问。

小兰一看他没明白,就解释说,你看你没当陪酒以前吧,从没说过肝啊胃啊地不舒服,可是自打你当了陪酒后,回家老揉肚子,说不舒服,还看了好几次医生。要是再喝下去,你还不得酒精肝胃出血啊。再说咱俩吧,没当陪酒前,每天晚上咱俩多温馨啊,可是自打你当了陪酒后,每天晚上,咱俩都背对背……

“为啥呀?”阿P睁大了眼睛插问。

为啥,还不是你每天一回来,躺下就睡,喊都喊不醒,我要跟你面对面吧,你满嘴都是酒气,噎的我都喘不出气来,只能跟你背对背呀。

“还有这事!”阿P有点惊讶了。

小兰又说:这还说得小处,要往大处说呢,那就是,老总让你端酒杯,那是让你当炮灰,老总让你端酒碗,那是让你堵枪眼,老总酒桌把你用,那是跟你借条命!

啊,老婆这么严重啊!阿P很吃惊,眼睛睁得老大。

就是呀!小兰又说。说完还往阿P身边凑了凑,把手搭在阿P腿上,非常温情。

可是阿P又很悲情地说:“可是,不当陪酒了,薪水就少了呀!”“是钱重要还是身子重要?”小兰推了他一把,做嗔地说。

阿P听小兰这么说,直看着小兰,看着看着。“干吗,不认得拉?”小兰一看着他说。忽然阿P嘿嘿地笑了,跟着说:“老婆,你以为我真不明白呀,是我自己提出辞职的,我还怕你想不通呢。”

“臭阿P!臭阿P!”小云一听阿P逗他,嘴里娇声地骂着,两只秀拳就在阿P身上乱捶起来。阿P顺势把她抱在怀里,又在她的脸蛋儿上,实实地吻了两口,吻的小兰脸颊热辣辣的!

最后阿P告诉小兰,他辞职的真正原因,是他看到了:酒桌上的生意,十有八九是伤害消费者的,他不想做这样的事,挣这样的钱。

小兰点点头,赞叹地说:阿P,你做得对,咱管不了别人,管得了自己。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