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啰嗦

(阅读次数:

老郑是某单位的副科长,他这人说话挺啰唆,一点小事也唠叨个没完,尤其是科里开会,一说起来就七扯八拉拖泥带水。

前些时候,老郑得知有人给他取了个“郑啰唆”的绰号,颇有些气恼,可过后一想,觉得自己是有点啰唆,于是打算改改这毛病。

这日中午,老郑稍微喝多了点。下午科里开会,轮到他发言,他清了清嗓子,冷不丁道:“两句噢。”

大伙一听,都感到挺别扭,因为他以前的开场白都是“我说两句噢”。

老郑接着说:“按我原来的习惯,我发言要先说一句‘我说两句噢’,但我觉得那样太啰唆了。因为‘我说两句噢’比‘两句噢’多了‘我说’两个字,而这两个字又是可有可无的,因为我开了口就等于我说了。我不说‘我说’与我说‘我说’意思都是‘我在说’,绝不会因为我不说‘我说’,大家就误以为不是我说,毕竟都在看着我说。因此,如果我再说‘我说’,显然就有些啰唆了,所以我今日就不说‘我说’了。”

说到这,大家伙直想笑,但由于是开会,都抿着嘴尽量忍着。顿了顿,众人都以为老郑终于要切入正题了,可没想老郑继续道:“不晓得我将意思说清楚了没有?希望大家不要以为我今日没说‘我说’而误以为我说的不是我的意见。”

这时,科长实在憋不住了,“噗”一声将茶喷了出来。见科长这般,大家伙也“轰”地笑开了。

老郑愣愣地瞧着大家,不知咋回事,半晌才挤出一句:“哦,看来我今日还是啰唆了点,那‘两句噢’三个字也是可以不说的。”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