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 阶 的故事

(阅读次数:

品读马 阶 的故事-感悟人生博弈、激发内心力量。


清朝末年,朝廷里有位大官,乡里人称他朱大老爷。朱大老爷是文官,可他不坐轿,只骑马。

文官上马,要有马阶。马阶马阶,就是上马之阶。做马阶的,当然是奴才。朱大老爷对马阶极讲究:腰力要稳,背部要宽,脊肉要厚,踩上去如履草地般踏实和舒适。

朱大老爷的儿子朱大少永远记得父亲上马时的情形:马阶韩小辫恭恭敬敬地在马肚下一跪,颤颤地抖出一句:“请主子爷上马。”于是朱大老爷便背着手慢慢踱过去,右脚稳稳地往韩小辫早已伏平的脊背上一踏,身子就立了上去;他左脚不急着踩蹬,而是缓缓地在韩小辫头上优哉游哉地划一道弧线,待右脚充分享受了韩小辫脊梁的结实和柔软,才正式地踩镫上马。高兴时'朱大老爷会随手扔些散碎银两在韩小辫头上,韩小辫的头于是就叩得山响:“谢主子爷,谢主子爷!”

后来,清朝完蛋了,革命军杀了朱大老爷。树倒猢狲散,众家奴一窝蜂地哄抢了朱家财物后逃之天天,只有韩小辫不离朱大少左右,朱大少很是感动

可没想到,那天革命军的一个头儿带着一队士兵来到朱家时,韩小辫竞向革命军提了个请求,让朱大少给他当一回马阶。韩小辫说:“我可是让他爹给踩了半辈子。父债子还嘛!”

朱大少在马肚下一跪,就觉得周身上下血气翻涌。

韩小辫声音颤颤地说:“少爷,把身子骨摆平啊,要不我怎么下脚?”

朱大少只好使劲儿将身子摆平。

韩小辫一脚踩上去,另一脚又踩上去,根本不上马,他是要把这几十年来给朱大老爷当马阶受的气,全出在这一回啦!

可朱大少哪受过这个呀?白胖的脸紫得像猪肝,脑门上的汗珠子“吧嗒吧嗒”直溅马蹄子,胸膛里的气一截一截往外喘。

韩小辫说:“少爷,当马阶,身子骨太虚可不行啊!我侍候老爷那会儿,两手不用伏地,全凭腰上的劲儿。可看你年轻轻的,咋这么没骨力呢?嗯?”

朱大少听了,气得血冲脑门,一头昏死在地上。

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日本人成立“满洲国”的时候,一些旗人抖了起来,落魄多年的朱大少当了伪保长。他上任后头一件事,就是领着日本兵抓了韩小辫。韩小辫这时早已成了大户,他用当年给朱大老爷当马阶得的赏钱购置庄院田地,雇了数十个佃农,还养了三房姨太太。

朱大少把韩小辫带到日军小野少佐那里,小野的中国话说得很生硬:“就是他?”

“就是他,就是他。”朱大少乐不可支,“太君,你就好好受用吧!”

小野于是一挥手,一个日本兵牵来一匹大黑洋马。没待小野和朱大少发话,韩小辫这时已经乖乖地跪了过去,身板伸得平平的。

小野一看,韩小辫头上留着清朝的小辫子,头发已经花白,他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这老家伙身子骨看上去不怎么硬朗啊,我这一脚踏上去会不会……

朱大少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太君请放心!”

小野于是一皮靴就踏了上去,等他两只脚完全上去后,站在韩小辫身上,韩小辫还像钢铸铁打般纹丝不动,而且绝的是他两手并不撑地,上身完全悬空。小野连声赞叹:“幺西!幺西!”

韩小辫扭过脸,看看小野,巴结地说:“侍候太君是我的福气。”罢又转过脸,冲着朱大少说:“你说是不是啊,少爷?”

朱大少心里猛一个“咯噔”:“妈的,这小子一巴结上小野,我可就失算了。”

果然,韩小辫很会讨小野欢心,情势很快就发生了戏剧性变化:跪在大黑洋马肚下的时候,韩小辫是马阶;可当他立直了身子的时候,那些伪军士兵都向他打立正了。有一次,韩小辫在路上碰上朱大少,他得意地瞥他一眼,说:“少爷,你还嫩哪!”朱大少只会尴尬地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天,日本兵胜了一仗,小野为部下设宴庆贺。趁小野喝得晕乎乎的时候,韩小辫走了过去,凑着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小野于是就向朱大少勾勾手指:“你的,过来。”

朱大少哈腰过来:“太君,有啥吩咐?”

“你的,马阶的干活,”小野满嘴酒气,指着韩小辫,“给他。”

“哎。”朱大少乖乖地应了一声。他看看韩小辫,韩小辫正冲着他阴阴地笑,他觉得自己的胸膛要炸裂了:姓韩的,我骂你祖宗十八代!

那些日本兵立刻看好戏一般瞪着厅堂中央,朱大少只好乖乖地趴了下来。

只见韩小辫稳稳地踩住了朱大少,他不上马,却出入意料地

解开裤子,掏出那物件,冲着朱大少的脑袋“浇’’出了一道弯弯如

腰的尿来。

“哈哈哈!”日本兵全都哄笑起来。

韩小辫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少爷,你长劲儿啦!”

小野兴奋得连连点头:“中国人踩中国人,大大地幺西!”

三天以后,小野在出城清剿时,在黑风谷中了八路军的埋伏。小野到死也不知道,那是因为朱大少给八路军递了情报。

朱大少十分惊叹八路军的枪法,那么窄的黑风谷,那么密密麻麻的子弹,鬼子一个不剩,汉奸一个不留,唯有戴罪-立功的他和可怜巴巴的韩小辫没伤着一点皮毛。八路军真是了不得啊!

朱大少要参加八路军,八路军的首长瞅着朱大少说:“加入革命队伍可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你先说说,你有啥要求?”

朱大少想了想,问:“啥要求你们都能答应么?”

首长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

朱大少于是指着韩小辫说:“我想让他给我当一回马阶。这老家伙……”

首长不明白:“啥叫马阶?”

朱大少解释说:“马阶么,就是让他趴那儿,我踩上他……”

朱大少如此这般一说,首长明白了。首长的脸一沉:“自己人踩自己人,他妈的好看啊?再琢磨着谁怎么踩谁,老子一枪崩了你们。”

这一声吼,险些儿震落了朱大少和韩小辫的魂。在以后的年月里,他们俩跟着队伍走南闯北,可再也没有琢磨过谁让谁当马阶……

(张望朝)

看来马 阶 的故事让你意犹未尽,欢迎进入博弈故事栏目阅读更多博弈故事哦。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