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留三分见睿智

(点击:10244℃)

年8月初,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宣布,其历时三年制作的大型历史纪录片《我的抗战》在搜狐网独家开播。发布会准备期间,崔永元多次邀请导演姜文前来捧场。姜文正忙于拍摄电影《让子弹飞》,一时抽不出时间,不得不多次推辞。

崔永元和姜文是河北唐山老乡,又是多年的朋友,多次邀请姜文都遭到拒绝,崔永元的一些朋友都责怪姜文没情义,不够朋友,劝崔永元去责问姜文。

发布会前一天,崔永元再次联系姜文。在电话里,他调侃道:“老兄,《我的抗战》发布会你无论如何得来!”姜文故意说:“我要是不来呢?”

崔永元说:“你要是不来,我就‘让子弹飞’!”崔永元用对方的新片名善意“威胁”。姜文被他的热情和诚意打动,欣然同意出席发布会。

面对姜文的多次拒绝,崔永元没有直言姜文不够朋友,而是说了短短的一句“我就‘让子弹飞’!”后立即打住,既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又给对方留下了尊严和余地,自然让对方欣然接受。与崔永元相比,三国时期的张裕就成了反面教材。

刘备入蜀后,曾与益州牧刘璋相会于富乐山。谈笑中,刘备见刘璋的部下张裕满脸胡须,便笑着说:“我老家在涿县,姓毛的人特别多,县城周围住满了毛姓人家,县令感到奇怪,就问大家:‘诸毛为何皆绕涿而居呢r”’刘备将“涿”字借指为“啄”,即嘴,意在笑张裕满脸胡须围住了嘴巴。

张裕连忙说:“我辈用武不用口,涿(啄)荒而毛生!”张裕这番自嘲让在场的人齐声喝彩。不料,有些得意的张裕继续说:“我听说有个人先是任潞县县令,后来又迁至涿县做县令。有人正好在他上任前回老家探亲时给他写信,于是在称呼上犯了难,一时不知称他为‘潞长’还是‘涿令’,最后只好称他‘潞涿君’。”“潞”与“露”同音,张裕借此笑刘备嘴上无须,结果引得举座大笑。

张裕的话让刘备颇为尴尬,此后刘备一直耿耿于怀。张裕投到刘备麾下后,刘备以“芳兰当门而生,不得不锄去也”将其治罪,张裕就因这一番毫无节制的调侃而掉了脑袋,真是可叹。

有哲人曾说:“知人不必言尽,留三分余地于人,留些口德于己。”在谈话中,把握尺度,恰到好处地做到话留三分,尤其是在涉及他人尊严时,更应三思,这样,才能显示出一个人的睿智。正所谓,智者的半句话就可以让大家皆大欢喜,而愚者的一堆话反而伤人伤己。话留三分,是一种修养、一种境界,更是睿智的体现。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人生感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