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拉漂改邪归正记

(点击:165℃)

(拉漂——在拉萨工作的内地人,常以服务驴友为业。)

甘当店小二

出门之前,我妈感慨万千,唾沫横飞:“虽然你这一走,我就可以耳根清净安享晚年了,但养你那么大,跑得老远去了,还真有点伤感。”她那模样哪叫伤感,简直就是解放区的天,贼明亮!

“黄太,我会想你的。”我给她一个熊抱,一甩大背包,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家门。其实,我是为了掩饰即将流泪的情绪。

我立志做一名女拉漂,坐上开往拉萨的火车。我被林小帅甩了。他说我太庸俗,天天朝九晚五,活着有啥建树。我呸!不就是在杂志上登了几张插画吗,自诩什么艺术家!

于是,我这么检点的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荡了。小月,我N年前结识的乱党,在拉萨开了家小酒馆,拉漂了。得知我失恋兼辞职,她连哄带骗地把我召唤过来当店小二。

小月说:“你清纯的外表能蒙人,是一块奸商的好材料。”

所谓有粥万事足,无爱一身轻。在拉萨充沛的阳光和悠闲的时光里,我过得太销魂了。

我睡小月的床,穿小月的Bra,吃小月的饭,逗小月的狗。“交个男朋友,不如养条狗。”她大放厥词,拉萨街头的小混混们伤透了心。我与小月、狗为伴,守着我们的小酒馆,顺便与前来旅游的酒客混熟后,带他们去买绿松石、虫草,住旅馆,帮忙联系车辆,拿回扣拿得只剩下一个字:爽!

一天晚上,我正在店门口赏月,电话响了,一看,是我妈。

“你还活着吧?”她非常关心我。

“死了还能接你电话吗?”

“你在拉萨有没有艳遇?我很担心你嫁不出去。”

“我对不起你,没有。”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勾搭一个啊!”

我很失落,不知道上哪儿去勾搭一个。小月的狗兴致勃勃地来到我跟前,眼睛里闪烁着柔情。我恶狠狠地对它说:“一边凉快去,让姐安静一会儿!”

它却像发骚的大姑娘似的冲着马路对面哼哼唧唧。我顺着它的目光,看到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只露出两个鼻孔,看起来就像——呃!请原谅我的想象力走三俗路线——屁眼。

狠宰屁眼男

“屁眼男”朝我走来,他的声音从鼻孔处飘来:“里好,请问界里系小叶酒馆吗?”

我指指头顶上的招牌:“是小月酒馆。”

“屁眼男”进来卸掉头套,露出英俊的脸,与我给他取的雅号大相径庭。

他与一群驴友相约来喝酒,商量去阿里的事宜。小月的狗很喜欢他,在他的腿边死气白赖地磨蹭。小月也十分殷勤,一会儿介绍线路,一会儿说可以帮忙联系车辆。我在一旁暗自计算着回扣,发现这是一门子庞大的生意。我立即毁灭了妈妈那通电话带来的忧郁,振作起来献殷勤。

我和小月里应外合,以“屁眼男”为首的若干人马当晚就给了订金。他叫麦嘉,“80后”优质香港男,爱旅行爱生活,四肢发达身体健康,笑容杀伤力不亚于一颗核弹头。

去阿里之前,麦嘉邀请我做他的拉萨导游,我当然亲力亲为,财色兼收的事我从不错过。我们骑自行车来到色拉寺,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我决定带他翻墙逃票。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翻越后院的围墙,哎呀妈呀,一只凶猛的黑狗突然蹿出来狂吠。我顿时花容失色,转身抱住麦嘉。没想到,黑狗停止了咆哮。我回头一看,麦嘉正在逗狗。那只凶猛的动物变得十分温驯,乖乖地坐在我身后吐着舌头。、f的,难道患了性格分裂症,脸色切换得这么快!

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麦嘉怀里,我“呼啦啦”马上钻出来,满脸桃花盛开。

成功逃票后,我们在寺庙里度过了愉悦的一天。虽然麦嘉的港式普通话常常让我的脑瓜子散黄儿,但我相当享受这种感觉。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现代爱情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