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新娘 一生只爱你

(点击:323℃)

林言能感觉到安薇的紧张,从上车起她就沉默不语,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下了车,她的手甚至在他的掌心里颤抖起来。在民政局门口,安薇每走一步都步履沉重,仿佛奔赴刑场。林言有些心疼,搂着她的肩以示安慰。

看着进进出出兴高采烈的新人们,安薇越发裹足不前,眼见还有几个台阶就到了门口,安薇突然使劲抽出手,返身往回跑,险些跌倒。林言有些猝不及防,愣了片刻才追过去。

在街道拐角处,安薇颓然地跌坐在路边的台阶上,泪流满面。林言赶到她身边,牵她起来,安薇忍不住扑在他怀里泣不成声:“对不起,我害怕”林言拍拍她的背:“没事的,等你准备好我们再来。”

回到两个人的小窝,安薇一连数日情绪低落。林言竭力逗她开心,想让她忘掉那些不愉快,安薇倒也配合,不过任谁都能看出那是强颜欢笑,转身又是暗自神伤。

有时林言夜里醒来,发现安薇在黑暗中大睁着双眼,迷茫无助的样子让人心碎。林言搂紧她:“没事的,宝贝,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安薇幽幽地说:“我真没用,不如我们分手吧,你再找一个适合你的”不等话说完,林言捂住她的嘴:“不许瞎说,我只爱你一个,你就是那个最适合我的人。”

安薇很久才睡着,瘪着嘴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林言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想想他们还得面对家人的盘问。林言对家人撒了谎,说那天民政局停电,结婚证没领成。他和安薇都清楚,真正的原因是安薇惧怕婚姻。

林言和安薇在一起已经八年了。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安薇的情景。那年他大二,被派去迎接新生。在校门口,一堆新生都被家长们团团簇拥着,唯有安薇一个人拖着大行李箱,瘦瘦小小的,满额头汗水。林言迎上去,交谈中得知他们来自同一个城市。

“好巧啊。”安薇露出浅浅的笑。那一刻,林言的心里扑通一下,瞬间乱了。从此,林言总是找借口接近安薇。

同学们都知道林言在追安薇,可安薇就是不接招,若即若离的样子让林言几近抓狂。转机是在安薇大三那年的冬天,临放寒假前的一个夜晚,林言突然被手机吵醒,安薇的舍友惊慌失措地喊:“林言你快来啊,安薇肚子痛得不行了。”

林言二话不说,迅速赶往安薇宿舍,背起她就往外跑,在校门外正迎上赶来的120急救车。安薇得的是急性阑尾炎,当晚手术,林言守了她整整一夜。

第二天,刚刚恢复些的安薇要来手机,只听她在电话一头故作开心地说:“妈,我找了个勤工俭学的活儿,这个寒假晚点回去”放下电话,却见她泪水淌了满脸。林言吓了一跳,那是他第一次见安薇哭,忙问:“很疼吗?我去叫医生。”

安薇摇摇头:“谢谢你。明天就该放假了,你帮我找个护工,赶紧收拾收拾回家吧。”

林言拿了纸巾帮她拭泪:“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陪你,直到你恢复。”

安薇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安薇在单亲家庭长大,那些自强自立的背后充满了艰辛和无奈。林言不禁抓住她的手:“安薇,以后让我来照顾你,我保证一辈子不会让你受委屈。”

安薇抽出手,摇摇头,沉默不语。

安薇出院后,林言将她接到宿舍,偷偷用小电饭煲给她炖各种汤补身体,直到她的脸色红润起来。正是林言无微不至的体贴,让安薇对他有了依赖。

那个晚上,林言大胆地吻了她。她扎在林言怀里问:“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他说:“当然,不然天打雷劈。”她娇羞地笑着:“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男人。”她用了男人这个词,刺得林言心里发痛,她是个渴望爱又惧怕爱的女孩,渴望是天性,同时又担心被辜负。林言那时在心底发誓,要一生一世对她好。

安薇在学校很出色,可她放弃了留校任职的机会跟林言回了家乡。林言的家人十分喜欢安薇,一毕业就催促他们把婚事办了,林言替安薇挡了,他比谁都了解她,恋爱结婚都需要一个过程。

后来,两个人顺理成章地住到了一起,眼见一年年过去,婚事再次被提上日程,原以为安薇已经适应了二人世界,领证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可没想到,一提领证她就推三阻四,直到再也推不过去,才硬着头皮答应,但临场还是当了逃兵。

林言知道,心病还需心药医。他不催促安薇,只是越来越多地带她去亲戚朋友家做客,林言家是个大家族,各家都很和睦其乐融融,他看得出安薇跟他们在一起也很开心,他希望以此来感染她,让她对即将到来的婚姻生活树立信心。聪明的安薇知道林言的良苦用心,终于半年后,参加完一个同学孩子的周岁生日宴后,安薇下定决心似地说:“我想好了,咱们去领证吧。”林言一听高兴地抱起她来转了几圈。

第二天,两个人一早去了民政局,眼见快排到他们了,安薇越来越躁动不安,林言握紧她的手,拿了水给她喝,后来安薇借口上卫生间,还是落荒而逃了。

林言还是替安薇撒了谎,将领结婚证的事推了又推,家人都起了疑心,追问他和安薇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林言搪塞过去,他不想让安薇难堪,也不忍让她有压力。

中秋节,亲戚们都在林言家聚会,席间大家七嘴八舌问起他俩的婚事,一定要他们在年前办了,林言再也无话可说。

安薇再次爽约,不但如此,她还干脆不辞而别了。急得林言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寻找,可安薇却踪迹全无。夜里,林言躺在床上,着急担心之余,细细梳理他和安薇的这段感情。他确定安薇是爱自己的,只是童年的遭遇给她的伤害太大,她害怕自己的婚姻将来也重蹈覆辙。她现在躲起来也是不敢面对自己面对现实,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只能慢慢疏导她。可是,当务之急是找到她,她能去哪呢?

林言忽然想到,安薇有个最要好的闺蜜在海南,两个人多年未见,安薇一直说要去看她,也许她是去了那儿。林言起身打开电脑,很容易就破译了安薇的QQ密码,给安薇的闺蜜留言,说明情况,不管见没见到安薇都请她给自己回电话。

第二天,林言收到了安薇闺蜜的电话,她说安薇确实在海南,请林言放心。林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安薇的闺蜜告诉他,安薇这次之所以离家出走,是受了刺激。就在几天前,安薇的小姨和小姨夫婚姻破裂,原因是小姨夫有了外遇,这让全家人都措手不及,因为他们夫妻俩曾是整个家族的楷模,恩爱有加有目共睹。还有安薇的高中好友,其老公竟然大白天和情人在一起,被堵个正着。这两件事极大地刺激了安薇,她这才落荒而逃。

林言得知了安薇的心结所在,知道自己不能再瞒着家人,得和他们联合起来一起给安薇信心,让安薇面对现实。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新娘

现代爱情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