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传奇故事:化仇成亲

(点击:55570℃)

五年前的那个夏天,郭昌如辞去赣南安远县某机械厂副厂长职务,来到广东惠州市的一家汽车修配厂打工。一次饭后闲逛,发现北郊国道旁有家“赣南酒店”,出于对老乡的那份情愫,他信步踱进去问谁是这里的老板。服务小姐说,我们的老板叫陈经民,在二楼办公。“陈经民?莫不是我的老同学?”郭昌如想追问这陈老板是赣南哪个县的?这时陈经民正好下楼,四目相对,“是你?!”他们同时惊呼起来,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一番寒暄后,陈经民要服务员端上茶水,两人躲进雅座聊开了。

他们是中学六年的同班同学,分别六七年,第一次在异乡见面,自然显得很亲切。郭昌如说,省工学院毕业后,我回到县里,原指望捧个铁饭碗,谁知被安排到机械厂上班。这是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大部分职工都下了岗。我埋头干了近半年,最后只领到每月200元生活费。不久,厂子被一家外商老板买断了,为了稳住专业人才,外商任命我为副厂长。为了企业的生存我又拼命地干,岂料不懂业务的厂长经常找我的麻烦,我一气之下来到外面闯世界……

陈经民听了暗暗揶揄:你小子也有不顺的时候?想当年,作为班长你可是春风得意啊!那时我成绩上不去老是遭老师的白眼,现在算是风水轮流转了。想到这里,他满脸自豪地说:这些年我干得还是顺利的。高考落榜后我先在广州做皮鞋,不久又去珠海开旧货店,挣了几万元钱,才到惠州开了这家酒店。现在经营快四年了,生意还是蛮不错的。郭昌如见他一副老板派头,问他挣下了多少家产?陈经民说,不多,六七十万吧。郭昌如听了好不懊丧,想不到学校里的差生到了生意场上却如鱼得水。

接下来又彼此介绍了家庭情况。陈经民说他妻子叫赵琼,在建筑公司当会计,他们有个两岁的女儿叫陈婷。郭昌如则说两年前他妻子生了个龙凤胎,大的是女儿叫郭艳,小的是儿子叫郭峰,他妻子叫杨小梅,在城郊小学代课。两个远离家乡和亲人的男人就这样海阔天空地聊到大半夜。此后,郭昌如一有空就会到陈经民的酒店去帮忙或闲谈。

几个月后,郭昌如所在的汽修厂因修建高速公路要拆迁,暂时失业的他问陈经民咋办,陈想了想说,你不如到我店里来干,我不会亏待你的。郭昌如担心自己干不好,陈经民说,做生意只要勤快就能干好。郭昌如答应试试,陈经民花三千元送他参加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厨师培训班。回店后,郭昌如做出的赣南风味菜很快吸引了众多的食客。陈经民把原先的老厨师辞了,让郭昌如掌勺。郭昌如一方面刻苦钻研技术,一方面广泛听取顾客意见,使他的厨艺不断提高和完善。不仅外地打工者频频光顾,连本地有钱人办喜事也时常包席。这家酒店一度成为当地餐饮界的一道亮丽风景。

红火的生意赢来了丰厚的利润。陈经民没有食言,给郭昌如包吃包住还付月薪两千五百元,而他在汽修厂打工仅挣一千三四百元。郭昌如干得更有劲了。所以,当半年后汽修厂通知他去南郊的新厂上班时,他一口谢绝了。他说,想不到我学了五六年的机械技术,不如学一个月的烹饪技术挣钱多。陈经民附和道:是呀,市场经济就是这样残酷无情!

不久春节将至,陈经民打算回赣南过年,问郭昌如是不是也回去。郭说,我当然想回去团圆,我牵挂我的一双儿女。但我们都走了又会影响酒店的生意,我就留下吧。陈经民听了很高兴。临行,他委托郭昌如照管好酒店,郭昌如则托付他捎带五千元回家。

回到老家,陈经民交给妻子赵琼两万元。赵琼所在的建筑公司效益很差,已有三个月发不出工资,这两万元对她来说无疑是“巨款”了。她打心眼里庆幸自己有个能挣大钱的丈夫。

陈经民把老同学郭昌如到他店里打工的事告诉了妻子,但并没提到给他捎钱的事。两天后的一个下午,他借口外出,找到住在县城东郊的郭家。其时,郭昌如的妻子杨小梅正在训她儿子,原因是郭峰吵着要买一双新球鞋。陈经民说明来意后,杨小梅把他迎进屋,又是沏茶又是端点心。聊了会儿,陈经民把钱交给杨小梅,杨小梅见丈夫捎回这么多钱,一高兴就要留陈经民吃饭。陈同意了。趁杨小梅上街买菜的时间,他带郭艳和郭峰姐弟在附近商店里买了两双最贵的耐克牌球鞋。

杨小梅回来发现儿女已穿上新鞋,执意要给他钱。陈经民说这百十元的东西小意思,坚决不收,两个人在推来推去中,四目相碰仿佛产生了某种好感:陈经民觉得杨小梅俊丽可爱,杨小梅认为陈老板潇洒大方。饭后,陈经民问可不可以请你去跳舞,杨小梅答应了。他们来到县城中心的梦巴黎歌舞厅,坐进了情侣包厢。几支舞曲后,陈经民不断夸赞杨小梅不仅身段迷人,舞姿也十分优美,这让杨小梅受宠若惊。她觉得这陈老板善解风情,就把自己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生活的种种艰辛向他倾诉。陈经民不失时机地安慰、劝导她,使她在情感上很快依恋上了他。陈经民意识到这样下去会有故事发生,尽管他脑子里不时冒出那句“朋友妻不可欺”的老话,但他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心里已燃起一股要得到她的欲望,因为他听说生双胞胎的女人跟普通女人不一样,他需要品尝那份独特的滋味。

从舞厅出来已是深夜,陈经民送杨小梅回家后,两个人就抱在了一起。第二天离开时,陈经民又塞给她三千元,说是给她零花的,杨小梅再次感动了——她今年一年的代课工资也不过三千多元啊!

那个春节,陈经民大半时间都在杨小梅家度过的,而赵琼却一直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春节后回到惠州,陈经民仍然思念着杨小梅,他常常背着郭昌如同她打电话,约她一放暑假就到惠州来。杨小梅也很想见到他,所以一放假就带上一双儿女登上南去的列车。

有道是久别胜新婚,杨小梅要应付两个渴望自己的男人,不免心力交瘁。不久陈经民把自己租住的两室一厅住房让给郭昌如一家住,自己搬到饭店里住客房。起初郭昌如还感激万分,后来发现妻子与陈经民老是眉来眼去的,才猜到陈经民另有诡计。那次,他加班回家,见陈经民慌慌张张从他们房里出来,忍不住警告他不要做伤害朋友感情的事。陈经民说:昌如,别胡思乱想,我只是同小杨一起看了会儿电视。过了几天,郭昌如有事找陈经民,找遍店里不见人,便回自己家找,果然发现房门紧锁。他气不过,找来菜刀砸开门。他本是想用刀吓吓陈经民的,杨小梅怕他真的杀人,使劲抱住他,要陈经民从二楼窗口逃走。陈经民仓皇跳下,不料将正在窗下玩耍的郭艳踩死!他顾不上救人拼命奔向大街,被一辆急速行驶的货车撞飞20多米。一场悲剧眨眼之间发生了!郭昌如满腔怒气全转移到杨小梅身上,他挥起菜刀朝她肩头砍去,杨小梅倒在血泊中……

杀人是要偿命的,郭昌如拨通110报警后躲了起来。五天后,当他得知杨小梅死亡的消息时,慌忙外逃。

酒店员工中有一个赵琼的表弟,叫罗兵。陈经民死后,他一面打电话通知赵琼,一面负责起酒店的日常工作,使得十几个员工没有出现乱套现象。赵琼赶到惠州了解到事情真相,痛哭一场后作了冷处理:她将三个死者的尸体火化后撒入东江,希望这段伤心的往事随着江水一去不返。

处理完后事,赵琼面临两个棘手的问题:首先是如何处置情敌的儿子郭峰?他娘死了,姐亡了,爹又逃了,剩下孤伶伶一个孩子,怪可怜的。后来打听到他爷爷奶奶也不在了,只有一个堂叔是他最亲的人,便决定把他带回江西,要他堂叔收留。其次是丈夫留下的这笔产业,她想卖了酒店,但价格被人压得很低。罗兵建议她经营下去。他说,你那建筑公司反正没什么指望了,不如趁机辞了那份工作到惠州来当小老板。赵琼想想同意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百姓传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