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斯和魔殿

改编自美国电影《印地安纳琼斯和魔殿》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公元一九三五年的一个深秋,在上海夜总会的一隅,来自大洋彼岸的考古学家印第安纳·琼斯应中国黑社会头目“老七”之约,前来赴会。老奸巨滑的老七获悉印第安纳携有一块价值连城的大钻石,所以在他的酒杯里下了毒药,待粗犷直爽的印第安纳喝尽了杯中的美酒后,老七便狞笑着掏出一小包解毒药:“琼斯先生,我们的买卖开始了———我用这一包解毒药换你的大钻石,否则口么”印第安纳是个刚烈的汉子,他宁死也不愿意把那无价之宝出卖给无耻的黑社会匪徒。老七手下的喽口罗便大打出手,妄图从已经中毒的印第安纳的手里夺下大钻石。激烈的搏斗中,晶莹烁亮的大钻石落在了地上,刚巧,一大瓶冰块也被打翻在地,于是,钻石与冰块鱼龙混杂,无法分辨,整个大厅陷入了一场疯狂血腥的混战之中目睹了这一场阴谋罪恶的法国女歌星维莉,无意中拾到了那一小包解毒药,她毅然挺身而出,挽救了印第安纳·琼斯的生命,并同他一块儿逃出了那个可怕的夜总会。

离夜总会不远的马路口,印第安纳收养的中国孤儿肖殊正在汽车里急切地等候。他们三个不顾一切地驾车奔向飞机场,正巧有一架轻型运输机即将起飞,三人登上机舱的瞬间飞机已经离开了地面,老七手下的歹徒终于被抛掉了。印第安纳·琼斯、维莉和肖殊精疲力尽地倒在机舱里,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印第安纳发现飞机正在猛烈地颤抖,驾驶员和领航员均不知去向!再俯窗一看,他不由倒抽一口冷气:飞机正滑行在白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脉的群峰之巅。随时随地都有撞山坠毁的可能。印第安纳叫醒了维莉和肖殊:赶快找降落伞逃命!可找遍了每个角落,机上居然没有一顶降落伞,原来这一切都是老七的圈套———他定要置印第安纳于死命不可!

正当维莉和肖殊感到绝望之际,琼斯从后舱发现了一只橡皮艇。三个人赶紧把橡皮艇包裹着自己,以防万一也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轰响,飞机撞上了山峰,幸亏橡皮艇的包裹,琼斯他们才未受伤,而是随着橡皮艇一起被抛到了空中神奇的橡皮艇在气流中渐渐扩充胀大,轻盈飘逸地滑落在雪山上。琼斯他们还没来得及考虑该如何动作,橡皮艇已开始在斜度陡然的雪山峡谷间飞速滑行起来。这可真是一场性命交关的滑行,三个人拼命贴在气鼓鼓、光溜溜的艇圈边,连气都不敢喘,万一松手,就可能被永远埋葬在这雪峰冰原里啦!

可前面是什么呢?悬崖!维莉绝望地尖叫起来。

橡皮艇在惊险万状的疾速滑动中坠入了悬崖!这回,连印第安纳也闭上了眼睛:完了!

死神在悬崖下的黑谷中招手呢。待印第安纳再度睁开双眸,奇迹出现了,橡皮艇居然在水面上漂游。啊,他们落在一条水流湍急的溪涧之中。维莉激动地拥抱着印第安纳:“啊,我们没死,我们得救了!”然而险情并未排除,随着水面越来越宽阔,波浪越来越汹涌,一个大瀑布劈头盖脑地冲袭而来,终于把这条可怜的小艇吞噬了。又是一番垂死挣扎般的苦斗,印第安纳他们三个才再度从死神的手掌里溜了出来风平了,浪息了,也不知在水上飘浮了多少距离,当小艇在一片沙滩边停靠后,印第安纳从远远传来的音乐中辨析发现,自己已来到了古老的印度。

印第安纳·琼斯带着两个九死一生的伙伴刚刚登岸,就遇到了一个神情诡秘的僧侣。僧侣恭恭敬敬地把他们领进了村寨,寨子里那位年老的酋长受神的启示正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酋长和村里的人盛情款待了三位诚惶诚恐的远方来客,酋长再三请求印第安纳帮助村民找回一块被盗的神奇宝石和一批被拐走的无辜孩童。

原来,印度境内两个古老而又神秘的邪教,教徒们嗜血成性,凶残暴戾,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目前他们正在搜罗五块珍贵的圣卡拉宝石,一旦五块宝石都落到了他们的手里,魔王卡里就会统治全世界。而那五块圣卡拉宝石中的一块,原来是属于这个村寨的,如今村民们都沉浸在失落“传代圣宝”的痛苦和恐惶之中。因为失去了宝石,全村男女老少都将遭受饥荒和灾祸的无情惩罚。

印第安纳的蓝眼睛在熊熊的烛光辉映下,显得明亮亢奋———他对圣卡拉宝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口答应酋长:行啊,我帮助你们去找回珍贵的宝石!维莉却大为不悦,她早已厌倦了这种无休无止的冒险生活,一心一意要取道新德里返回故乡。印第安纳·琼斯不得不以满腔热忱和雄辩的口才去争取姑娘的同情。在琼斯的再三邀请下,维莉只得同意随他前往。

于是,这两个虽说萍水相逢却又结成患难之交的青年男女,带着少年肖殊,骑上大象,走进了神秘、葱郁、茫茫无际的热带森林。经过漫长而令人心悸的跋涉,他们三个临近了邪教的活动中心———潘科特城堡。

潘科特城堡里有一座十分古老的庙宇。

年幼的庙宇之主哈拉亚为印第安纳·琼斯一行安排了极为丰盛的晚宴,虽然银质器皿中的菜稀奇古怪,血淋淋的猴脑,滑肌肌的活鳝,令人难以下咽,但主人的热情款待仍使客人们相当感动和满足,印第安纳他们在频频举杯中,不知不觉有些酩酊大醉了夜幕悄悄地遮蒙了古老的庙宇。

星光在晚风中瑟瑟发颤。

一双罪恶的黑手扼住了印第安纳的脖子,正当对方要置他于死地之际,机灵的肖殊又一次拯救了他的主人。凶手逃遁了,印第安纳意识到他们已经深入虎穴,反复察看四周,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

他们小心翼翼地探索着跨入了那个险恶莫测的地下通道,那里满壁都是叫人毛骨悚然的毒蝎、蛇和蜈蚣,还秘密地布置着许多插满尖钉的陷阱。虽然,作为考古学家的印第安纳对地下甬道,墓穴之类古代建筑有所了解,可在那条又湿又长,防不胜防的暗道里行走实在是太艰难了。一不留神,琼斯和肖殊落入了陷阱,幸亏没有扎上致命的尖钉,但也吓得魂飞魄散。全仰仗着机智顽强的维莉,撒下了衣裙编成的绳索,才把两个遇险者救了上来。惊魂未定的三个人象躲避瘟疫似地继续逃窜,前面终于有了亮光———啊,通道的尽头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宫殿!

严格地说,那还不是一个神圣的地下宫殿,而是一个杀机四伏的可怕的深穴。

无数支松明火把在熊熊地燃烧着;把团团围坐在这里的许多面目可憎的邪教徒显映得格外狰狞可怕。

印第安纳·琼斯捂上了维莉的嘴,不让这个善良无邪的姑娘喊出声来:瞧,那个肥头大耳,凶神恶煞般地大祭司莫拉·拉姆正用一柄明晃晃的尖刀,割开一个关在笼里的活人的胸膛,从中掏出一个突突搏动着的心脏,丢进燃烧着的溶岩中祭神太惨无人道啦!印第安纳自己感到要作呕了,血腥味使得所有的正常人的神经都受不了啦。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