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杀

明太祖朱元璋出身贫苦,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因此坐上皇位后,颁下律令,大小官吏凡贪污六十两银子以上者,一律杀无赦。

九月的一天,马皇后正和几个妃子在后宫赏菊,就见朱元璋怒气冲冲地下朝回来,铁青着脸,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喘粗气。一个太监端上热茶,朱元璋只喝了一小口,就“呼”地站起来,一把将茶碗摔碎在地,大骂:“匹夫,欺人太甚,别以为朕杀不了你!”说完,便气呼呼地回了寝宫。

端茶的太监趴在地上直打哆嗦,妃子们也吓呆了,只有马皇后清楚,皇上肯定又在早朝上遇到不顺心的事了。于是她悄悄叫过跟随朱元璋上朝的太监,问到底发生了何事,太监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早朝时,皇上跟吏部郎中肖继祚争吵起来,而且越吵越凶。朱元璋平时杀伐决断、威严如虎,有的臣子连他的脸都不敢正视,没想到这肖继祚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但跟皇上吵,而且寸步不让,气得朱元璋浑身哆嗦,甩手就要退朝。不料那肖继祚大胆犯上,竟然跪倒扯住朱元璋的龙袍,龙袍“哧”的一声裂开,他口中兀自喋喋不休。

马皇后感到奇怪,这肖继祚一向稳重,今日为何一反常态?她问皇上和肖继祚因何争吵,太监说好像是为了“石著案”。马皇后一听,恍然大悟。

这石著案,还要从洪武二十一年说起。那年,御史参劾庸州知府石著贪赃枉法、不事王命,还伙同当地恶霸欺男霸女、草菅人命,差点激起民变。朱元璋大怒,派钦差去庸州查办此事,不想那石著胆大包天,竟然雇凶截杀了钦差,然后席卷金银,带着家人逃到了那罗州。

那罗州地处滇西南,由土司世袭统治,不服王化。朱元璋曾经派兵征讨,结果打了三年也没有打下来。那罗州的大土司叫图里,手下有五万蛮子兵,彪悍骁勇。图里根本不把大明放在眼里,朱元璋派人去讨要潜逃的石著时,图里竟然说,想要人,就用白银五十万两、良马千匹、锦缎百车来赎。这不是明摆着讹人吗?

朱元璋怒火中烧,派兵再次攻打那罗州,不想大军刚到滇西南,恰逢当地瘴疠肆虐,军士十死六七,不得不再次半途而废。

图里不战而胜,更加猖狂,不但大肆招揽明朝叛逆,还公然表示,在明朝犯事的人,不论官吏还是百姓,投奔那罗州者,一律以那罗州国民待之,并且时常派兵犯境,骚扰戍边将士。当时江南洪涝遍地,江北蝗虫肆虐,赣南等地又闹匪患,朱元璋早已焦头烂额,自是无暇他顾。

半年前,图里病死,其子图勒奔继位。这图勒奔为人儒雅,精通汉学,他派人给朱元璋传话,说只要满足他一个条件,他愿意马上遣返大贪官石著,而且从此向明朝称臣,年年纳贡,永不犯境。

朱元璋开始还很高兴,可当他听完图勒奔的条件,不禁狂怒:“小儿痴心妄想!”原来,这图勒奔竟然希望朱元璋把他最宠爱的孙女——安裕郡主嫁给他。

满朝文武也都认为,拿郡主去交换区区一个贪官,这根本不值得嘛!唯独肖继祚唱反调,说只要能惩治贪官污吏,别说一个郡主,就是拿一个公主去换也值得。于是君臣二人在早朝上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欢而散……

马皇后知道肖继祚是个敢于直谏的忠臣,她生怕朱元璋一气之下错杀了好人,急忙去寝宫劝说。

朱元璋气已消了大半,见马皇后急匆匆而来,知道她是来为肖继祚说情,摆手道:“别说了,朕知道那个肖继祚是忠臣,不会难为他的。再说,当年朕不是答应过他,要饶他三次吗?”

马皇后一下子想了起来,当年肖继祚还是县令时,得罪了权贵。朱元璋欣赏肖继祚的耿直,不但为其开脱,还想破格提拔他,谁知肖继祚却说自己这嘴是直筒子,恐怕两天就会惹恼了人。朱元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直筒子不怕,朕许你三次不死,只要你不是犯了弑君谋反的大罪,都可以赦免。”

“君无戏言。”朱元璋说,“这次就饶了肖继祚,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朱元璋下旨将肖继祚官降三级,让他到刑部做了个管牢狱的主事。

换了别人,早该大烧高香了,可这肖继祚不知哪根犟筋不对,六品的主事不是不能上朝吗?那好,他就一天一个奏本,力谏要把郡主嫁给图勒奔,换回石著,严惩其罪。朱元璋不胜其烦,下旨说再有肖继祚的奏本,一律不接。这招还真管用,肖继祚既不能上早朝,又不能递奏本,朱元璋的耳根子终于清静了。

可没过几天,朱元璋就接到一道弹劾肖继祚的密奏,说肖继祚收受贿赂,让在押的死囚私下会见亲属。朱元璋本来不信,可派人一查,那肖继祚竟然一口承认,而那密奏正是他自己写的。当时朱元璋提倡“风闻言事”,就是没有证据也可以匿名检举,肖继祚就是钻的这个空子,递了检举自己的密奏。

朱元璋忙问:“肖继祚受贿多少银子?”官员禀报,死囚的家属给了一千两,可那肖继祚单单收下了五十九两九钱九厘,由于不够六十两,只能判流刑,杀不了头。朱元璋哭笑不得,没想到肖继祚为了要见自己一面,竟然如此煞费苦心。

朱元璋感念这份苦心,命人将肖继祚带来。不久,身披枷锁的肖继祚蹒跚而来。君臣对视良久,肖继祚先开口道:“不知万岁明不明白,为什么罪臣受贿,不要那一千两银子,只取五十九两九钱九厘?”

朱元璋沉吟半晌,点头说:“朕明白,你想告诉我,‘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贪官污吏之所以可恨,是因为他们明知贪贿祸国殃民,还是要以身试法,比无心做下错事的罪犯更加可恶、可恨、该杀!”

肖继祚点头:“不错,罪臣还想告诉万岁,我明知贪贿六十两要杀头,故意少收一厘,以此逃脱死罪,其心与贪贿千万的大贪官石著一样可恶。如果万岁不追回石著,严加惩处,以后其他贪官污吏就会竞相效仿,出了事便逃往那罗州。长此以往,国法威严何在?天理何在?民心何在?”

朱元璋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可要让他拿安裕郡主去换石著,他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的。他摆手说:“朕说过要饶你三次,你还有一次机会,以后好自为之吧。”说完,下旨将肖继祚革职,流放川西。

谁知这肖继祚不知死活,流放半途竟然逃回南京,用血写下劝谏奏本,然后手捧奏本,身着白衣,到宫门外痛哭流涕,头撞宫墙,依旧力劝朱元璋用郡主换回石著。朱元璋大怒,杀了负责押送的官兵,另派人把肖继祚押往流放地。

临行前,朱元璋叫来押送官,冷冰冰地说:“朕答应过饶那姓肖的三次,他扯破龙袍、故意贪贿、头撞宫门,三次朕都饶了他。如果流放路上,肖继祚胆敢再有不法之举,你先斩后奏。”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相关唐宋传奇

唐宋传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