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子

下班了,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出租屋里。一进门,就看见地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个牛皮纸的信封。

这一看就是有人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从门底下的缝隙塞进来的,我弯腰捡起来,嘴里嘟囔着“是谁会用这种方式给我写信呢?”信封上一个字都没有。

我疑惑的打开信,纸上简单的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大字:速回处理二爷老宅子。

我来自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由于父母早逝,我是由我父亲的一个远房的亲戚二爷抚养成人的。

二爷一生没有娶妻,一直把我当亲生的儿子一样抚养。后来,我长大后就早早的来到城里打工,只是偶尔的回去看看二爷。

三年前的一天,村子里的人捎信过来,二爷半夜里突发一场疾病就匆匆的离开了人世。我回到村子里以亲生儿子的身份,为二爷办了一场十分场面的葬礼,以感谢二爷对我的养育之恩。

一晃三年过去了,只是在每年清明的时候,我会回去给二爷添添土上上坟,平常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回去了。

二爷在老屯有一所老房子,是一所很普通的那种茅草房,屋檐低矮,起脊结构。小小的窗户,每每的屋内光线很昏暗。

自从二爷去世以后,我就再也没走进那所房子内。据说是闹了鬼,而且闹的很是厉害!我不太相信那些东西,所以每每听到别人说起来的时候,我都是一笑了之,不置可否。

是谁给我写了这样的一封信?想了想,不管怎么样,既然有人送信来了,那自己就应该回去看看才对。

我又一次的拿起了那封信,突然,我的神经似乎抽动了一下。毛笔字?现在这个时候谁还会用毛笔来写字呢?

再仔细的看了看这歪歪扭扭的几个字,心里更是猛的以抽搐,这个像小学生的字迹怎么那么像已经故去的二爷写的呢?

良久,我拍了自己脑门一下“想什么呢?自己吓唬自己,怎么可能是二爷写的呢!”把信纸放进兜里,开始收拾一下准备出门的行李。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了长途客车颠簸了一小天,回到了老屯子里。村子里的人看见我回来了,都呼啦一下子把我围了起来。

“强子,你回来了,今天怎么不是清明的时候回来了?”我的名字叫李强,乡亲们都喜欢直接叫我强子。

我笑了笑“额?不是你们给我写了信让我回来的吗?是谁给我写了那封让我回来处理二爷老宅子的信?再有二爷的老宅子怎么了?是村子里要统一占地搬迁吗?”

面对我一连串的提问,村子里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拿出了那封信给大家看,结果是大家都摇摇头,说根本就没有人给我写过信。正在这时,一个老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亲热的走过去叫了一声“林叔!”林叔是二爷生前的好友,也是看着我长大的人。林叔接过来我手中的信件一看,一把手拉住我拨开众人回到了他的家里。

两小间低矮的茅草房,林叔的老伴去世的早,儿女也以成家另过,所以这间老屋子平时只有林叔一个人独自的居住着。

刚一进屋,林叔神秘的问我是怎样收到这封信的?于是我就把下班以后在屋门口发现这封信的事情详细的对林叔讲述了一遍。

“这信上的笔迹是你二爷的。”林叔的一句话差点没吓死我。我愣愣的看着林叔“怎么可能?一个过了世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我写信?”

“千真万确!这就是我要把你拉回我家的原因。我和你二叔从小光腚娃娃一起长大,他那两笔字我是不会看错的。”林叔很认真的和我确定这件事情。

“强子,这几年你很少回来,村子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可能你不太了解。自从你二爷死后不久,你们住过的那间老屋子就开始不断的闹鬼。”把愣愣的我拽到一把残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原来自我二爷死后不到百天的时候,就有人在晚间看见二爷的屋子里有灯光,并且还看见了二爷活生生的在屋子里活动。

从那以后,偶尔的村民就会发现二爷回到家的踪迹。于是有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想去看个究竟,结果是刚走进二爷的院子里,人就神秘的失踪了,直到现在也没有一点消息。

村子里的人都传言,二爷变成了鬼回到了村子里,谁要是敢去打扰他的生活,谁就会被二爷吃掉,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就像那几个消失在二爷屋子里的年轻人一样。

对于村子里的传言,林叔一开始是不太相信的,可是后来几次半夜里起来发现,还真是像村民所说的那样,二爷的屋子里灯光下真的出现了二爷那佝偻的身影。

林叔也曾几次的想进去看个究竟,无奈每次当走到二爷家的院子里的时候,都会被莫名其妙的一股力量给推了出来。

林叔陷入了沉思当中“也许是你二爷念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不忍心吃我吧?所以每次才会把我推出来,不让我进屋。”

每次清明回来圆坟的时候,我都听说过我二爷的老屋子闹鬼。我一直都没有在意,我以为那就是老屋子没有人住了,难免会杂草丛生,一派荒凉,才会让人觉得害怕而已。

如今听了林叔的讲述,我也是迷糊了。死了的人还能回来居住,还能变成一个吃人的鬼?于是我决定,不管这封信是谁给我写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回到老屋去看一看,去揭开这个二爷闹鬼的谜底。

看着我决心已定,林叔叹了一口气“也好,也只有你能揭开这件事情的真相了。想来那二爷和你情同父子,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林叔简单的给我做了点吃的,吃晚饭我们爷俩个又聊了一会家常。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下来,我辞别林叔回到了老宅子。

一切都静悄悄的,寂静的乡村偶尔会传来几声狗叫。几年的时间,老屋子已经是荒草一片,十分的凄凉。

我拿着手电,拨开齐腰深的荒草,来到了那扇摇摇欲坠的门前。那把我当年走的时候锁在门上的大铜锁还斜挂在那里,虽然锈迹斑斑,但它还在坚守着它的职责。我摇了摇头,感觉到了一股子亲切。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老宅鬼故事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