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新衣

(点击:23293℃)

寒汐

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可嘉城公主的婚事却让皇上操碎了心。公主长得那是花容月貌,脾气却是豺狼虎豹,而且喜怒无常,翻脸比翻书还快。有了这个名声在外,那些王孙公子、官宦子弟都对当驸马这件“美差”敬而远之,百般推托。

一晃眼公主就过了二十五,皇上可真急了,哪有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还不出嫁的?正巧这时候,驻守边关的丁老将军携孙子丁云川进京述职。皇上见丁云川高大威猛、气宇不凡,也顾不得他已年近三十了,立即赐婚,将嘉城公主这个烫手山芋硬塞给了丁家。

丁家祖孙久在边塞,不知内情,万分感激皇恩浩荡。丁云川与嘉城公主成婚后,倒也恩爱了些日子。但很快丁云川就发现这位公主并不好伺候,生活上奢侈无度,尤其是在穿衣方面,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要做一件新衣服,而且善妒。那天丁云川听到一个宫女说的是他家乡的口音,倍感亲切,就和宫女多说了一会儿话,没想到正好让嘉城公主看见了,差点儿没和他闹个天翻地覆!

丁云川委屈地向爷爷倒苦水,丁老将军想了想,问了孙子一个问题,终于将他安抚了下来。

过了蜜月,皇上下旨,丁老将军一生为国为民,现在年事已高,应留在京中安享晚年。特封云川驸马为护国大将军,继续驻守边关。嘉城公主作为云川将军的妻子,理应随行。

嘉城公主初到边关,感到一切都很新鲜,心情倒还舒畅,丁云川也就能安心办公事。

可没几天,嘉城公主就嫌边关生活艰苦,首先嫌从京中帶来的宫女不够使唤,又从当地招收雇佣了一些民女进将军府做工;其次她还是改不了频繁做新衣的习惯,只要超过三天没有新衣穿,就会大发脾气,把丁云川闹腾得苦不堪言。

这晚丁云川正在灯下读兵书,嘉城公主兴冲冲跑来道:“驸马,你看我今天新做的衣裳怎么样?”

丁云川为人崇勤尚俭,公主做新衣虽然没花他的钱,他也觉得太浪费。他刚想说你不是前日刚做过新衣吗,怎么今日又做,但抬头看到公主亮晶晶的眼睛中充满着喜悦和兴奋,这句话竟说不出口,只好低头接着看兵书。

公主不高兴了,说驸马不关心她,并说兵书有什么好看,能有她的衣服好看吗?说完一把夺过兵书扔得老远。丁云川终于忍不住,与公主大吵了一架,两人不欢而散。

就在丁云川不知自己还能忍耐多久的时候,嘉城公主却因为衣服出事了,出大事了!

这日深夜,忽然从将军府公主寝室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护卫队长邹士龙率手下闯进来保护公主,却见地上一个侍女倒在血泊之中,胸前被刺穿了一个血窟窿,而嘉城公主手中正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短剑,望着涌进来的侍卫们不知所措!

正在这时,丁云川夜巡兵营归来,得知嘉城公主杀了人,忙连夜审查此大案。

血泊中的侍女叫小菊,是当地的民女,为了挣钱养家而进府,没想到因此丢了性命。

嘉城公主的说法是当时她已经睡下了,忽然听得一声惨叫,她下床一看,一个侍女倒在血泊中,她翻过那身子一看,才知是小菊,身下还压着一柄短剑。公主见那短剑是自己的心爱之物,不由得拿了起来,这时就见好多侍卫涌了进来。总而言之:人不是她杀的!

丁云川刚说了句“公主寝室守卫森严,谁能冒险进来杀一个侍女呢?”嘉城公主就不干了,说驸马怀疑她说谎、怀疑她杀人,简直是愚蠢之至、岂有此理、不知所谓、不可理喻……

丁云川再也忍不住了,一拍桌子怒吼道:“嘉城,我受够你了!你奢侈、善妒,现在还涉嫌杀人,你才不知所谓、不可理喻!来人,将疑凶暂押大牢!”

护卫队长邹士龙是嘉城公主从宫中带来的心腹,见此情景大惊失色,极力反对。丁云川执意将嘉城公主收押。公主被押走时高声怒骂:“丁云川,你竟敢监禁本宫,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你不想活了……”

邹士龙沉声下令:这件事要严守秘密,府中所有人不得往外泄露一字,违者严惩!

众人都出去了,但丁云川留下了侍女桃花:“桃花,本将军看你刚才神色有异,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

桃花也是被招进府的当地民女,今夜正好是她和小菊在公主寝室当值。桃花脸色变了几变,内心似是在极度挣扎。忽然她跪了下来,流泪道:“将军,本来我不敢说。可我和小菊虽相识不久,却情同姐妹,还请将军做主,还小菊一个公道!”

丁云川点点头:“你果然知情,事情到底是怎样的?”

桃花道:“今夜是我和小菊当值。我当时正在外室整理公主新做的衣裳,忽听得内室中公主怒骂小菊:这衣服是本宫明日要穿的,你竟然让香灰在上面烫了一个洞,你是不是找死!接着我就听到一声惨叫。我吓呆了,直到邹队长带人冲进去,我才敢跟进去看,才知道小菊已经被公主给杀死了。还请将军做主,还死者一个公道啊!”

丁云川起身来到长案前,上面果然平铺着一件绣着蝴蝶的黄色纱衣,衣服被香灰烫了一个小洞。这件衣服丁云川见嘉城公主穿过两次,穿上身后显得人很漂亮,公主应该很喜爱,但想不到她竟然会为了这件衣服而杀人!

凶案已经发生三天了,嘉城公主和桃花各执一词,到底应该相信谁呢?丁云川很烦闷,他来到侍女们在府中居住的一个小院落,想查问一下桃花的情况,刚好看见一个侍女正穿着公主的衣服对着水井左照右照。丁云川走了过去,侍女连忙拜见将军。

丁云川问道:“这件衣服是公主给你的?”

侍女道:“这件衣服是公主赏赐给桃花的,桃花见我很喜欢,就转送给我了。公主曾下令不准把她赏赐的衣服在府中穿,但这衣服太漂亮了,我刚才实在忍不住,才穿上试试的,还请将军恕罪!”

丁云川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第二日,丁云川将这件全城百姓关注的杀人案结案,宣布嘉城公主为了一件衣服怒而杀人,实在天理难容。正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公主也不例外,既然杀了人,就理当偿命。但公主毕竟是皇上的爱女,为了维护皇家体面,将斩首之刑改判为饮鸩之刑,就是用毒酒行刑。

邹士龙大惊,说此事关系公主性命,理应上报皇上。丁云川冷笑道:“我知你心意,皇上一得知,必会下旨免死!虽然你下了封口令,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看看现在城中百姓尽人皆知此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百姓们纷纷到将军府外聚众请愿,要求本将军秉公执法、严惩凶手。如若徇私,只怕会激起民变,事态将如何收拾?”

邹士龙是嘉城公主心腹,跟随公主左右多年,感情深厚,心急之下忍不住脱口而出:“什么怕激起民变,恐怕是将军你早受不了公主的脾气,想借此脱难吧!”

丁云川大怒:“混账,你竟敢胡言乱语污蔑本将军!念你爱护公主心切,一时口不择言,就饶了你此次,出去!”

邹士龙满怀愤慨,拂袖而去,临走时还恶狠狠瞪了一眼侍立在旁的桃花。丁云川见桃花神情惊惧,安抚道:“桃花,你不用害怕,你敢为此案做证,勇气可嘉,品格堪赞,本将军会保护你的人身安全的!”

邹士龙私自派八百里加急快马赶赴京城将此事上报皇上,皇上大惊。可还没来得及下旨,丁云川的公文就到了,称公主杀人案证据确凿,为彰显国法、安抚民怨,依法处以了死刑!

得知丁云川用毒酒处死了嘉城公主,皇上大怒。公主虽然刁蛮,但毕竟是自己的爱女,赐婚不到半年,就被驸马要了性命,自己怎么对得起女儿?何况此案疑点甚多,驸马就匆匆结案,有草菅人命之嫌!皇上下旨,将丁云川押赴京城受审。

丁云川被五花大绑,要押赴京城了,边关的将士们不干了。多年来,他们和丁老将军、丁云川祖孙二人守卫边城,抵御外寇入侵,一起浴血奋战、同甘共苦,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如今公主殺人,驸马不畏皇权秉公执法,为当地民女申冤,更是令他们和百姓衷心感激拥戴。大批的军官士兵和百姓拥堵住城门,不让丁云川的囚车经过。

邹士龙怒吼:“你们是不是要造反?!”

丁云川好言相劝,坚信皇上不会为了私怨泯灭公理,这才劝退了拦截的众人。丁云川被押走了,边关事务暂时由邹士龙掌管处理。但是将士们根本不服他,各行其是。一时间军心涣散,士气低迷。

就在这时,一直在边境骚扰的西凉军队突然大举来犯。看到大军压境、兵临城下,不谙军事的邹士龙顿时慌了手脚,而一直像盘散沙的军队此时忽然团结一致,重回训练有素的战斗状态,斗志昂扬。

本来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西凉主帅见此情况很是纳闷,当再看到丁云川精神抖擞、指挥若定地出现在城楼上时,才知道自己上了大当,陷入了人家的圈套!

一直以来就有“恐丁症”的西凉军队大败而归,估计恢复元气就得好几年,边关暂时可以安宁一段时间了。

意气风发的丁云川被大家簇拥着回到将军府,迎候的下人中忽然蹿出一个身影,手持匕首刺向丁云川。丁云川是何身手,又早有防备,只几招就将刺客拿下,一看果然是桃花!

丁云川冷笑道:“桃花,本将军正要下令捉拿你,你居然还敢来行刺!倒是有副胆色!”

桃花不甘道:“我身为西凉的子民,为了国家百死无憾。只是想知道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丁云川笑道:“那就让你死个明白!当时你说你在整理公主新衣的时候,听到了公主为了第二日要穿的衣服而杀人,本将军就有些疑惑。因为你还不了解公主的秉性,有了新衣服,她就绝不会再穿旧衣服了。她第二日要穿的,应该是你整理的新衣,而不是内室中的那件旧衣。

“后来我遇到一个侍女在试公主的旧衣,她说她夸赞公主赐你的两件旧衣漂亮,你就很随意地送了她一件。那侍女还说本来她更喜欢另一件绣有彩蝶的黄色纱衣,可惜她穿不了。既然蝴蝶黄纱衣公主早就赏赐给你了,怎么会又在公主内室出现呢?公主还为了它杀人?而且公主虽然奢侈,却很大方,在皇宫时,她的旧衣服很多都赐给了侍奉她的宫女,只要不在宫中穿就行。试问这样慷慨随性的一个人,怎么会为了一件旧衣服而杀人呢?

“于是我派人暗中调查你的身世,发现你的来历很可疑。你并不是本城中人,是公主招收侍女时才进城来的。所以本将军确定说谎的是你,你是敌人派来的奸细,于是就将计就计,假装中了你们的阴谋!”

这时,盛装的嘉城公主走了出来,冷笑道:“桃花,你嫁祸本宫杀人,再暗中将此事泄露出去,煽动百姓闹事,如果驸马徇私,就会激起民变;如果驸马秉公处死本宫,又会得罪皇家,招致杀身之祸,而引起兵变。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幸而驸马明察秋毫,没上你们的当!”

桃花看到公主活生生地站在面前,知道一切尽在人家掌握之中。毒死公主、押走驸马全是在做戏,就是引自己国家的军队来犯,好一举铲灭。

嘉城公主说得不错,西凉一直对中原虎视眈眈,但多年来丁家祖孙雄踞边关,是一道逾越不了的障碍,本来想着设下此借刀杀人之计,利用皇家之手除掉心腹大患,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却害得自己损失惨重!

桃花心灰意冷,咬舌自尽。嘉城公主下令厚葬小菊,并给了她父母一笔极为丰厚的抚恤金。

边城重又恢复了平静祥和,老百姓安居乐业。军队在丁云川的统领下将边关守护得固若金汤。

这晚,嘉城公主难得很温柔地与丁云川把酒同欢。推杯换盏间,丁云川感慨万分:若不是公主痴迷制作新衣,怎会被诬陷为了衣服杀人,差点儿激起民变?若公主不痴迷制作新衣,又怎能将计就计引敌人军队入陷阱,伤其元气?真是祸也新衣,福也新衣啊!

公主问驸马为何如此相信她的人品。丁云川还是重复着回答桃花时说的话,不过心里想起来,当初在宫中,公主因为吃醋和他大闹时,他向爷爷诉苦,丁老将军问了他一个问题:公主除了对你大吵大闹,可曾对哪个宫女有什么惩罚?

丁云川才想起那个同乡宫女并未因此事受到连累。后来他在宫中打听得知,公主虽然脾气不好,但她发火的对象是皇帝、皇后甚至太后,从未体罚过宫女、太监。于是他信服了爷爷的话,公主只是暴躁,并非残暴,不好的只是脾气,不是心性,这就有得救!

至于她频繁制作新衣的怪癖,丁云川曾讲给一个西方来的传教士听,那个传教士说,这是一种心理的疾病,在他们那里叫作强迫症,只要治疗方法得当,持之以恒,是可以治愈的。

想到这里,丁云川心花怒放,笑道:“公主,我新认识了一个洋传教士,他带来很多新奇好玩的洋玩意,而且还会做洋衣服,明天我让你见见?”

选自《乡土·野马渡》2021.5

猜你喜欢 侍女驸马新衣
“驸马”最初是指车夫养生保健指南(2018年4期)2018-04-11
莎士比亚喜剧中的侍女形象青年文学家(2017年26期)2017-09-20
驸马辛酸泪特别文摘(2017年7期)2017-04-19
粗心的一家作文与考试·小学低年级版(2015年6期)2015-04-29
“驸马”最初是车夫作文评点报·初中版(2015年4期)2015-02-27
遛鸟公主民间故事选刊·下(2014年12期)2015-02-04
知了娃娃娃娃画报(2014年6期)2014-09-19
遛鸟公主三月三(2014年7期)2014-07-01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民间传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