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妾戏很多

(阅读次数:

> > >01

林染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端坐在床上,但整个人是崩溃的。

大约半小时前,他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虽然没什么道理,只是在寝室睡了一觉,但穿越本来也不需要什么道理,何况林染觉得自己说不定可以头顶主角光环大开金手指,从此走向人生巅峰——看这新房装潢华丽,自己又穿着喜服,说不定是要迎娶哪家的千金小姐。

有点儿开心,嘻嘻。

然而刚才一个黑衣人突然从窗户外跳进来,自称是林染的师兄,见林染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便心急火燎地把任务又讲了一遍,林染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六扇门的名捕,此次是来魔教做卧底的。

林染:“看这排场,莫非我是要迎娶魔教教主的女儿?”

师兄急得直拍脑门儿:“你这一觉怎么睡傻了呢?你是要嫁给教主当小妾,日夜服侍在他身边,以便刺探情报啊。”

林染愣了一会儿,惊讶道:“有没有搞错?!”

师兄急得跳脚:“之前不是跟你讲了吗,教主有十多房男宠,你是第十八房。”

林染差点儿晕过去。

“你怎么回事儿?你是不是想临阵脱逃?”师兄狐疑道。

林染狂点头:“对对对,我要临阵脱逃了,师兄再见。”

师兄一把将林染拽回来按在床上。

林染的肩膀被他捏得生疼,想挣扎,可这人的手劲儿大得要命,林染一动也不能动。

二人僵持了一会儿,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师兄松开手从窗户“嗖”地飞了出去,把林染孤零零地扔在喜房里。

林染也飞奔到窗户边,正犹豫着跳不跳,房间的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面容俊美,飘逸绝尘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身上也穿着喜服,墨黑长发不绾不系,飞瀑般柔滑铺散,一双水墨色的眼眸淡淡地扫向林染,简直是个神仙一样的人物。

林染站在窗边,面色尴尬道:“你……你好……”

“你就是我的第十八位夫人?”男子满脸戏谑。

“对。”林染点头,决定少说话,少说少错。

教主轻笑,抬手挥灭了几根蜡烛,只留下一根,随即大大方方地脱了喜服上床:“睡。”

林染踌躇着,觉得非常不妙,决定找个借口逃跑:“我肚子疼,想去厕……茅厕。”

教主指指墙角的马桶:“喏。”

“又不疼了。”林染抹了把冷汗。

教主神色一厉:“你骗我?”

“又疼了。”林染绝望道。

教主一字一句道:“快拉。”

林染磨磨蹭蹭地走到房间角落里蹲下,妄图蒙混过关。

教主慧眼如炬:“老十八,你怎么连裤子都不脱?”

林染只好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一边徒劳地用力,一边思考此次穿越的意义。

很显然,这次穿越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大开金手指,走上人生巅峰的。这就算了,最可怕的是自己似乎并不是穿越到起点文里,而是穿越到了晋江文里,而且可能还是不太正经的那种小黄文,这可真是糟透了。

林染坐在马桶上边想边用力,然而没有就是没有。

“你定是在骗我。”教主冷冷道。

林染愁眉苦脸地编瞎话:“真不是,方才突然疼得厉害,现在又不疼了。”

教主:“噗。”

林染:“……”

教主一秒钟恢复冷艳状:“算了,过来睡。”

林染不敢再生事端,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裹着衣服就往床上躺。

教主伸出一只手臂挡住他:“脱。”

林染深深叹了口气,大义凛然地脱掉喜服,忐忑不安地爬到床里侧躺好。

然而等了半天,教主也没有扑过来,甚至连看都不看林染一眼,只是在他身边躺着睡觉。

林染精神高度紧张地盯着教主的背影,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教主仍然毫无动静,呼吸均匀,双目紧闭。

林染:“……”

一个丧心病狂的魔教教主,在迎娶第十八房小妾的新婚之夜,竟然除了睡觉什么都不干。

——教主肯定是个不举的。

林染下了结论,脑子里绷得紧紧的弦顿时放松下来,眼前一黑,倒头就睡了过去。

02

第二天早晨,林染醒来时发现教主不在身边,于是安心地伸了个懒腰,非常没出息地打算继续睡。

然而这时,教主突然推门而入,一头飘逸的长发利落地束了起来,脸上沁着一层薄薄的细汗,手中执了一把剑。

林染打了个哈欠:“早。”

教主瞄了他一眼:“懒。”

“啊?”林染还没清醒过来。

教主一脸正气:“我已练了半个时辰的剑。”

“你厉害。”林染漫不经心地称赞。

教主语重心长:“一日之计在于晨,既然醒了,就起来读书习武,不要浪费大好的光阴。” >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4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