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 我只能给你这么多

(点击:21578℃)

文/琴台

你眼中的我

其实那段时间,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歇斯底里。

可是那天,你黑着脸冲到客厅里,—把拽起正在压腿的小威,冲我怒吼:“我小时候你虐待我,大了又开始虐待我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狠毒!”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淌了下来。

我一个人含辛茹苦将你从5岁带大成人,虽然你对我执意和你父亲离婚有怨恨,也知道你将自己的离婚归结为童年阴影的延续,我却从来都没想到,你对童年的评价是“被虐待”,而对我的评价是“狠毒”。

我一个人坐在阳台的地板上稀里哗啦地哭,小威偷偷用袖口帮我擦眼泪:“姥姥不哭。”我伸手抱住小威,心里的委屈更如山崩海啸一样迸发出来。为了这个孩子,我牺牲了自己的老年生活,拿出全部精力替你培养他,你却说这是“虐待”!我抬头发现你已经在收拾小威的衣物,你说你要带走他,还他一个自由快乐的童年。

那一刻,我真想让你和孩子一走了之。对于一个60岁的老人来说,无微不至地照顾一个男孩儿,其实有点儿力不从心。尤其是每次和小威从才艺班长途跋涉回来,我几乎都爬不上二楼的楼梯。

如果你真带走了小威,我也就轻松了。可是,我能放心吗?你离婚的第一个月,坚持要和小威生活在—起。每天孩子自己从幼儿园回来,只能啃着干方便面等你。而你又经常加班,那么黑的房间,小威总是不停在电话里和我哭。他习惯了和我在—起的温暖,再也不愿意独自面对黑屋子的冰冷。而此刻,你却不管不顾地扯了他就走,孩子的小手扒在桌子上,你用力地掰开。那双小手又落在我的衣襟上,你使劲撕扯,小威开始号啕大哭。

要想制止你的疯狂,我只有一个选择。于是我劈面给了自己一巴掌,清脆的耳光中,你愣住了。我顺势抱住小威,直直地看着你:“如果你带走孩子,今天我就死在你面前。”你狠狠瞪了我一眼,一跺脚走掉了。

我虚脱一样跌坐在沙发上,小威柔软的小手摸着我的脸,掉着泪问:“姥姥,疼吗?”我极力控制着眼中的泪水,拍拍孩子的头,爬起来去厨房做饭。晚上,我还要陪他去学小提琴。

因为你,所以值得

从小提琴班回来,已经10点了,让小威洗漱安置他睡下。我一边将酸痛的脚泡进温水里,一边摸索着拨通你的电话。无论你说了什么狠话,我都无法不去担心你。30年前,你眼下所面临的黑暗正笼罩在我的世界中。我知道离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怎样的绝望和疼痛,孩子,我真担心盛怒之下的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你似乎在一个嘈杂的场子里,应该喝醉了,胡乱报出地址后大哭着冲我喊:“我不要你管。”我哆嗦着重新穿上衣服。午夜的街头,我走了几千米才打到一辆出租车。

那家酒吧终于找到了,我也终于看到了你,半闭着眼睛歪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想都不想我就冲了上去,拉起你就走。你歪歪扭扭地挣扎,我拿起桌上—杯冰水,浇到你头上。你一下子清醒过来。

回家的出租车上,你什么都不说,执拗地将头歪在—侧。下了车,你飞身上楼,而我却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一只鞋子早就不见了。

你看到我惨白的脸色有点儿傻了,而那只赤裸的脚更是让你触目惊心。静默的午夜,你忽然跪在我面前,让我趴在你的背上。今天,第一次俯在你的背上,我才明白,过去的所有苦,未来的所有苦,因为有你,全都值得。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