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脚

(点击:10498℃)

张艳红身高一米七五,膀大腰圆,别人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女张飞”。她男人姓武名林,名字起得响亮,其实只有一米六五,再加上性格懦弱,人送外号“武大郎”。

武林家有三间靠街的房子,租给人家开小卖部。张艳红嫁到他家后不到一个月,就打起了门头房的主意,她跟武林说:“与其让人家开小卖部,还不如自己开呢!我们自己开店,挣得更多呢!”武林说:“可你想到没,你有可能赚五千块,也可能折五千块……”

张艳红不耐烦了,上前拧住武林的右手:“家里谁说了算?”武林挣脱不了,直叫唤:“你说了算,你说了算还不行吗!”

得胜之后的张艳红就收回了门头房,开了一家批发人造革的商店。那时是改革开放初期,干商业的人少,她干的又是冷门,很快就成了万元户。

武林对张艳红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后彻底交出了家庭的管辖与治理权,自己在家里洗衣服,做饭,带孩子……

五十岁那年,武林得了肺癌,虽经全力救治,还是去了。临死前,张艳红抓着他的手,垂泪道:“我欺负了你半辈子,你要走了,你也欺负我一回吧!”武林忍着剧痛,说:“那你……你给我洗一回脚吧!”

可当张艳红端着温水走进病室时,武林已经去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张艳红手中的水盆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张艳红和武林有个儿子,叫武汉,名字是张艳红给起的,她是想让儿子长大后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像他爹那么软弱。可这世上的事情哪有那么如意,武汉不光身高遗传了父亲,性格跟父亲也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怯懦内向软弱。

武汉长大了,要讨媳妇了,张艳红问他准备找个什么样的,武汉不假思索地说:“找个和娘一样的!”张艳红说:“可不能找个和娘差不多的,她会欺负你一辈子。你要找一个贤惠的,会体贴人的,那样,你才不会被人欺负!”

武汉他处了个对象叫刘馨儿,她比张艳红还高三厘米,身材可以用魁梧来形容,说起话来粗声粗气,像个老爷们。张艳红问儿子看中了她什么,儿子竟然说,有安全感,弄得张艳红哭笑不得。

张艳红坚决反对这门亲事,说:“你要是娶那个女人,除非我死了!”儿子也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说:“不让我娶馨儿,除非我死!”最后竟闹到有家不回,到外边租房子住。

这天,天气降温,张艳红担心儿子,准备给他送件厚衣服。她到了儿子租住的地方,却看到武汉喝得酩酊大醉,刘馨儿正搀扶着他往家走。

两个人进了屋,张艳红趴在开着的窗户上往里偷看。她看到刘馨儿把武汉扶到床上,给他脱掉袜子,把温水端到床下,把武汉的脚按在里边,就轻轻地洗了起来,一边洗一边流泪:“我知道你是因为阿姨不同意咱们来往,你心里不痛快,才喝了这么多酒。可你这样糟蹋身体,还不是我的罪?”

窗外的张艳红忽然间泪眼迷蒙。

第二天,张艳红去出租房找到武汉,说:“儿子,你和馨儿结婚吧!”武汉惊讶地看着张艳红,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张艳红说:“我想,一个能给男人洗脚的女人,就应该是个好女人吧!”接着她的眼圈红了:“你爹临死前要我给他洗洗脚,那是唯一的一次,我都没满足他的心愿,现在想起来……”

儿子陪着娘流下了四行热泪。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海故事2015年第9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