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下的家庭

(点击:1173℃)

“高陶事件”是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个重要历史事件。

高宗武(1906-1994),浙江乐清人,毕业于日本九州帝国大学法学院,中国现代有名的“日本通”。陶希圣(1899-1988),名汇曾,字希圣,以字行,笔名方峻峰。湖北黄冈人,国民党理论家。

高宗武、陶希圣在抗日战争初期追随汪精卫鼓吹“和平”运动,并于1938年随汪精卫出逃河内,其后又参与了筹组汪伪政权,以及与日本人的所谓“和平”谈判。在谈判过程中,高、陶二人逐渐认识到日本人的最终目的是企图灭亡中国、汪精卫的所谓“和平”运动就是彻底的投降与卖国。于是,在1940年1月3日,高、陶二人一同逃离上海,抵达香港,并以二人名义在香港《大公报》揭露汪日密约《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及其附件。以自己的行动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诱降政策,给汪精卫卖国逆流以沉重打击。

1

1939年12月13日下午4点左右,上海滩十六铺码头,人山人海。

见到妻子万如冰的瞬间,陶希圣怔住了。因为,她右手牵着四子晋生,左手抱着五子范生。在她的身后,是大女儿琴薰、二子泰来、三子恒生。她这不是亲手把孩子们往虎口里送吗?他一阵目眩,差点昏倒。

“爸爸!爸爸!”孩子们欢呼着,跑了过来。听到孩子们的欢呼声,陶希圣急忙稳了稳神,拖着沉重的脚步,迎了上去。

等他们乐够了,站在一旁的周佛海才吩咐几个特务,要他们帮着拎行李。万如冰见了,忙警觉地说:“你们要干什么?”几个孩子也围上去,扯住行李不让他们拿。

陶希圣解释说:“如冰,这是周主任,他是来接你们的。”

万如冰听陶希圣讲过,周佛海是汪伪76号特务机构的头子,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她冷冷地说:“接我们的?接我们去哪?”

周佛海满脸堆笑,说:“愚园路1136弄60号汪公馆,汪主席住那里,陶教授也住那里。”

就在周佛海说话的时候,孩子们打闹着,把他撞了一下。万如冰急忙喝住孩子们,说:“周主任,你看,我拖儿带女的,住到汪公馆去,这不是去害人吗?我看,还是另外租个房子好一些。”

陶希圣的妻子儿女全来了,他应该不会再生什么异心。另外,五个小孩子闹起来,确实烦人,会影响汪主席夫妇休息的。想到这,周佛海说:“陶夫人,你等下,我去请示一下汪主席,看他怎么说。”说完,他走到旁边,找了一个座机,请示汪精卫怎么办。

不一会儿,周佛海过来,说:“陶教授,汪主席同意你们在外面租住房子。不过,租住地得离愚园路近,方便联络。”

万如冰说:“这个当然,我已经想好了,就在环龙路租间房子。”

环龙路在法租界,距愚园路不远,方便监视。于是,周佛海同意了。随即,他请万如冰一家人上车,把他们送到环龙路路口。然后,他留下两个特务,要他们帮忙。

好不容易,万如冰和一房东谈妥,租住环龙路17号的一套房子。特务们帮着把行李拎进去,准备离开。万如冰叫住他们,说:“谢谢了!不过,你们还得帮我一个忙。”

特务说:“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万如冰说:“我的三个孩子还要上学,我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去哪里找学校。请你转告周主任,麻烦他帮我找一找学校。”

陶希圣忙说:“如冰,这样的事就别去麻烦周主任,还是我去找算了。”

万如冰瞪了他一眼,说:“我早就告诉你我和孩子要来上海长住。可你呢,房子没租好,学校也没联系好,什么都没做好,我不去麻烦周主任,又去麻烦谁?”

陶希圣被抢白了一顿,很是尴尬,不好再说什么。特务们见了,心头暗笑,说:“陶夫人,您放心,我们会转告周主任的。”说完,他们礼貌地告辞,出了房间。

万如冰急忙把房门关闭,然后,她快步走到窗口。很快,两个特务出现在街道。不过,他们没有离开,而是在附近转悠。很显然,这两个特务在监视他们。

陶希圣在房间里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窃听器之后,他才一把拉住万如冰,急切地说:“这里是狼窝,死我一个就算了,你怎么把孩子们都带来了?”

万如冰说:“我已经打听清楚,愚园路是日租界,除了日本鬼子外,还有76号特务机关的特务。你名义上住在那里,实际上是被软禁了。你想想,如果我不把孩子们带来,汪精卫能同意你搬出来?”

陶希圣流着泪,说:“用孩子们来换取我的自由,这代价太大了,我不愿意!”

万如冰伸出衣袖,揩去他脸上的泪水,说:“希圣,我这样做,为的就是不要你当汉奸。你放心,我的第一步已经顺利走出去,接下来,我不但要救你走,还要把孩子们安全救走。”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上海故事2015年第9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