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饺子

(点击:49082℃)

阿信

查老魏喜欢吃饺子,所以老婆春云隔三岔五给他包饺子吃。以前查老魏总说春云包的饺子好吃,可后来做生意有钱了,经常下馆子,又说春云包的饺子无滋无味,没有饺子馆的香浓诱人。因此,查老魏有时候会放着春云包的饺子不吃,去附近“香留恋饺子馆”解解馋。

春云对查老魏体贴入微,但查老魏总嫌弃春云太土,没有情调,所以喜欢上了“迷你美发店”的染发师莉莉。春云发现了,哭闹着让查老魏离开莉莉,查老魏答应了,可背地里还是和莉莉暗度陈仓。

这天中午,春云发现他们居然还有来往,伤心欲绝地警告查老魏:“说吧,你到底要我还是要莉莉?”

查老魏死猪不怕开水烫,居然恬不知耻地说:“你是正室,她只是个小三儿,你怕什么?”

“那不行!”春云虽然温柔贤惠,但逼急了也是会发火的,立场坚定地说,“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自己选择!”

查老魏不吭声。

于是,春云开始收拾衣服,她说如果查老魏不能和莉莉一刀两断,她就再也不回来了。查老魏呢,也不硬留,抬腿出门了,要去香留恋饺子馆吃饺子。

到了饺子馆,停了车,快到门口的时候,查老魏想起忘了锁车,就掏出车钥匙,回头对着车按了一下锁车键,等回过头来却和一个背着大包小包的大妈撞了个满怀。查老魏脱口而出:“你瞎呀?”

大妈也不示弱,放下包,指着查老魏的鼻尖训道:“明明是你这孩子眼睛瞅着后面却往前走,我躲闪不及,你还说我瞎,到底谁不长眼?”

查老魏心知肚明,刚才自己确实走路没看前面,就软了口气,对大妈道了歉,但是打量大妈之后说:“唉,大妈不是饺子馆的员工吗?怎么了,这是不干了吗?”

大妈扛起包说:“对,不干了。”

查老魏想到老婆春云走了,以后在家甭说吃饺子了,家常便饭都吃不上了,正好要雇个阿姨的,所以拦住要走的大妈,把她拉到一边问:“大妈,你会包饺子吗?”

大妈轻笑一声说:“我们这个岁数的女人哪个不会包饺子?再说我是从饺子馆辞职的,能不会?”

“太好了。”查老魏搓搓手说,“把您老请回家,就相当于把饺子馆搬到家里一样啊。这样吧,新工作您不用找了,就去我家吧,做做饭,收拾一下家务,保证没有这里累,而且工资肯定不比这里低,咋样?”

大妈想了想说:“行啊。”于是查老魏也不进饺子馆了,把大妈领上车就回家了。

到了家门口,大妈忽然想起似的样子问:“你家就你自己吗?”查老魏一邊拿钥匙开门,一边说:“对,就我自己。”说着开了门。

哪知,一开门,却正好赶上春云收拾好了衣物,背着包要走。大妈一惊,以为是遭贼了,喊道:“抓住她!”说着就扔下自己的包,揪住了春云的胳膊。

查老魏赶紧让大妈松手,说:“大妈,这是我媳妇儿,要走了,不是贼!”春云心情不好,什么也没说,躲开他们就走了。

大妈眨巴着眼睛说:“你不是说家里就你自己吗?原来你有媳妇儿啊!可是,你们好像闹别扭了!”

查老魏有些不耐烦,说:“何止是闹别扭!这次是要离婚了!唉,别管她,进屋。”

可大妈放下东西,却没有进屋,而是追了下去。

不久,大妈又回来了,进了屋叹息着说:“多好的媳妇儿!你呀,错打了算盘哟!”

查老魏不理这一茬,转换话题说:“别说那个一根筋了,赶紧包饺子吧!”

“包饺子?”大妈没好气地说,“这孩子,也不看看几点了!再说我现在刚换了地方,风尘仆仆的,就不知道让我歇会儿?要我说,晚上再吃饺子吧,中午啊,做点简单饭,对付两口得了!”

查老魏没见过阿姨这么有气势的,听起来好像家里的长辈。但查老魏感觉很舒服,妈妈去世后很久没有人这么呛自己了,所以点点头说:“大妈,就听您的!”

吃了午饭,查老魏说:“大妈,晚上的饺子多包点,我要带一个人回来一块吃。”说完夹着公文包要出去工作了。大妈说:“没问题,包十个人的饺子都轻轻松松!”

晚上,查老魏忙完了工作,给莉莉打电话,让莉莉来家里吃饺子,说自己把饺子馆的包饺子大师请到家当保姆了。莉莉很是惊讶:“查哥,没有搞错吧?我敢去你家?”查老魏吐个烟圈儿说:“放心吧,我老婆走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莉莉高兴得不行,在电话里“亲”了查老魏一口,让查老魏到时候来美发店接她。

晚上,查老魏带着莉莉回来了。大妈也是明白人儿,心里讨厌得不行,嘴上也没说什么,钻进厨房就开始煮饺子了。

不久,饺子煮好了,上了桌,查老魏得意地说:“今后啊,咱坐在家里就能吃到饺子馆的饺子,爽啊!”说着一指莉莉,“宝贝儿,吃!”

可是,莉莉吃了一个就皱着眉头说:“你还说什么饺子馆的大师,这饺子和饺子馆的饺子比,差远了。不信你尝尝!”

查老魏疑惑地夹起一个放到嘴里,嚼了嚼,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对大妈说:“你这饺子包的和家里的饺子有什么区别?我要的是饺子馆那种饺子!”

大妈不高兴了,说:“饺子馆的饺子需要特定的材料,你家里没有啊!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让我怎么做?”

查老魏叹口气说:“早说啊,缺什么给你钱,去买就是了!”

查老魏本想将就着吃点算了,等大妈买够了包饺子的佐料,再大快朵颐,可莉莉却扔下筷子说:“老公,我要吃饺子馆的饺子,咱去嘛!”

大妈听到莉莉叫查老魏“老公”,背地里呸了一口,可查老魏爱听啊,心里麻酥酥的,说:“吃什么饺子啊?明天等阿姨备好了佐料,我们在家就可以吃到正宗的饺子馆饺子,今晚呢,老公带你吃大餐去!”莉莉娇滴滴地说:“老公你真好。”说完挎上查老魏胳膊出门了。

大妈瞅着一桌子的饺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忽然眼睛一亮,拨通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上午,查老魏没去工作,莉莉缠着他逛了一上午街。中午回到家不久,热气腾腾的饺子就端上了桌。两个人逛街累了,拿起筷子就要吃,大妈却说:“住手!”

查老魏和莉莉面面相觑,问大妈为什么不能吃。大妈笑容可掬地说:“不是不让吃,是怕烫着你们。饺子刚出锅,不如等两分钟再吃,趁这个时间让我讲讲这饺子的制作过程,等以后我走了,你这新老婆也能给你包。”

查老魏一听,连忙说好,但莉莉却噘起了小嘴,显然这是个不愿意干家务的主儿。只听大妈说:“我转遍了几个市场,终于找到了最便宜的肉馅儿,买了半斤……”

刚说到这儿,查老魏就迷惑地问:“大妈,干吗要挑最便宜的买?咱不差钱,要买最好的肉馅儿才对啊!”

“可是,”大妈反驳说,“你不是要包和那家饺子馆一模一样的饺子吗?那家饺子馆的饺子馅儿就是用市场上最便宜的肉馅儿做的啊!”

查老魏无语了,但思索片刻又问:“就算你买最便宜的肉馅儿,那半斤也不够啊,不是猪肉大葱馅儿的吗?剩下的用大葱凑吗?”

大妈鄙夷地说:“想得美!用大葱凑算有良心。告诉你们吧,半斤肉馅儿足够,剩下的就用泡碎的纸箱末儿凑数,这不,照样包出这么多猪肉馅儿饺子!”

“啊?”查老魏不敢相信,而莉莉吓得赶紧放下了筷子。

大妈接着说:“至于大葱呢,买回来之后剥了干皮,也没有洗,剁了剁就扔进去了。然后加上刺鼻的调味剂——对了,別看调味剂刺鼻,可加到里面煮出来却是香味扑鼻……”

莉莉早听不下去了,皱着眉头说:“谁让你加调味剂了?那种东西多多少少都对身体有害的!”

“有害?你们要的是和那家饺子馆一模一样的饺子,可没说别的要求啊!”大妈说,“对了,说起一模一样,还真的有一点没办法一样。”

“哪一点?”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大妈指指桌上的醋碟说:“就是吃饺子蘸的醋。那家饺子馆的醋都是反复利用的,顾客基本上都不会把醋蘸完,所以他们就把剩醋筛一下存起来,继续使用。你想,这样的醋里面肯定有之前顾客的口水,而咱们的醋里面没有,怎么办?所以我就自己往里面吐了几口,大致也是一样了。好了,不烫了,两位主人用餐吧!”

说到这里,莉莉喉咙里直想吐,跑进了卫生间,大妈也跟了过去,好像在里面说了些什么。

不一会儿,大妈和莉莉出来了,莉莉的表情很是难堪,拿起包就走,查老魏拦都拦不住。

看着莉莉走了,查老魏有些恼火,训斥大妈:“饺子馆的饺子有猫腻,告诉我不就行了?瞧你这么一折腾,把我折腾成光棍一个了!”

大妈不急不躁,冷哼一声说:“孩子,这样的媳妇儿不能同甘共苦,只知道贪图享福,不要也罢。另外,你应该不知道她的底细吧?告诉你,她是我们村的媳妇儿,结婚没几天就嫌弃婆家条件不好,跟一个小老板跑了,没多久又被踹了。这不,村里没脸待了,才跑到城里来的。”

“不会吧?”查老魏说,“她要真是你们村的,那她应该认识你呀!你不要给莉莉编一些不光彩的历史。”

大妈摇摇头说:“农村娶媳妇儿,当天会有很多人去看,我们当时一块去的有十几个乡亲,前后还有好几波人,我们能记住她,她哪能记住我们?再说,这女人根本待不住村里,总是去外面跑,她不认识我就对了。知道刚才她为什么走吗?因为在卫生间我给她说了她丈夫的名字,她知道在你面前要露马脚了,不跑干吗?”

听了大妈的诉说,查老魏懊恼不已。

大妈接着语重心长地说:“孩子记住,有些女人看起来体面光鲜,描眉画眼,但心里不一定干净。就像那家饺子馆的饺子,看起来干净,实际上做的过程特别不卫生。知道我为什么从他家辞职吗?就是我看不惯他们的做法,有时候多洗两遍菜,他们还嫌我费时间,这样的饺子馆,我要是继续给他们干,对不起良心啊!”

查老魏听过大妈一席话,深深地懊悔起来,他喃喃地说:“唉,我还能吃到春云包的饺子吗?她还能原谅我吗?我知道错了,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好好对她!”

“这就对了。”大妈说,“不是常说平平淡淡才是真吗?你看这是谁!”

低头啜泣的查老魏猛然抬起头,却看见春云从里屋走出来,站在大妈旁边,脸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查老魏仿佛做梦一般,不顾大妈在身边,紧紧地将春云抱住了。

大妈说:“昨天我追出去,和春云说了一会儿话,我觉得她是个好女人,所以留了她电话。昨晚你一出门我就给春云打了电话,我说只要听我的,我就能帮她挽回她的家,就算不能,也至少要恶心恶心你们才解气!”

查老魏松开春云,对大妈鞠了一躬,真诚地说:“大妈谢谢您,春云能原谅我,我一定不能再辜负她,当然也不能辜负您的苦心!”

大妈欣慰地点了点头,说:“还愣着干吗?咱们吃饺子吧,不然就凉了。”

查老魏张口结舌:“这,这饺子能吃吗?我现在想想都恶心。”

大妈和春云相视一笑,说:“刚才我骗了你和那个狐狸精,这是我和春云包的饺子,干干净净的饺子……”

查老魏吃了一口饺子,那香味淡淡的,不浓烈,但却回味无穷,就像平平凡凡的春云一样,不艳丽,但却抱朴含真……

(插图/杨宏富)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相关上海故事2021年第4期

上海故事2021年第4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