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 我知道你的秘密

一、离婚协议

半年前,我和潘雄离婚了,因为我擅自把家里的十万块钱借给弟弟买房子。潘雄发现后,大发雷霆,闹到了我娘家,非叫我弟弟马上还钱。这件事闹得太不体面了,丢尽了我的脸。我当下就决定和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离婚。

除了那十万块钱,我们没有什么共同财产,房子是潘雄婚前买的,与我毫无关系。于是,离这个婚,我不仅带不走一毛钱的东西,还要倒补潘雄五万块,以了结借给我弟弟的债务。

亲朋好友都为此叹息,说就没见过离婚离得比我更窝囊的女人,什么都没捞着,白给人当了两年的带薪保姆。

我也开始心理不平衡,后来想起潘雄手里有几只股票。我对炒股一窍不通,因此离婚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要分割这部分财产。现在,强烈的不甘令我决定好好追究一番。于是我不停地给潘雄打电话,要求分割股票收益。潘雄的答复是,那几只股票早就赔个精光,哪有收益分给我?

我断定他在骗我,就在电话里大喊大叫,吵到后来,变成了我要求结算两年来我洗衣服和做饭的工资。

之前的优雅转身,在此刻活活演变成狼狈撞墙。我近乎泼妇的言行让潘雄愤然挂线,后来就不接我的电话了。那段时间我像个疯子一样,心中充满仇恨。

二、一张老照片

这天,我偶然在电脑里翻到一张潘雄少年时期在老家拍的照片,那时候他十分青涩,站在低矮的农舍前,摆着雷人的pose。

我盯着那张照片愣了很久。

因为那张照片把我带回一个模糊的记忆里。那时我和潘雄还在谈恋爱,有一次我们沿着东河路散步,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被一辆摩托车撞翻,重重摔在几米外的马路上。

潘雄的神色就在这时凝重起来,一直情绪不高。在我的追问下,他说出了一个十年前的秘密。

十年前潘雄还是一个少年,暑假到伯父的猪肉摊打工,每天清晨去屠宰场买半扇猪肉,然后骑着摩托车送到菜市场。那天清晨也一样,他骑着摩托车,带着半扇肉,迎着小风昂扬前进,却没注意前方有个人。那人是隔壁的二流子青年张大猛,大概喝醉了,死猪一般横卧在路中间。摩托车还骑得不太熟练的潘雄,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车,从张大猛的腿上碾过去。可怜的张大猛后来就瘸了,娶不上媳妇,更加破罐破摔,最后因抢劫罪坐了牢。我听到这里,脱口问,他瘸了没找你赔偿吗?

潘雄沉默半晌才说,张大猛当时烂醉,我当下就趁着没人看见逃跑了。潘雄的声音沉得像坠了秤砣,强烈的内疚令他脸部线条都扭曲变形。这件事,我后来再也没提过,我知道这是潘雄的良心债,他一辈子都还不上。

而此刻,盯着那张照片的我,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又重新坐回电脑前,给潘雄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我在邮件里说,张大猛现在应该出狱了吧?如果你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变成瘸子的真相进而找你复仇的话,就乖乖把股票收益算给我。

把邮件发出去,我心情舒畅。其实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张大猛,我只是分析了通常的情况,拿准了一般人对刑满释放犯的排斥和忌惮而已。

我没想到的是,就在邮件发出去不到一分钟,就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潘雄站在门外,一脸憔悴。

他说,离婚的事,我后悔了,你后悔没有?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