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床下有个男特务

小微的男朋友有了新欢,把她给甩了。她痛不欲生,班也上不下去,整天泡在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才回家,回家了不洗脸不刷牙倒头便睡,至于第二天什么时间醒,她也不清楚,有时中午,有时下午,她却希望永远也别再醒来,那样就没痛苦了。

小微所谓的家只是同人合租的一个两室一厅的小单元,她住一室,那个叫苏频的男人住另一室。苏频是小微在贴吧里发贴子招来的合租伙伴,当时,小微还没男朋友。苏频是个长相一般的小伙子,在一家搬家公司做工,当初小微看他一脸的老实相,见面后就答应合租了。苏频每天很早出门,很晚回来,回来后简单的冲个澡就睡了,从他的呼噜声中小微感觉到他肯定很累。而小微是一企业白领,虽然有时加班也很累,累的是心是脑子,和苏频比起来就觉得多了几分幸运。

小微虽和苏频同住一个屋檐下,却不是每天都能见着面。小微早上醒来,苏频已上班了,苏频下班回来,小微已睡觉了。他们要能面对面见那么一回,也得是两人都歇班时,而苏频歇班又不常规,说不定是哪天。苏频是个勤快的人,无论他哪一次歇班都会把整个客厅和卫生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客厅的桌子上还会有一束鲜花插在花瓶里。看到鲜花,小微觉得很可笑,哼,一个装卸工还搞什么浪漫。

小微有了个帅气的男朋友后,男朋友经常到小微租住的地方来,也和苏频见过一面。那天苏频正好歇班,正在收拾客厅,见小微带一个男人来,一句话没说,进屋拿了点东西甩门走人了。小微男朋友开玩笑地说:“这人土是土了点,还算懂事。”小微反击说:“不懂事我早就把他踢腾出去了。”

谁知小微的好景不长,还不到半年时间她的爱情就被另一个女孩子的出现击碎了。小微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再强求也没用,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毕竟是自己真真切切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心中的痛无法言语。

那晚,小微又喝得大醉,连自己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天快亮时,小微被尿憋醒了,刚要起来上卫生间,却听到自己的床下有动静。她以为是老鼠,开灯低头掀开床单一看,吓得尖叫了一声。原来,床下是个大活人。更让她想不到的是,钻出来的男人竟然是苏频。小微一时肺都气炸了,吼道:“你对我做什么了?”苏频的脸憋的通红,磕巴着说:“我,我什么也没做。”小微才不相信他的鬼话,气极败坏地问:“那你跑到我床底下干吗来了?你要能说出正当的理由,我就相信你什么也没做。”苏频紧张得嘴里只是说着:“我——我——我——”。小微看他这样,对他更加怀疑,认为他不是入室偷钱就是偷色,她认为偷色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她突然感觉下身有点憋痛,于是一巴掌向苏频打去,而且狠劲地骂他:“你这个畜生,看你平常挺老实的,没想到你竟趁人之危干出这样的缺德事儿,我要告你强奸。”苏频吓得忙阻止小微拿起的手机说:“千万别,我真没强奸你。”小微问:“那你钻到我床底下干什么去了?你说呀。”苏频还是说不上来。小微又扇了他两个耳刮子说:“你给我滚出去,你就等着警察来抓你吧,我要你坐牢。”

苏频走出小微的屋子后并没逃跑,而是钻进自己的小屋不出来了。小微便在床上找苏频强奸她的证据,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她又到床底下找,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她发现床下有一团卫生纸。委屈又愤怒的小微赶紧向在公安局工作的表姐打电话哭诉:“表姐,我被同室的苏频强奸了,你快带人过来抓他吧。”

小微的表姐没多久便赶了过来。小微责怪表姐:“你为什么不带别人过来抓他,他就在那个屋里。”表姐安慰小微说:“这事儿非同小可,关系到你今后的名声,还是弄清楚了再说。”小微伤心地哭着说:“我不要名声了,反正男朋友也不要我了。他还趁人之危,我不会放过他。”表姐问:“你有证据吗?”小微指着床下说:“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表姐掀起床单看到了那团卫生纸后,小心地捡起来,装进了一个塑料袋里准备回去化验。小微又说:“表姐,不光是这个,我的下身还疼着呢,你不信我可以去医院做鉴定。”表姐走时对小微说:“你镇静一下,休息一会儿,不要洗澡,等化验完卫生纸我会带个信任的医生来做鉴定。”

小微的母亲得白血病死的早,父亲又另娶了个恶女人,所以,她长住姨妈家。这个表姐长她十岁,从小,小微就依赖她,表姐的话她也很听,只是交上那个男朋友后,表姐有些不大乐意,说看那男的不靠谱,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微第一次没听表姐的,没想到却落到如此下场。

大约四十分钟后,表姐带着一位背着药箱的女子来了。女子对小微的下身进行了检查得出这样的结论:小微并没有遭到侵犯,她的疼痛是因为不注意卫生和过量饮酒后造成局部感染有了炎症。医生走后,小微不信,表姐责怪她说:“你每天喝酒,还喝得醉醺醺的,不把自己身体搞垮才怪呢!早就对你说了,那个男人不可靠,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尝到苦果了。”

本来是要表姐来抓苏频的,表姐却转移话题说起了她的伤心事,她更委屈了,哭着说:“我就是再不好,也不能容忍那么一个低档次的男人强奸我。”表姐攥住小微的手说:“别瞎想了,苏频他没有强奸你,那团卫生纸我也找医生鉴定过了,纸上只是一些牛奶而已。”小微更不信了,问:“怎么会是牛奶?怎么会?如果真是牛奶,那苏频到底躲到我床底下干什么去了?即使他没有强奸我,他也是图谋不轨。”这时,表姐对小微说:“小微,我看得出苏频这孩子不是个坏男孩儿,即使他有某种不轨的想法,也肯定有他的原因。我这就去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乖乖的在床上休息。”

表姐敲开了苏频的门走了进去。小微悄悄走到苏频的门前偷听表姐的问话。让小微奇怪的是,苏频听起来和表姐特别熟悉,表姐一进门,他就叫了声姐,然后道歉:“姐,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小微,做了缺德事儿。”表姐也像和苏频很熟一样问:“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各项检查结果证明你并没强奸小微,我也相信你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好半天,苏频才开口:“前几天我对你说过,这些日子小微天天都喝醉,很晚才回来,你说她一定是被那个不可靠的男朋友给甩了,让我好好看着她点,别让她出意外,所以每晚我都不敢睡,等她回来后偷偷在她门口听上一会儿,直到没动静了我才敢离开。昨晚,她又喝醉了,回来后在门口摔了一个跟头,我把她扶进屋去,给她脱了鞋把她放在了床上,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后来,我——我——”

小微正想听下文,苏频又开始我——我——了,只听表姐安慰他说:“苏频你尽管大胆说,只要心是纯洁的,我们不会怪你的。”苏频这时哽咽了:“姐,我对不起你。当时我看着小微那可怜的样子,很心疼,可我又不知怎么做,我知道小微根本就瞧不起我。但是我又想陪在她身边多呆一会儿,我怕小微醒来发现我,就钻到了床底下,没想到竟然睡着了,当我醒来,想偷偷溜出去,小微这时发现了我,就怀疑我强奸了她,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解释她都不会相信我的。”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