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恨歌

天很阴郁,田晓丽像往常一样在公共汽车上捕捉目标。她是一个模样乖巧、笑靥撩人的女孩,有时候许多乘车的男人会装着拥挤时站立不稳的样子去碰她身子,但她装作不知,反而有意无意地对别人报以迷人的微笑。殊不知,就在她秋波频传的同时,一双训练有素的小手早已搜空了别人的口袋。

这次,她瞄上了一个瞎子。他长得高大魁梧,棱角分明,如果不是戴着一副墨镜的话,准是一个讨女人欢心的男人。但今天吸引她的,却是他购车票时,无意中从腰包带出一大卷百元钞。接应她的两个同伙——一高一矮两痞子也注意到这一幕,正在车厢的另一端用眼神示意她下手。

这时,车已开始减速,乘客有些骚动,田晓丽趁乱把手伸向了瞎子的腰包。突然,一股被钳住的疼痛从她的手臂传来,她因难以忍受而惊愕地张开了嘴。她使劲挣了挣,但根本挣不脱,她的手被牢牢攥在“盲人”手里,田晓丽明白,她被便衣“暗算”了。

这时“盲人”转过头来,田晓丽定睛一看,不由打了一个寒战,她真切地感受到了墨镜后的目光所透露出的凛冽寒气。田晓丽想叫喊,但又不敢,她想向同伙发出求救暗号,但汽车己到站,她无奈地被一双大手强行“牵”着,跌跌撞撞地从车上跳了下来,等两个同伙发现时已太晚了,他们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她被带走。

走在树荫覆盖、相对僻静的人行道上,田晓丽开始嗲着嗓子求情。她知道前边不远处有个派出所,倘若被他带进去,一定没什么好日子过。她也知道有些警察服软不服硬,只要给他尝点甜头,他应该能放过她吧。

“警察大哥,求求你,我跟你说句实话吧,这绝对是妹子第一次你就发发善心,原谅妹子吧。”田晓丽边说边拿膀子温软地蹭他。

“请你自重!”“盲人”警察第一次开了口,嗓音不大但威严有力,“我想你一定不喜,欢被人铐着走。”在这之前,警察已经松开了她的手,但脚步不离左右。尽管这样,田晓丽仍有不自在的感觉,毕竟去的方向是派出所啊。

“对于一个女孩子,你真那么忍心吗?”田晓丽嗲着嗓子,一脸娇滴滴的样子,“要是你放了我,我可以用任何一种任何一种方式报答你!”

“盲人”警察那正有力迈动的大腿忽然顿住了,在一棵高大的菩提树下,他缓缓地摘下墨镜,无奈地把脸仰向天空。泪水在他的眼眶中无声地蓄积,斑驳的光点投射在点点泪花上,更显得泪花晶莹夺目。他叹了口气,把头转向一边。

“想不到,这才几年不见,田晓丽,你竟变得这般下作!”

“田晓丽”二字无异于一声炸雷,把正在施展浑身解数的田晓丽吓了一跳。她睁大眼,再一次对摘掉墨镜后的警察打量着。一个模糊的念头从遥远的天际倏忽间闪进她的脑海,但她摇摇头,心想:世界不会这么小吧,怎么会遇见他呢?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小偷,这怎么可能?即便是他,她也无颜正视啊。时光流逝,人世沧桑,从她走上这条路的时候起,她就视他已死或视自己已死,可命运偏偏制造了一个狭小的世界,让他们以这种方式撞到一起。

“林晔哥!”田晓丽认出了他,正待忘情地扑过去,忽然清醒过来,赎罪般地低下头来。她不知道这一声久违的呼唤是否会唤起他对当年的回忆,那美好的一幕仿佛如昨,又好像逝去已久。她静静地等待着林晔哥的反应。

“一上车我就认出了你,咳。”林晔艰难地清了清嗓子,似乎在讲述一个极不情愿的故事,“但一种不祥的直觉阻碍了我去认你。我等待着,既想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表演,同时也期望我的直觉是一个错误。啊,看来这几年的公安,我没白干,果不其然你动手了,而且竟把目标瞄准我”

“不,林晔哥,我这是第一次,相信我,我是初犯啊”田晓丽抬眼望着林晔哥,竭力想让他相信自己,但林晔摇了摇头。

“你还在骗我。”林晔气恼地望着一边,“从你扒窃的手法看,你已非一日之功了。要是今天换了别人,恐怕你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得手了。另外,别以为我看不出,车上还有你两个同伙。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加入一个盗窃团伙?”

田晓丽咬着下唇一言不发,表情全无,不知是无地自容还是迟钝麻木。

“田晓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你还有过去甜甜的清纯味吗?以前你从不骗我,可今天你已不会讲实话了。你知道吗,你这已经够条件坐班房了!”

“那你就抓我进去立功吧,我不会怪你。因为你是执法者,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你。但正因为我们都喜欢过对方,所以我更无法理解,彼此相见不问声好,却总是想以理服人。你以为,我这几年的罪恶就凭你几句简单的道理就可以拔脚出来吗?我罪孽深重,如果你要抓我,就请便吧。”田晓丽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表情。

“不,”林晔抬眼望望前方,派出所已出现在眼前,“比起你所在的盗窃团伙,你仅仅是一条小鱼,我抓了你,等于把大鱼放跑了。我不抓你,你自己走吧,我希望你戴罪立功那段感情只能代表我们过去的一段时光,你的罪孽也只能说明过去。只要你戴罪立功,我想人民一定会宽恕你的。当然,你用不着马上答应,回去仔细想想,有什么事打个电话给我。”林晔说罢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

“谢谢你放我。”田晓丽接过名片,放在手心里握了握,似乎在掂它的分量,但突然泪水从她的眼眶冒了出来,“对不起,林晔哥,我很让你失望。要是我们一直生活在过去那个环境里该可惜时过境迁,一切皆成梦境。”

林晔闭上了眼。是啊,皆成梦境。过去,他们是邻居,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孩女孩,如今却走上了两条完全相反的道路。他一直没法忘怀田晓丽过去那清纯的模样,一个多么娇弱单纯的女孩儿啊,他一直喜欢和暗恋着她。直到他去上警校,这种思念也从未停止过。念完书,他被分到市刑警大队,首先想到的是回家乡探望田晓丽,向她报喜,他想象不出经过岁月的分离后,田晓丽又会出落成什么美好的样子。然而他错了,回到家父母就告诉他,田晓丽已经离家出走一年有余,那个一直毒骂她的后母,根本就没有管她,至今她去向不明。于是,对田晓丽的思念从此只能出现在梦中。今日的意外相逢,却似万千虫子在他内心撕咬一般,相逢的形式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望着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的田晓丽,林晔的心无端地沉重起来。

王老七一直蹲在门前那低矮的门槛上。刚才两个手下跑回来告诉他,田晓丽被扣了,王老七正在气头上。

王老七的窝就在这条三指宽的小巷里。如果把通衢大道称为城市大动脉的话,那许许多多纵横的小巷可算做城市的小血管了。王老七从小就游手好闲,四处惹是生非,周围的人对他又恨又怕。王老七仗着手下有一帮黑帮同伙,四处作案,明抢暗盗,无恶不作。黑帮帮规甚严,稍有触犯,就会被严厉惩罚,谁要是说错一句话,轻则遭拳打脚踢,重则危及性命。这帮人都知道王老七心狠手黑,宁愿自己受罪也不肯对公安讲实话,所以王老七一伙一直逍遥法外。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