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宝典

长月教乃魔教重地,昔日门可罗雀,连苍蝇都不敢往这儿飞,这日却来了大批不怕死的姑娘嚷着要当教主夫人。

为了不打扰我午睡的时间,我以靳枫患了失心疯为由,将那些姑娘通通赶走。

没错,靳枫就是我的顶头上司,长月教教主,性别男,芳龄二十,五官端正,除了杀人之外无不良嗜好。自从三年前他当上教主,杀遍天下无敌手,就再没人敢来长月教踢馆,而我也因此悠闲了三年。

我叫车淡,是长月教的护法,没有左右,没有之一。

这三年来,我每日的工作便是吃饭,睡觉,看书,晒太阳,所以我是一个有文化的护法。

然而近日也不知道靳枫是哪根筋抽风,说自己闲来无趣,想找点事做。

我原想建议他跟我一样多看点书,做一个有文化的教主。但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竟献了本小黄书给靳枫,害得他连人也不杀了,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床上功夫!

于是便有人谄媚进言让靳枫娶个媳妇,于是江湖便有传言,长月教主公开选亲,但凡年满十二周岁,尚未嫁人,身强体壮,无残疾,无病史,五官端正的姑娘都可参选。

所以,我的清净日子算是到头了

教主选亲这头等大事,当然要交给他最信赖的护法,也就是我去操办。

“就你了!”昨日我随手在人群中点了一个五官端正的姑娘,拿到靳枫那里交差。

只要将这劳什子婚事搞定,我便又能静下心来看书。

想到此处,我便不由得展眉浅笑,倒是那坐在楠木椅上的靳枫黑了脸。

“教主对这李姑娘可还满意?”看靳枫的脸色,我觉得这话问得有点多余,不过这形式还是要走的。

靳枫走到我面前,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女子口吃。”

一听这话我不禁老脸一红,先前我看那姑娘站在人群中格外恬静,拿来当教主夫人再好不过,省得将这长月教弄得鸡飞狗跳,人畜不安。没想到她竟是口吃!

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属下办事不力,请教主责罚!”当然,这也是走形式而已。我对长月教尽心尽力,对靳枫亦是忠心耿耿,靳枫根本没必要为了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责罚我。

正值饭点,我心头惦记着翠枝做的油焖烧鸡,便想着早点回去。

我的那点心思靳枫又岂会不知,他将我扶起来:“车护法对教内大小事务向来上心,这次失误本座便罚你吃素一月。”

“多谢教主?”我蓦地抬起头对上一双含笑的桃花眼。

看来靳枫这回选亲是认真的,他双眸深邃地盯着碗里的油焖烧鸡,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末了,还不忘在我伤口上撒盐:“这鸡瘦而不柴,风味独特,翠枝果然好手艺。”

翠枝站在我身旁脸唰的一红,支吾道:“教主喜欢就好。”

我见翠枝的反应,心里突然有了主意,翠枝仰慕靳枫这是整个长月教都知道的事。我心道,戴罪立功的机会来了!

“教主!”我笑道,“既然教主有意娶妻,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这教中之人如何?”教内就只有我跟翠枝是女人,我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靳枫双眸一亮,嘴角微扬:“哦?”

果然有戏!我立即放下碗,将翠枝推到靳枫面前:“翠枝刚满十六岁,尚未嫁娶,身体健康,不仅五官端正还烧得一手好菜,娶妻当娶翠枝啊,不是我王婆卖瓜自卖”

我正说得起劲却被靳枫打断:“说够了吗!”

这是唱哪出,翻脸比翻书还快,我见靳枫脸色一沉,不禁蹙眉:“翠枝有何不好?”

靳枫也不解释,起身就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停了下来,还以为他改变主意,哪知他沉声道:“本座喜好善武之人!”

虽翠枝不会武,但绝非小气之人,甚至还反过来开解我,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半夜,我提着酒壶独自在屋顶上喝闷酒,这还是我入长月教以来第二次跟靳枫拌嘴。

记得第一次拌嘴那时,我刚被师父从乞丐堆中捡回来,师父只道我根骨奇佳是练武的好苗子,却不知我其实是女娃。

长月教内都是男人,茅房自然也只有那公用的一个门。那日我出恭时,正好被靳枫撞见,他指着我下面大喊说我是妖怪。

靳枫从小没离开过长月教,孤陋寡闻我不怪他。但他却硬是将我带到师父面前,说我下面器官不齐全,是吃人的怪物。如果我是怪物的话,第一个吃掉的人便是他!

为了向师父证明,他当众就要扒我裤子。我被气得直发抖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啐了他一脸口水,还将市井中学来的脏话对他乱骂一气。

不过也多亏他这一闹,从此我便有了自己的专属茅房,而且从那以后,靳枫便再没欺负过我,甚至连一句重话也不曾对我说过。

今晚的不愉快,除了因为靳枫拒绝翠枝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他对我发脾气!

我吹着冷风,心想着这娶亲的事八字还没一撇便跟自家兄弟发火,若到时成亲之后,我看不惯那女人,抑或那女人从中挑拨的话,那靳枫还不跟我动手?

他是教主,我是护法,从等级来看就知道我打不过他。若真动起手来,吃亏的人肯定是我,不行不行!为了兄弟情,为了我这条小命,靳枫绝不能成亲!

不管有多少狂蜂浪蝶向靳枫迎面扑来,来一个,我挡一个,来两个我挡一双!

正当我狠下决心替靳枫断了后半生的桃花时,靳枫神使鬼差地出现在我面前!

靳枫柔声道:“淡儿。”只有私下我们两人的时候,我才允靳枫这样唤我,不然在众教属面前我多丢面子!

不得不说,靳枫这样唤我的时候,我总会有一种吃了棉花糖的感觉,心里软软的。

即便如此,今天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我冷着脸继续喝我的酒,赏我的月。

靳枫兀自坐到我身旁道:“强扭的瓜不甜,其实翠枝她”

我一声冷哼打断他的话,就因为你不喜欢翠枝,就可以当着别人拂我的面子?长月教内谁不知道我车淡最在意的便是这脸面!

“淡儿”

他又唤了我一声,我仍旧给他脸色看。

“车护法!”

“属下在!”

我听到声音,下意识就往砖瓦上跪!

你大爷的竟然捉弄我!我气得连酒也不要了,起身就走。

“淡儿,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一个闪身正要跳下屋顶,就被靳枫从后面扯住衣裳,刺啦一声,后背冷飕飕地感觉到一阵冷风。

果真对我动手了!我抬头对上他神情难辨的眼神:“属下定倾尽全力为教主找到合适的姑娘!”

也不等他发话,我便消失在夜色中。

凉风徐徐,我跑得太快,隐约听到从身后传来一声轻叹。

帮他找姑娘?下辈子都不可能!

在认清靳枫可以为女人插兄弟两刀这个事实之后,我便以靳枫患失心疯为由将上门选亲的姑娘通通赶走!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