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雪域情仇

一 雪域孤女

这是雪域高原的一个小镇。虽说只有几条不大不小的街道,却是店铺林立,车水马龙。

热闹的十字街头。

拐角处,一家店铺门前正支着三口铜锅,热腾腾的雾气直往上冲,锅里正煮着香喷喷的狗肉。此刻,一大群顾客正流着涎水等着狗肉出锅呢!俗话说,闻到狗肉香,神仙也跳墙,更何况这是一家有着绝活的狗肉铺。顾客们的鼻子打老远就被一把无形的钩子钩进店铺。也难怪,这家店铺的市招上本来就绣着两个诱人的大字:“钩鼻”。

店铺的主人是个三十二三岁身材魁伟相貌堂堂的汉子,此时他一边笑眯眯地往铜锅里放着一些秘而不传的作料,一边和在一旁等待的顾客们谈笑风生。汉子看样子和顾客们都很熟悉,顾客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吴掌柜。

只有一个人例外。

这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姿色很美,胖瘦适中,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她的右肘上挎了个小花篮,看起来很平实,在小镇中不怎么太刺眼,但她的言谈举止中却透着一种不凡。只见姑娘轻盈地走出人群,笑吟吟地来到吴掌柜面前嫣然一笑道:“吴浪,我昨天要你为我准备的狗心狗肝准备好了吗?”

吴浪麻利地将早已准备好的狗心狗肝扔入姑娘的小花篮内,笑逐颜开地说:“廉枫,你就少吃点狗心狗肝,当心长胖了没人娶你。”

廉枫脸不变色地笑道:“吴浪,你什么都好,就是这张臭嘴惹人烦。本姑娘又不是想让你娶我,有没人娶你是操的哪儿门子心?”

人群爆发出一阵大笑,廉枫顿时觉得满面绯红,转身而去。

提起廉枫,在小镇内也是个传奇女子。她无亲无故,不知来自何处。有人风传她是个小寡妇,要不然为何孤独一人?又有人说她是从烟花巷中逃出来的妓女,要不然怎么如此风情?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廉枫刚到时,倒是忙坏了小镇上的媒婆,可不知为什么,都被她婉言推掉了。小镇上的无赖见廉枫美貌窈窕,又独居一院,都想偷香窃玉,可不知怎的,任何心怀不轨之人近她身边五步,都像触电似的,浑身僵硬,乃至四肢瘫痪。从此,小镇上的人们都说她是个奇女人,对她是又敬又爱。

众人望着廉枫的背影正议论纷纷,吴浪就开始从铜锅里将狗肉一块块叉出来放在案板上。这是一锅烤狗肉,一色的精条冒着诱人的香气,名贵的香料犹如撒金点银,狗肉焦黄鲜嫩,谁见谁馋。人群中有一个老头,从吴浪那儿称了一只狗腿,然后就急不可待地蹲在店铺拐角处的柴堆旁狼吞虎咽地大嚼起来。他嚼着嚼着,眼睛竟直直地望着铺子出神。原来,铺子里不知什么时候进去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女,抓起吴浪刚刚出锅的狗肉就往怀里塞!

“吴掌柜的,有人偷狗肉!”老头指着少女嚷道。

吴浪微微一笑,头也没回,对众人说道:“我们是老熟人了。她已经背着我连拿三天了。算了,她愿意拿就拿吧,要不,她或许会饿死街头的。”

哪知少女听吴浪这么一说,立即从铺子里跑出来跪在吴浪面前磕头道:“多谢吴掌柜的赏食之恩,丫头如今已无家可归,如吴掌柜不嫌弃,丫头就在您这儿给您帮忙做您的使唤丫头如何?丫头就是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吴浪一看,这少女虽然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却清秀可人,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心里头已有三分愿意,于是将少女搀扶起来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因何流落至此?”

少女下拜道:“丫头名叫灼灼,陕西米脂人,父母均被老抬?土匪?杀害,我无依无靠,只好流落街头。”

人群里有人喊:“吴掌柜的,俗话说,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别看这姑娘满面的菜色,那是饿的,这模样俊着呢!您仔细瞧瞧这姑娘多机灵呀;再说,您这铺子里就您一个人,正缺人手,您要是行行好把她留下来,保管是把好手呀!”

吴浪听众人这么一起哄,脸蓦地红了,自己毕竟是一个孤身大男人,要是将灼灼收下来,好说也不好听呀。哪知灼灼精明过人,听众人这么一说,“扑通”一下又跪在吴浪面前苦苦哀求道:“吴掌柜的,您就行行好吧,将我收下来吧,我什么也不要,只要您能赏我一口饭吃就成。我不怕吃苦,什么都能干,我长大后,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还可以给您生儿育女…

灼灼说到这儿不住地用双手捏弄着衣襟,脸颊上涌现出了两朵潮红。吴浪哪儿见过这阵势,一时就显得不知所措。

人群中又有人说:“吴掌柜的,人家姑娘也不容易,这事儿要是搁我们还求之不得呢!”

灼灼见众人这么一说,眼泪竟嗒嗒掉了下来,啜泣道:“吴掌柜的,您要是不收留我,说不定哪天我会饿死街头成了野狗的口中食了。吴掌柜的,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

这时,就听人群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吴浪,这小丫头多好呀,你就收下她吧!”

众人回头一看,廉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身后,不过,廉枫此时却换上了一身艳丽的衣裳。只见她秀丽的面颊上脂粉略施,蛾眉轻染。一袭湖蓝色的丝织上衣,领口精心绣着宽大紫色花边;乌云似的黑发挽着双髻,使她显得婷婷玉立;腰上款款系着一条双结的丝带,更突现她那丰满窈窕的身材。

廉枫分开人群,径自走到灼灼面前,将灼灼搀扶起来笑眯眯道:“姑娘,起来吧,我替吴掌柜的做主了,收下你了。”

灼灼千恩万谢,吴浪一愣,廉枫却望着他莞尔一笑走开了。

吴浪哭笑不得,只得对灼灼说:“灼灼,帮我将案板上的碗筷涮净了,客人们等着急用呢!”

“哎,吴掌柜的,不,吴大哥,我这就干活。”灼灼望着吴浪甜甜笑道。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