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鱼鳞案

清咸丰年间,陶然任新城知县。这天,陶然听到有人击鼓鸣冤,便来到大堂,开堂问案。

衙役带进来一个年轻后生,是乡下农人打扮。www.gushidaquan.cc那后生来到案前,跪下行了礼,然后递上一张状子。陶然接过来一看,原来,这后生乃是城东小李村的李二憨。昨天中午,他到城里的望江楼去吃饭,点了一道叫脆皮鱼的招牌菜,不想被鱼鳞卡到了喉咙,故而来告望江楼。

陶然看完状子,不禁哑然失笑,对李二憨说:“是你自己吃鱼不小心,让鱼鳞卡到了喉咙,还来告人家,也太无理了吧?”

李二憨争辩道:“大人,他家的招牌上写着,这脆皮鱼酥脆可口,一碰即碎。可我使劲嚼了,非但没嚼碎,还把我的喉咙卡了,到郎中那里,用铁镊子才给夹出来。您给评评理,他家说的话可信吗?”

陶然一愣:“他家的招牌上真是这么写的?”

李二憨大声说:“千真万确。他家要不是这么说,我也不会点。之前,我已找过掌柜孙梦庭,可他就是不肯赔钱。”

陶然点了点头说:“他家要是真这么说了,那就是名不副实了。捕头,去把那掌柜的带来。”捕头马上带人去了,不一会儿,就把望江楼的掌柜孙梦庭带来了。

陶然问道:“你家的招牌上是怎么写这脆皮鱼的?”

孙梦庭回答:“酥脆可口,一碰即碎。”

陶然冷冷地问:“既然是酥脆可口,一碰即碎,如今却卡住了人家的喉咙,这又怎么讲?”

孙梦庭忙道:“大人,李二憨因何卡了喉咙,草民不知道。但他既然说是我望江楼的鱼鳞卡了他的喉咙,那就请他把鱼鳞拿来,让我看看是不是我望江楼的鱼鳞。”

陶然心中暗想,这个孙梦庭真是狡猾,李二憨被鱼鳞卡了喉咙,百般折腾,又请郎中用铁镊子夹出来,即使不碎,也被折腾碎了,而且恐怕早扔掉了,又怎么会拿到堂上来?

不料,李二憨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高高举过头顶,说道:“鱼鳞在此。请大人明断。”

陶然心中一惊,没想到李二憨居然没把鱼鳞扔掉。他接过油纸包,打开一看,果真见到一片金黄色的鱼鳞,已被铁镊子夹得变了形,边上还带着血丝。他让衙役把鱼鳞递给孙梦庭,看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孙梦庭看过了鱼鳞,忽然叫道:“大人,这不是我家的鱼鳞!”

陶然一怔:“你如何断定?”

孙梦庭道:“我家的鱼鳞炸焦了,沾齿即碎。若是被他误吞下去,在喉咙外面一按,也会碎的,根本不会被卡到。退一万步说,即使卡到了喉咙,没有捏碎,用铁镊子一夹也会碎掉,根本拽不出一整片来。”

李二憨争辩道:“这就是你家的鱼鳞!不信可以去问郎中,是不是从我喉咙里夹出来的?”

孙梦庭跟他争了起来:“你喉咙里卡的鱼鳞就是我家的?你卡住了,当时怎么不说?”

两个人争得不可开交,陶然听了一阵,也分不清谁是谁非,一拍惊堂木道:“肃静!你们别争了,待本官亲自去看看!”

陶然带了一个捕头,跟着李二憨和孙梦庭,来到了望江楼的一个雅间。这时,小二刚好端着一条客人点的脆皮鱼经过,陶然招手说道:“就是这条。”

孙梦庭忙命小二端了过来,将脆皮鱼放到桌上。陶然先闻到一股奇香,他凑近了细看,只见那鱼整条烹制,鱼鳞一片不少,被炸成了金黄色。这时,厨师端着滚烫的汤汁跟进来,往鱼身上一浇,只听得“刺啦”一声,香气喷薄。孙梦庭忙道:“大人,请品尝。”

陶然拿过筷子,夹下一块,鱼肉鲜嫩,但外面的鳞却已纷纷碎裂。他放到嘴里一嚼,确实焦香宜人,妙不可言。不过片刻的工夫,一条鱼已经入了肚。他不禁啧啧赞叹:“焦香可口,名不虚传。本官上任几年,却不知天下还有如此美味。”

这时,孙梦庭赶紧说道:“大人已经品尝过了,我望江楼的脆皮鱼炸得酥脆可口,一碰即碎,鱼鳞根本卡不住喉咙。李二憨告我,就是诬告。”

陶然点点头,对李二憨说:“你也看到了,本官已经吃了一条鱼,那鱼鳞的确是一碰即碎,根本不可能卡到喉咙。你被鱼鳞卡了,或许另有缘由,当与望江楼无关。”

李二憨想了想,说:“大人此言差矣。您说您吃了一条鱼,其实未必。”

陶然有些生气了:“本官刚刚吃了一条鱼,那是有目共睹,这还错得了吗?”

李二憨却摇摇头,从盘子里夹起几片鱼鳞,说:“大人看到了吗?这是鱼鳞。整条鱼应当包括这几片鱼鳞。没了这几片鱼鳞,这条鱼还叫整条鱼吗?大人,正是这几片鱼鳞,惹下了祸患。”陶然忙问他是怎么回事。

李二憨说,鱼鳞长在鱼身上,那叫活鳞,从鱼身上掉下来,那就成了死鳞。活鳞可以炸焦,但死鳞却不能。望江楼想把脆皮鱼做得完美,片鳞不掉,显示出厨师的超群技艺,但那鱼不争气,常常掉下几片鳞来。他们就想了一个办法,把死鳞也炸了,粘到鱼身上,端给客人,待得一浇汁,那几片死鳞就被冲掉了,客人只顾着吃鱼,谁还会捡汁里的几片鱼鳞。昨日他太过贪嘴,捡来吃了,才被卡住了喉咙。大家若是不信,尝尝便知。

陶然和孙梦庭听了,不禁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尝。李二憨忙道:“还请大人明断!”

陶然正要说话,孙梦庭忽然指着李二憨说道:“李二憨,原来你卖给我的鱼都不是整条的!咱们这就好好说道说道,看看该怎么给你结账!”

陶然一愣,原来,孙梦庭的鱼是从李二憨手里买来的。李二憨说掉了鳞的鱼就不是整条鱼了,这不就被孙梦庭抓住了把柄?

不料,李二憨却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给你家的鱼,都是在塘里单养的,水多鱼少,根本不会掉鳞。不信,咱们去看一看。”

孙梦庭说:“去就去!若是有掉鳞的,那该怎么办?”

李二憨说:“你若见到掉鳞的,那就由你处置!”

孙梦庭忙对陶然说道:“大人,他的话您都听到了,还望您能给我们做个见证!”

陶然点点头,若有所思。

于是,陶然坐着轿子,在李二憨的带领下,来到了小李村。这小李村在城东十里处,官道从村中穿过,来往客商不断,街边店铺林立,异常繁华。

衙役们进了村子,忙着鸣锣开道,行人纷纷闪开,对面过来的商队也勒住了马缰。但街道很窄,陶然的轿子竟然过不去,只得停了下来。陶然掀开轿帘,探头往外一看,只见右边一户人家把店铺盖到了官道上,挡住了去路,他不禁怒道:“谁这么大胆,居然敢霸占官道?”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谜案追踪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