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镖情缘

(点击:1722℃)

“雷顺堂”和“倪宝源”两家镖局是世交。雷镖主有个儿子名叫雷青,不仅武艺超群,而且一表人才。倪镖主有个女儿。两位镖主一高兴,便为两个孩子订下这门娃娃亲。倪镖主的女儿倪三春不仅相貌平平,而且是个侏儒,雷青对这门亲事自然是满肚子的不高兴。

一天傍晚,雷镖主将雷青叫到跟前,说有批货让他押到襄阳去,等押完这趟镖回来,就替他把亲事办了。一听说要娶倪三春,雷青心里就不自在。可父命难违,第二天一早他便带着几名镖师押着几车镖上路了。

时逢乱世,盗贼蜂起,镖也不好押。好在雷镖主为人仗义,声名远播,雷青带着镖队一路上畅通无阻。

行到当阳地界,突然旁边的树林里飞出一物“梆”地一声嵌进镖车的木板里。雷青过来一看,却是一粒枣核。而在路边的一棵枣树上,一个半大的孩子正在上面吃山枣。雷青忙运气于指,将嵌在木板内的枣核抠出来,随手一扔,一只飞鸟从半空中落下。雷青拾起死鸟,用教训的口吻道:“伢子,把枣核往人吐,像话吗?”孩子笑道:“大哥你误会了,方才那是在向你们打招呼,并没有要冒犯的意思。我也去襄阳,跟你们一块走好吗?”

一路上,孩子蹦蹦跳跳。一会儿唱歌、一会儿学鸟叫。雷青悄悄对旁边的张镖师道:“说不定是哪个贼窝放出的眼线,盯准他……”正说着,孩子突然不见了,张镖师忙跑过去朝林中窥探。就在这时,一口唾沫从林子里飞出,正落在他的鼻梁上。接着一个稚嫩的声音道:“连出恭也要偷看呀,让你长长记性!”孩子说着从林子里出来,并得意地打了几个响哨。

这时,谷内突然响起一阵锣声,转眼林内跳出一伙强人将他们团团围住。领头的手持一把铁箫,凶神恶煞,活像地里钻出的恶太岁,冲大伙叫道:“不想死的就把东西留下!”雷青忙拱手道:“在下没说错的话,前辈便是‘铁箫’令狐烟令大侠了?在下代父押镖,还望大侠网开一面为晚辈行个方便!”因为雷青曾听父亲说过,令狐烟的一支夺命铁箫能吹得人三魂出窍。一旁的张镖师道:“小东西果然是贼人放出的眼线,不如先结果了他!”孩子委屈地道:“你凭什么说贼人是我引来的?我现在就去打头阵,等退了贼人再回来割你的舌头!”

孩子气呼呼地说着,抓了把竹叶朝喽啰们掷去。听得声声惨叫,喽啰们非死亦伤。令狐烟一见大怒,手举铁箫朝孩子狠狠地砸来。孩子身子灵活,早跳到一边,面前的一块巨石被砸得粉碎。雷青担心孩子吃亏,手举钢鞭冲上去将铁箫架住。二人在山前一场恶战,直斗得日月无光、尘土飞扬。斗了近百个回合,令狐烟见无法取胜,便卖了个破绽,双脚一顿跳上崖顶,坐在上面吹起箫来。随着阵阵箫声,在场的人顿时感到精神恍惚、浑身无力,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雷青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土牢里。看看周围,唯独不见了那孩子。张镖师道:“小东西果然和他们是一伙的……”话音未落,只见孩子从草堆里钻出来,斥道:“又在胡说,等出去了点你的哑穴!”张镖师道:“出去?不是在说梦话吧?”孩子没吭声,却伸胳膊顿腿地练起功来,渐渐地他的身子越变越小。到最后,变得像个五六岁的娃娃,往栏杆缝里一挤,竟钻了出去。众人正为孩子高超的缩身功暗暗喝彩,孩子早摸到门边,点了值班喽啰的穴道,并从他身上取下钥匙将牢门打开。众人找到镖车,连夜下山。

好不容易逃出山谷,不想崖顶上坐着个人,正是令狐烟。只见他挥舞着铁箫大声喝道:“想逃?没门。老夫今天要让你们全横在这儿!”说着将箫取出。然而,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吹不出声来。孩子却得意地道:“是我在他的箫孔里塞满了泥巴坨!”

担心令狐烟追来,车队上路后一阵狂奔。逃到一道山口,众人早已是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歇会儿。孩子顽皮,坐到镖车上继续吃剩下的枣儿。就在这时,草丛内“哗”地一声跳出来个人,拔腿就跑。一粒枣核不偏不斜正好打在他的后脖子上,那人当即倒地。镖客们过去一看,周围全伏满了人,一动不动地蹲在那儿,全被枣核点中穴道。众人惊愕之余,孩子却从车上跳下来,不当回事地道:“我还当是山鼠呢,原来是一帮毛贼。听说他们在此为非作歹干了不少坏事,已被我废了武功,再也不能干山贼了!”见孩子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好身手,雷青不觉暗暗佩服。

几天后,镖队来到黑风岭。盘踞在这里的贼头儿姓齐名彪,一杆无影追魂枪神出鬼没无人能敌。镖队刚开到岭下就被发现。雷青一路上夺关斩将所向披靡,根本没把这些毛贼放在眼里。他挥舞着钢鞭正要上前,却被孩子拦住:“不能硬闯……”话音未落,只见一个身披黑斗篷、满目狰狞的汉子手持一柄鬼头枪、带着一群魑魅魍魉冲了过来,正是齐彪。齐彪冲进人群一枪一个,将众人一挑翻,喽啰们一拥而上将镖师、车夫一一拿下。雷青大怒,举鞭相迎。刚斗了两个回合,突然跨下的青鬃马马失前蹄将雷青掀翻在地,被喽啰们生擒,连人带车一起押上山,绑在空地的柱子上。张镖师环顾四周,又不见了那孩子,向雷青道:“看来他与这个山头的强盗是一伙的。公子的青鬃马是条千里驹,为何突然马失前蹄,分明是他在里面动了手脚!”经张镖师提醒,雷青猛地记起昨夜是孩子帮忙喂的马料……后悔莫及。

夜半时分,一个喽啰口衔尖刀、端着个接血的盆子来到近前,瓮声瓮气地道:“大王要做醒酒汤,先取谁的心肝呢?”雷青不由骂道:“龟孙子,先从爷爷开刀,皱一下眉头也不算好汉!”那人拍了拍雷青的脸,揶揄道:“有种,可惜死在这种地方,不值啊!”说着撕开他的胸衣,泼了一盆凉水,然后准备一刀插下去。

雷青见半天没有动静,睁眼一看,只见喽啰呆呆地站在那里,已被点了穴道。旁边,一个瘦小的身影一把夺过尖刀,替他和所有的人割断绳子,说声“快走”之后率先跃上青鬃马,然后又将雷青拖上马背,正是那个孩子。张镖师问道:“镖车怎么办?”孩子道:“什么时候了,还管什么镖车?”而令雷青感到奇怪的是这青鬃马昨天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今天不知怎么变得精神起来了。怕惊动山贼,众人只得扔下镖车,逃下山去。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