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传奇

、 老字号

清末民初,安州有一个全城最大的药铺,名叫“善缘堂”,是三百多年的老字号,也是秦氏家族世代相传的祖业。眼下,善缘堂传到了秦惠手里,秦惠一直运气不济,先是被河南药材商人诈骗,接着又陷入一场假药案,随后不久,几个账房又将钱财席卷一空,逃之夭夭。秦惠接连遭受打击,只得到安州最大的钱庄“万源行”借贷,苦苦支撑了十多年,如今秦惠再也撑不下去了,因为那累积的债务已经像一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了,他走投无路,便决定卖掉善缘堂,并开出了三十万两白银的价码。

秦惠要卖掉善缘堂的消息一经传出,安州城几乎要天塌地陷,可第一个上门的,不是别人,而是万源行钱庄的老板钱武!

万源行是安州最大的钱庄,也是一个百年老字号,长久以来,万源行和善缘堂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善缘堂赚了钱就存进万源行,手头不宽绰时就向钱庄借贷,这钱庄,就像善缘堂自己开的一样。可在前不久,万源行对善缘堂不仅不放贷,还开始催讨以前的债务。钱庄掌柜钱武的理由很简单:秦惠不会做生意,再折腾下去,不仅收不回欠债,只怕连万源行也会被拖垮,所以,不得不如此!

这天,钱武亲自来到了善缘堂,他给身后的管账先生使了个眼色,那管账先生拿出一个账本和一叠字据,又从身后摸出算盘,“劈里啪啦”拨弄起来,然后把算盘上的数目端给秦惠看:“秦掌柜,你欠万源行本金银子二十一万两,再加上利息,通共二十六万两。”

钱武拍拍手,外面一帮子人抬进几个箱笼,然后一一打开,全是白花花的银锭,钱武摸出已经写好的契约,对秦惠说:“你的善缘堂要价三十万,我不讲价。除去你向我们借的二十六万两,这里是四万两现银,你在上面画押,咱们就钱物两讫了。”

秦惠已是穷途末路,正所谓“人穷气短”,他叹了两声,拿起笔准备画押。就在此时,突然从外面奔进一人,那是万源行的一个伙计,他向钱武禀报:老掌柜说,万源行里存有善缘堂的东西,请善缘堂的掌柜即刻过去,办交接手续。这个伙计说的“老掌柜”,当然就是钱武的父亲钱穆之。

钱穆之自十年前患病后一直卧床不起,钱庄的一切,都交给儿子钱武打理,这钱武脑子极好,精于商场之道,钱庄的几乎每笔生意都是只赚不赔,这让他很是自得,但钱武也有“心病”:在父亲钱穆之的卧室里,摆着一个包铁的大木盒,上头挂着一把七斤重的大锁。

记得还是在少年的时候,有一次,钱武偷偷溜进卧室,他很想知道里头究竟藏着什么,便想打开密盒,不料被父亲撞见,钱穆之大怒,将钱武打得死去活来,勒令他从今往后,再不准靠近那密盒半步。

钱武继承万源行的产业后,父亲钱穆之将钱库账房里的所有东西都转交给了儿子,但就是没移交那个密盒,有一天,钱穆之见钱武两眼紧紧地盯着那个密盒,便叹息一声,说:“这里头的东西不是咱们钱家的。”钱武听了又惊又疑:不是自家的,怎么会摆放在这里?它又是谁家的呢?

这当儿,钱武、秦惠等一群人来到钱府,一看眼前的情景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老掌柜钱穆之今天的精神特别好,而且竟然可以由仆人搀扶着下地行走了。钱穆之见到秦惠,深深地施了一礼,这一下可把秦惠惊呆了,他赶紧回礼。钱穆之问秦惠:“你可把钥匙带来了?”

秦惠一愣,一时间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钱穆之沙哑着嗓子说:“这钥匙是你家世代相传的,这善缘堂都传给你了,钥匙总该在你手里吧!”

“钥匙?”秦惠回想起他父亲临终的时候曾经给过他一串钥匙,要他好生保管,说那是善缘堂的根本。安葬了父亲后,秦惠拿着那串钥匙去试,却开启不了善缘堂任何一把锁,而且这串钥匙奇形怪状,像是一串玩具,秦惠把玩了两天,就丢一边去了,现在这串钥匙丢在哪里,秦惠没有一点印象,他慌慌张张赶紧回去寻找,还好,翻腾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

秦惠取来钥匙后,钱穆之便吩咐仆人将他卧室里的那个大盒子抬出来,这盒子很大,就像是一个箱子,谁都没有打开过,也没有谁看见老掌柜打开过,它终日在钱穆之的房间里放着,钱穆之则一日不离地守着。

秦惠看见那密盒,心跳加速,心想,我们秦家的祖先真是暗藏了一手啊,也不晓得里头搁了多少值钱的宝贝,有了这些宝贝,善缘堂就可以转危为安、起死回生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8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