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王

从前,有一个男子,生得全身碧绿,象青草一样。他只有一只眼睛,而且生在脑门中心,人们叫他绿人,他住在拉米埃森林旁边一所古老的屋子里。

他同三个女儿住在一起。大女儿美得象太阳;二女儿比大女儿美;小女儿不过十岁,生得比两个姐姐还要美。

冬天的一个傍晚,绿人坐在窗口。夜来了,浓雾笼罩在舍斯河上。忽然,传来一个扑动翅膀的大响声。一只大得象牛、黑得象灶膛的鸟,飞来躲在窗棂上。

“苦哇!苦哇!苦哇!我是乌鸦王。”

“乌鸦王,你要我干什么呀?”

“苦哇!苦哇!苦哇!绿人,我要和你一个女儿结婚。”

“乌鸦王,请你等一等。”

绿人说罢,就到三个女儿的房里去。

“女儿们,你们听着,乌鸦王来了,他想要你们三人中的一个做妻子。”

大女儿说:“爸爸,我已经和西班牙国王的儿子订过婚,快要一年了。

他是在圣马丁集市节日的那天,到雷司上尔买骡子去的。昨天,我的爱人托人告诉我:不久他就要来找我,把我带到他的国里去。爸爸,你瞧,我不能够嫁给乌鸦王。”

二女儿说:“爸爸,我已经和海里岛王的儿子订过婚,快要一年了。昨天,我的爱人托一位博尔多的水手告诉我:不久他就要来找我,把我带到他的国里去。爸爸,你瞧,我不能够嫁给乌鸦王。”

于是,绿人看看他的小女儿,见她很年轻,就可怜她起来,他想:“她太年轻,我不能把这个孩子嫁给乌鸦王。”

绿人没去问小女儿,就回到躲在窗棂上的乌鸦王面前。

“乌鸦王,我的女儿没有一个愿意嫁给你。”

乌鸦王勃然大怒。用他的大嘴一啄,挖去了绿人脑门中心的那只眼睛,飞到浓雾里去了。

绿人好象着了魔似地大哭大喊着。三个女儿听见了哭喊的声音,都赶来了。

“爸爸,您怎么啦?谁挖去了您的眼睛?”

“是乌鸦王。因为你们三个都拒绝和他结婚。”

小女儿说:“爸爸,我不是生来就和您作对的。但我并没有拒绝跟乌鸦王结婚。”

“好吧。你把我带到我的床上去吧。没有我的叫唤,谁都不要到我的房里来。”

小女儿照着爸爸的吩咐做了。第二天,绿人又坐在窗口。夜来了,浓雾笼罩在舍斯河上。忽然,传来一个扑动翅膀的大响声。一只大得象牛、黑得象灶膛的鸟,飞来躲在窗槛上。“苦哇!苦哇!苦哇!我是乌鸦王。”每年十一月一日在雷司土尔有一个骡子集市,住在附近的西班牙人都到那里去赶热闹。

“乌鸦王,你要我做些什么?”

“苦哇!苦哇!苦哇!绿人,我要和你一个女儿结婚。”

“乌鸦王,你可以娶我的小女儿。”

于是,乌鸦王把绿人的眼睛还给他,并且叫道:“苦哇!苦哇!苦哇!告诉我的未婚妻,叫她明天黎明时就预备好:穿上她的白长袍,戴上她婚礼时的头饰。”

第二天,黎明时,隔夜飞来的许许多多乌鸦,把天空遮得昏暗。乌鸦王和小女儿就在绿人的屋子前,举行了婚礼。乌鸦王站在罩着雪白兜纱的妻子身旁。

“苦哇!苦哇!苦哇!把我的妻子领到她父亲的家里去吧。”

人们把她领到了她父亲的家里。乌鸦王就从雪白兜纱旁走了出来。

“苦哇!苦哇!苦哇!绿人,好好保护你的女儿。到中午,我的乌鸦们会来把她背到我的国里去的。”

乌鸦王说了就向北方飞去。

中午,小女儿站在门槛上。

“爸爸,再会。姐姐,再会。我要离开我的家乡和老家了。我要到外国去了。我永远永远不会回来了。”

于是,乌鸦们扶着他们的王后,背着她在天空里飞去,经过了寒冷的、冰天雪地的地方,那里既无树木,也无青草。在日落之前,他们已经飞了三千里路。王后已经到了自己的宫前。“乌鸦们,谢谢你们。我不会忘记你们给我的帮助。现在,你们去吃饭、睡觉吧。你们当然是有功的。”

乌鸦们去了,王后走进宫去。这王宫比雷斯土尔的大教堂还大七倍。宫里烛光辉煌,烟囱里的火旺盛得象在烧砖瓦窑。可是,她找不到一个人。

她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最后来到一个大厅里。那里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放着几盆菜和各种酒。可是只摆着一副食具。王后坐了下去。但是她没有心思吃喝,因为她老是怀念着家乡和家里的人。一小时以后,王后去躺在一张有金帐慢和银帐幔遮着的床上,始终亮着烛火,准备不睡。

到了半夜,传来一个扑动翅膀的大响声。乌鸦王回来睡觉了。他站在妻子睡觉的房间门口,说:“苦哇!苦哇!苦哇!妻子啊,把蜡烛吹熄吧。”

王后吹熄了蜡烛。乌鸦王走进了黑洞洞的房里。

“苦哇!苦哇!苦哇!妻子啊,你听着,我们在这里谈的别说出去。从前,我做过人们的国王;现在我是乌鸦王。一个有大法术的恶魔把我和我的人民都变成了鸟。但他说过,我们的磨难总有完结的一天。为了这个缘故,你要大大地帮助我。我相信你会尽你的责任的。以后,每天晚上象今天晚上一样,我来睡在你的身旁。你还不过十岁。你要再过七年,才真正是我的妻子。在这以前,你得当心,切勿看觅我。要不然,会给你、给我、给我的人民带来很大的不幸。”

“乌鸦王,我遵从你的话。”

王后听见乌鸦王脱下了翅膀和羽毛,睡在床上。她有些害怕。她伸出手去摸摸,觉得在她丈夫和她中间有一把出了鞘的剑,寒光闪闪。

第二天,在黎明以前,乌鸦王在黑暗里就起身了,从床上收回了那把出了鞘的剑,在身上装好了翅膀和羽毛,没有说上哪儿去就走了。

以后,早晨和晚上都是这样。然而王后对乌鸦王又害怕,又爱慕,因为她知道乌鸦王力大胆大。

可怜的王后过得很无聊,可是她从未向人家说过。她常常一清早就带了满筐的食物,出外消遣。她在田野里跑着,穿过冰天雪地,一直跑到傍晚。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活人。

有一天早晨,她又这样散步的时候,望见离开王宫很远的地方,有一座没有积雪的高山。

她就朝着这座山走去。她爬上山去七小时之后,来到贴近洗衣池的一所破旧的小屋前。在洗衣池岸旁有一个洗衣妇在洗衣。她满面皱纹,好象一张旧兽皮,皱纹老得象一条条小路。她一边绞着一件烟灰般黑的衣服,一边唱着:

“仙女呀仙女

你的衣服

还没有洗好,

闺女还没有来到。

仙女呀仙女。”

王后说:“洗衣妇,你好。我来帮助你洗净你烟灰般黑的衣服吧。”

“可怜的女孩,谢谢你。”

王后刚刚把衣服浸到水里,它就变成牛奶般白了。于是年老的洗衣妇又唱起来: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外国民间传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