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童子

(点击:1375℃)

床下无人

房间里挤满了黑暗,一缕月光泄下,却只能带来些许光亮。

我藏在房间的角落里,紧盯着那张床。

现在已是午夜,冷汗淌入眼睛,我慌忙擦去,生怕错过即将出现的情景。

数天来,每当我躺在床上,总能听到床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以为那是邻居家的小孩,直到有一夜,我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小孩穿过卧室的门,缓缓爬到我的床下。

每当想起那个情景,我全身便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而今天,我要结束这一切。

我看了看手表,正疑惑那个小孩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时,就看到那个小孩的半个身子已经穿过了木门。他浑身是血,头发如同枯草一般趴在变形的头上,脸竟然是扁平的,好像被什么挤压过,鼻子处只剩一个黑色的窟窿。

那双白色的眼睛,透着诡异的笑意。

我缩在墙角,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它看不到你的,到时候千万别害怕。”我想起了白先增的话。

小孩终于爬到了床下。我深吸一口气,慌忙跳起来,拨通了自先增的手机。

“他进去了。”

“好!现在,你把床封上。”白先增的话断断续续,他好像在一个封闭的地方,手机信号不好。

我颤抖着拿出一张渔网,将床罩上,这时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按照白先增的说法,罩上渔网后,小孩就再也出不来了。这一切也就结束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已经抓住他了。”

手机那头突然传来自先增惊恐的叫声,然后,我听到另外一个人喊道:“他出来了,他出来了!”

“啪”的一声,对方的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再无声息了。我又害怕起来,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床下的小孩!

我本来让白先增和我一起来抓小孩的,可是,他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让我抓到小孩再通知他。

白先增遭遇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的大脑已经快被恐惧煮沸了。

“是你们!”一个声音传来,我听出,那是白先增的声音。

我慌忙把手机贴在耳边,这才想到,手机早就断线了。那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我的目光一下转向了床下。

声音是从床下传来的!可是,那里只有一个恐怖的小孩!我战战兢兢地朝床下看去,再次呆住。

床下根本就没有人,那个小孩去了哪里?

我再次拨打白先增的手机,那边没有回应。幸好小孩消失了,这一切总算结束了。

我将渔网收拾了一下,然后打开了灯。房间里一切都归于平静,那个小孩如同一场噩梦,梦醒而散。

我惊魂未定,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准备躺下睡觉。就在这时,我看到床头的镜子里,我的肩膀上多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小孩的头颅,正咧着嘴笑。

他残缺不全的门牙上,刻着一个小小的“白”字。

我惊叫一声,回过头去,肩上的头颅不见了。

我的脊背一阵发冷,再也不敢在房间里停留,快步去开门,刚打开门,浑身是血的自先增就摇摇晃晃地冲了进来,然后将门紧紧关上。

“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白先增双目通红,神色愤怒。

我沉默了一下,小声说:“其实,我认识那个小孩”

壁上的小孩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每天下课后,就在出租房里玩网络游戏。而到了星期六,我就会去医院念故事给我的好朋友陈乐听,陈乐在一次意外中变成了植物人,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当那个小孩出现在我的床底下,我就找到陈乐,跟他说出我的遭遇。当然,他无法为我解答,我只是宣泄自己心中的恐惧罢了。

而就在这时,白先增来到了我的身边,他让我将自己的经历再跟他说一遍。听完之后,他果断地说:“你被脏东西缠上了,要小心!”说完,他离开了。

看他的神情,他好像知道些什么。于是,我跟上他,问他有没有解决的办法?白先增犹豫了一下,决定帮我。

用渔网抓鬼的方法就是他教我的,可是,我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变故。

白先增问我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小孩o

“一次,我跟陈乐去了他的家乡,在一个山洞里的石壁上,刻着简陋的壁画。壁画上就画着这样一个小孩。”我说。

白先增沉吟了一下,说:“难道小孩从那时就跟着你了?”

我摇了摇头,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为什么偏偏现在我才遇到那个小孩?我告诉他,小孩的牙齿上有一个“白”字。

白先增看了我一眼,沉思了很久,才说:“我想去那个小山村看看。”

小山村很偏远,第二天,我请了假,带着白先增出发了。到了傍晚,我们才来到那里,夕阳自天际沉入,山上说不出的凄凉。

进入山洞,我们不得不打开手电筒。

壁画就在山洞深处,我来到那里,突然愣住。原来洞璧上的壁画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小小的字条:壁画我带走了,想看,就来找我。

白先增皱起了眉头,他在洞中查看了一下,拉着我向外走去。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已满是汗水。

我正觉疑惑,就听到白先增小声说:“不要回头!”

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加快了脚步,这时才听到后面传来细小的脚步声。我们每走一步,那个脚步声就响起一次,脚步声在山洞中回响,很是疹人。

“别怕。”白先增说。

白先增在洞里查看的时候,一定看到了那个脚步声的主人,这个时候,山洞里怎么可能有人?

我的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洞口越来越近了,脚步声却更响了。白先增猛然叫道:“快跑!”

我随着他快步向洞外跑去,突然,头皮一紧,我的头发被一只手抓住了。我大叫一声,挣开那只手,冲出了山洞。

我们两个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心神平静下来后,我问白先增:“那到底是什么?”

白先增打了个冷战,说:“刚刚我用手电筒往上照的时候,看到一个扁脸的小孩正趴在洞壁上对着我笑,我就赶紧拉着你离开了。”

我有一种感觉:那个小孩就是冲着我来的,难道上一次来这个洞里的时候,惹到了什么东西?

“壁上怎么会有一张字条,有人知道我们要来这里?”我问。

“找到那个人就知道了。”白先增的眼里射出一丝奇异的光亮。

“你知道那是谁的字迹?”我小心翼翼地问。

“那个人叫黄二宝。”

我身子一震,张大了嘴巴,惊道:“我也认识他!”

白先增惊诧地看着我。

“就是他带我和陈乐来这里看壁画的!”

墓王之墓

我早就应该知道这个山洞不对劲儿的。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恐怖故事

恐怖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