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灵怪谈

被啃食的史浩

魏莫愁最近迷上了一款叫“保卫萝卜”的手机游戏,每天她都控制不住要玩几个小时,久而久之,同寝室的姐妹们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魏萝卜。

魏莫愁对保卫萝卜的痴迷程度,不亚于男生们对dota的痴迷,她甚至会为了这款小游戏放男友史浩的鸽子。

这天,正在玩游戏的魏莫愁收到了一条来自史浩的短信,短信只有四个字:“快来救我。”

“真无聊。”魏莫愁嘀咕了一句,没有理会史浩的短信,继续玩游戏。

大约过了五分钟,魏莫愁的手机突然提示有微信消息,她将微信打开,发现是史浩给他发来的语音信息,那条语音信息足足有34秒。

这么长的语音信息,难道是史浩给自己唱了一首歌?想到这儿,魏莫愁点开了语音。

“嘀”的一声提示音后,是一阵“沙沙”的嘈杂声。过了几秒钟,就在魏莫愁以为这是史浩的恶作剧时,微信里突然传出史浩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仿佛正承受着足以让他灰飞烟灭的痛苦。

史浩的这种惨叫声不像是装出来的。魏莫愁听着史浩的惨叫,害怕地打了一个寒战,恐惧像是病毒一样迅速侵占她的神经。

整个语音信息都是史浩的惨叫声,语音刚刚播放完毕,史浩又紧接着发过来一张照片。

点开照片,魏莫愁看见照片里的史浩狰狞的表情,魏莫愁的目光下移,看见史浩的手上竟然挂着一张嘴,那张嘴咬在史浩的手上,咬合处已经流出了血。

那张嘴在吃史浩!

同寝室的几个人听见史浩的惨叫声,都围了过来。

看着史浩发过来的照片,寝室长大兰子毫不在乎地说:“史浩这小子又在玩恶作剧了,一定是!”

大兰子的话音刚落,史浩又发来了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上,史浩的小手臂已经被吃掉了,那张嘴已经吃到了他的手腕处。

魏莫愁满脸冷汗地看着大兰子,希望能有一个能够令她心安的解释。大兰子支吾了半天,说:“是PS的,一定是!”

她的话音刚落,史浩又发来了一张照片,这时那张嘴已经吃完了一条手臂,开始啃食另外一条手臂了。

“天呐,这这不像是PS的,说不定史浩真的遇到危险了,我们快报警吧!”寝室里胆子最小的李多多打着哆嗦说。

听了李多多的话,戴着厚厚眼睛的梁溪说:“可是我们怎么说呢?说一张嘴正在吃史浩?可我们有啥证据吗?”梁溪是整个寝室里最稳重,处事最冷静的。

就在梁溪迟疑的片刻,史浩又发来了几张照片,那些照片里的史浩逐渐被那张嘴吃掉了另外一条手臂、左腿和右腿。

看着越来越恐怖、血腥的照片,魏莫愁大哭起来。

大兰子看着那些照片,咽了口吐沫说:“我给史浩打一个电话,叫他不要闹了。”

她的话音刚落,微信里又发来了两张照片:一张照片里史浩的腰部已经被吃掉了,肠子和内脏从下体的破口流出来铺了一地;另一张照片里的史浩只剩下一个头,他的眼睛大睁,像是两颗腐烂变质的汤圆。

“第一关,你输了。”这是史浩发过来的最后一条微信。

一段传说

大兰子不再坚持认为那是史浩的恶作剧了,因为她每次怀疑那是假的,史浩都会被吃掉一部分。她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讲,史浩的死跟她也脱不了干系。

整个下午,寝室里的几个姐妹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

“史浩是不是真的死了?”魏莫愁肿着眼睛问。

短暂的沉默后,李多多开口道:“或许我表哥知道。”

“你表哥?”梁溪皱着眉头问,“你表哥怎么会知道?”

“你们别看我胆子小,我表哥可是敢跟神鬼打交道的人,他能够感知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那快带我去见你表哥吧。”魏莫愁擦了一把眼泪,站起身说。

李多多的表哥叫周天阳,比她们大一年级。

食堂的角落里,几个女生围着周天阳,眼睛里写满了焦急。看过了魏莫愁手机里的照片后,周天阳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表哥?可以开始通灵了吗?”李多多紧张地问。

周天阳摇摇头,说:“不用了,这个男生已经死了。”

听了周天阳的话,魏莫愁摇晃了几下,险些栽倒在地上,她失魂落魄地喃喃道:“怎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一定是你搞错了,一定是”

周天阳又叹了一口气,说:“他是被‘游灵’害死的。”紧接着,周天阳讲了一段往事:

几年前,S大学有一个男生痴迷网络游戏,他在网吧连续通宵玩了二十三天,暴死在了网吧里。自那之后,经常发生学生失踪事件。那些学生失踪时,和他们亲近的人会以各种方式收到消息,直播那些学生的死亡。那些学生的死亡方法也多种多样,根本找不到共同点。

后来,人们终于发现了端倪。原来,那些失踪的学生都有一个亲近的朋友或亲人痴迷于某种游戏,他们失踪后,那个痴迷于游戏的人就会收到他们的死亡直播。

这件事情传出去后,大家都说,这是那个暴死在网吧的男生鬼魂作祟,目的是不想让其他人沉溺于游戏世界中。大家还给那个死去的男生取了一个外号,叫“游灵”。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一定是你痴迷于某种游戏了。”周天阳看着魏莫愁说。

听了周天阳的话,魏莫愁瘫坐在椅子上,眼里满是愧疚。

史浩是被那张嘴一口一口吃掉的,这不正和游戏中那个萝卜被怪物吃掉的设定一样吗?她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痴迷于“保卫萝卜”的小游戏而害死了男朋友。现在,她除了感到恐惧,更多的是自责。

“我再也不玩那个游戏了。”魏莫愁说着将游戏从手机上卸载了。

周天阳摇摇头,说:“晚了,一旦游戏开始,你身边五个和你亲近的人会一个接一个遇难。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赢得这场人鬼之间的游戏。”

魏莫愁既恐惧又尴尬地说:“如果和我关系亲密的人没有五个那么多呢?”平日里她在寝室得罪了不少人,和她亲密的人基本没有。

“那就会随机挑选出几个人。”

小心凤爪

四个女生买了很多食物回到寝室,立刻将门锁了起来。

“我们谁也不出去,也没人能够进来,就算那个害死史浩的鬼来了也不用担心了。”大兰子长吁一口气。

“可我们不上课了吗?”李多多担心地问。

“命都快没了,还上什么课?”大兰子翻了一个白眼,打开了一袋零食,“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

“别担心,我会帮你补习课程。”梁溪是班级里有名的学霸,成绩在班级数一数二。

为了缓解气氛,李多多和梁溪开始闲聊,大兰子在吃零食,魏莫愁则一直盯着手机,奢望史浩能够像往常一样给她发短信讲一些甜言蜜语。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恐怖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