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绿洲:轮回的生命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每次到库伦旗种树易解放都带上“儿子”,时不时地汇报植树工作。

儿子的遗愿

2001年7月,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夏日的阳光格外炙热,踩在绵软的沙子上,易解放感到阵阵昏眩,就在她感觉快要支撑不住时,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

易解放掀开布帘喊了一声,有人应声,从屋里走出一位长满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中年男子名叫巴达尔,和妻子木尔加以及两个女儿生活在这里。因为沙漠的侵袭,很多居民都迁走了,巴达尔告诉易解放,过不了多久他们也得走,不然没有活路。

见易解放不像当地人,巴达尔问:“这位大姐,你从哪儿来?”易解放眼眶红了,说:“我是为我儿子来的。”

时年54岁的易解放曾是上海电大的老师,丈夫杨安泰是医生,两人育有一子杨睿哲。1991年,易解放举家迁居日本。

杨睿哲环保意识很强,经常参加公益植树活动。每次看到国内有些地区荒漠化日益严重,他总是说毕业了要努力挣钱,回国后去内蒙古种树,阻止那里沙漠化。

2000年5月22日,正读大三的杨睿哲在上学途中意外遭遇车祸,不治身亡。易解放几近崩溃,想跟儿子一起走,是丈夫紧紧拽住了她的手,对她说:“你要是走了,我肯定不会独活,如果我们都走了,每年到了孩子的忌日,谁为他添把纸烧把香?”易解放这才放弃了轻生。

整理儿子的遗物时,易解放在一本红色记事本上看到,儿子对内蒙古各个地方的情况进行了详细记录,哪里荒漠化最严重,都标得清清楚楚。看样子,儿子已经在为他去内蒙古种树的行动做准备了。这是儿子未竟的心愿,易解放跟丈夫商量后决定帮儿子实现遗愿。

2001年夏,易解放和丈夫回到上海。回国之前他们在日本注册成立了特定非营利组织——“绿色生命(NPO)”。易解放根据儿子标记的“荒漠化严重程度排行”,第一站来到了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

听完易解放的故事,巴达尔唏嘘不已,站起身说:“那我先带你四处看看吧!”

一路上,巴达尔跟易解放说:“以前这里到处都是野山杏,小时候我们饿了就摘杏子吃,甜得很……”易解放安慰巴达尔:“老弟,树没了咱可以再种,心不死就行,我来这里就是要种树的。”巴达尔瞪大眼睛看着易解放说:“这里风沙特别厉害,以前我也种过,都被黄沙给埋了。”

“一棵两棵不管用,可一万棵两万棵甚至几十万棵树,绝对有用!到那时,干净的河水从树林里流过,牛羊也有草吃。”巴达尔被易解放描述的情景打动了:“你说的是真的?”易解放点点头:“我儿子在天上看着,我说到做到。”

回到上海,易解放以“绿色生命”的名义联系上了通辽市当地政府部门,双方签了协议。易解放将用10年时间,在库伦旗种110万棵树,建一个万亩生态林。至于树种,就选野山杏,因为她答应过巴达尔,要让荒芜的沙漠长满野山杏,就和他小时候一样。

兑现约定

2002年春,易解放如约来到库伦旗。巴达尔特意去接她。巴达尔算了算,1万亩需要110万棵苗,光成本就要50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其他费用。易解放安慰巴达尔:“别担心,我把我儿子的死亡赔偿金都带来了,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易解放打算,第一年先种1万棵,看看效果如何。

第二天一早,巴达尔早早地就雇来了几十位牧民。几天下来,7000多棵野山杏树苗被种了下去,眼看着种植1万棵的计划就要完成,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打断了他们的工作。这场沙尘暴肆虐了整整2天。等沙尘暴停了,他们发现树苗大都被连根拔起,7000多棵树苗,只有几十棵幸存。易解放心里十分难过。

站起身,易解放坚定地对巴达尔说:“你再去找人,咱们再种。”善良的牧民听到消息都赶来了,说不要工钱,自愿帮忙。很快,1万棵树苗又种了下去。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轮回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