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干的滋味

林老师:

请您原谅一个终日忙于家事的主妇,她以这封信代替了本应亲往拜访的礼貌。

写信的动机是由于小儿振亚饭盒里的一块萝卜干,我简单地讲给您听。

这件事发生已有多久,我不知道,我发现则才有3天。3天前,我初次发现振亚带回的饭盒中有一块萝卜干时,并未惊奇,我以为那是午饭时同学们互尝菜味所交换来的。但当第二天饭盒的残羹中又是干巴巴的萝卜干时,不免使我生疑,因而仔细看了两眼,这才发现垫在萝卜干底下的,是一小堆粗糙的在来米(籼米——编者注)剩饭。我们家向来是吃经过加工碾拣的蓬莱米(粳米——编者注)的,因此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缘故。同时我又发现这个看似相同的铝制饭盒,究竟还有不同之处:我们的饭盒,盒盖边沿曾被我在洗刷时不慎压凹了一小处。这个饭盒连同里面的饭菜,显然不是振亚早晨所带去的。但是我没有对振亚说什么。第三天,就是昨天早上,我装进饭盒里的有一块炸排骨,我有意在等待这事的发展。果然,振亚带回的饭盒中,没有啃剩的骨头,却仍是干瘪的萝卜干。而且奇怪的是,我们自己的饭盒又换回来了。

我相信这不是偶然的错误,而是有计划的策谋,有人在干着偷天换日的勾当。这是出于某一个人的行动,他所作所为,无非是想攫取我儿的营养,怎能不教做母亲的我痛心!

林老师,您或许知道,我们并非富有之家,我的丈夫靠微薄的薪水养活一家,因此在每天给他们父子俩的饭盒里,无论装入的是一块排骨、一个鸡蛋或者一只鸡腿,我都会想到它来之不易。它是为了丈夫的辛勤,儿子的发育,我的节俭,才勉强做到的。所以我不客气地跟您说,我们是禁不起这样被人偷取的。

我也知道,在您的教育之下,是不可能使人相信有这类事发生的,但事实摆在这里,又有什么办法。为了我儿的营养,我只好求您费费心,查明是哪个偷天换日的聪明孩子干的。萝卜干偶尔吃一次是香的,但是天天吃,顿顿吃,您想想是什么滋味。怪不得那个孩子想出这样巧妙的办法,那臭烘烘的萝卜干,他早就吃够了!

为了您调查的方便,我想告诉您,今天早上当着振亚的面,我在饭盒里装进了一个大肉丸,您可以看看,到底是哪个今天要倒霉的孩子在吃这个大肉丸。

敬祝

教安

朱夏荔媛上

朱太太:

工友送进您的来信时,我刚在饭厅里坐定,四十多个孩子正窸窸窣窣地吃着各人的午饭,我却停箸展读来函。我以怀疑的心情打开您的信,却以快乐的心情读完它,现在我以无比轻松的心情写信给您,同时告诉您,我捉到那“贼”了,您所说的,那个“偷天换日”的聪明孩子被我捉到了。我纳闷儿了3天不能猜透的事情,因为您的来信而获解决,这怎能不教我轻松愉快呢!就是在我执笔给您写信的这当儿,激动的情绪仍持续着,因为有一张真挚可爱的小面庞深印于我的心上,为了这些纯真的孩子,我也愿意终生献身于儿童教育!

我先告诉您3天来的情形,再讲我是怎样捉到那小贼的。这里吃饭的情形您或许早已知道,孩子们每天早晨到学校后,便先把各人的饭盒送到厨房去,交给大师傅老赵,他便放进大蒸笼里。午间各人到厨房去取蒸热的饭盒,厨房旁边是一间大饭厅,大家都在那里吃午饭。我也不例外,一向是陪着孩子们一同吃的。

3天前吃午饭时,当我正举箸,刘毅军站了起来,他说:“老师,有人拿错了我的饭盒,这……这不是我的。”我抬头望去,可不是,饭盒打开来,横躺在热腾腾的蓬莱白米饭上的,是一只香喷喷的红烧鸡腿,我知道那确实不会是刘毅军的。我便对同学们说:“是谁拿错了饭盒?是谁带了有鸡腿的饭?”

等了几分钟,也没有人来认换。也难怪,饭盒的大小样式几乎都是相同的,而且家里给装了什么菜,孩子们也知道的不多。既然没有人来认领,只好叫刘毅军吃了再说。毅军津津有味地吃着鸡腿,十分高兴。不是我看不起刘毅军,无父的孤儿,靠寡母穿针引线替人缝补度日,如果不是有人拿错了,他哪摸着鸡腿吃呀!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