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天堂的爱

(点击:46647℃)

导读:遗产,对许多人来说,意味着房子、财产。有时候,为了争夺遗产,家庭成员间互相猜忌、心存芥蒂甚至反目。其实,大家都忘了,遗产本质上只是一份想念,一份追思——逝去者最想留给亲人的只是他们的爱,遗产里最宝贵的东西便是这份爱。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文/如意

忽然地,他开口跟我要钱了。最初的借口是身体不太好,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我便给他寄了钱。

没想到时间不长,他又来了电话,说想买个电动三轮车。我犹豫了一下,他好像听出我的迟疑,说:“你给我出一半,我自己出一半,把家里羊卖了。”

我的心就软下来。这些年,他一直养羊,四五只,养大了去卖,当做日常的花销。平常给他钱他总不肯要,说生活简单,开销也小,花不到什么钱。

可是现在……我如数把钱汇过去,心里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这样过了3个月,我公休,决定带女儿回家去看看他。

事先并没有告诉他,以免他担心,他看着突然出现的我们,半天才反应过来:“丫头,你怎么回来也不先说一声。”女儿抢着说:“妈说要给你个惊喜。”他的确很高兴,顾不得跟我多说什么,拉着女儿去见识他的宝贝羊们。他乐呵呵地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卖,可以卖好多钱呢,现在羊又涨价了。”他把几只羊拢到一起,赶回家。他开了门,先把羊圈好。院子里有些杂乱,不像母亲在时那样整洁。角落里,放着他骑了很多年的脚蹬三轮车。

“爸,你买的电动车呢?”我随口问。他有些慌张:“我……还没买呢,人家说下月电动车降价。”然后,他就进屋去给女儿找“稀罕物”——那些女儿爱吃的红薯干、柿饼……都是他自己做的。女儿吃着东西,我收拾院子,听见他给弟弟打电话:“你姐回来了,你们晚上也回来吃饭吧。”又小声叮嘱一句,“多买点儿好吃的。”

我想说什么,但又住了口。那些年,心里始终介意父母的偏心。因为年少的嫉妒,我对弟弟刻意疏远了,后来赌气般地考上了一所好大学,终于扬眉吐气地离开了家。弟弟勉强读完职业中专,成了县城里那种在流水线上做事的小工人。

下午,弟弟两口子带了孩子早早回来,买了很多食品、蔬菜,更是显出了客气的成分。我自然也给他们备好了礼物。

晚上,我在院子里陪他说话,他说其实弟弟一直很牵挂我,弟妹还给我女儿织了毛衣……

只是没想到,话题到最后,还是落到了钱上。他绕了很大的圈子,先说村里正在统一规划,又说母亲生前想重新翻盖房子……最后才试探着问:“你们要是手头不那么紧,能不能……你知道的,你弟弟他们……”

我打断他:“爸,翻房子需要多少钱?”心里,忽然有一丝说不出的伤感。

“大概,大概要两万块吧……”他的声音低下去,又赶快补充,“我的羊要是都卖了,也能卖好几千块钱。”我愣了一下,两万多,对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我嗫嚅着:“爸,我回去看一看再说,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他低下头:“丫头,难为你了。看看能有多少,爸年纪大了,别的事,也不会花钱了……”

我笑了笑。月光暗暗的,他一定看不出我的笑容有些苦涩。

所有事情都有巧合吧,在我把钱汇给他半个月后,老家那边有个亲戚来城里给孩子做手术,问我是否在医院有熟人。我帮他联系,顺口问:“我们家的房子开始翻盖了吗?”他有些诧异:“没听你爸说要翻盖房子啊。”然后他想起来什么,“对了,你爸把羊都卖了,帮你弟弟买了辆小客货车,你弟不在工厂了,自己给人开车送货呢,不少赚钱……”

我的心,像瞬间被凉水浇透。

原来,他是骗我的,他始终是偏着弟弟,偏心到骗了我的钱来帮着他。亲戚走后,我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关在洗手间,借着哗哗的水声哭了一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