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那些花季女孩

(点击:80698℃)

文/蒋巍

记忆是人类最可宝贵的财富。所谓文明,就是一条物质与精神的记忆的长河。记忆的断裂,就意味着文明的断裂。

近些年,因为写作上的事情我多次到过延安。徜徉在那片凝聚历史、激荡时代的土地上,漫步在华灯齐放的夏夜里,看着一对对青年情侣满脸洋溢着沉醉与幸福相依而行,我总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无法忘却我“认识”的那些花季女孩——那些当年身穿灰蓝军装、欢笑着走过这片土地的延安女孩。她们与今天的女孩同样活泼,同样多情,同样爱美。她们把肥大的军装裁剪得十分合体,领口缝上一条白布,好像内穿一件整洁的白衬衣。军帽绝不会齐眉横在额际,而是潇洒地扣在后脑勺上。哪怕脚上穿的是草鞋,好些女孩也要用红毛线在鞋面上镶嵌一朵红绒球。一位城市姑娘到了延安,看到女伴们没镜子用,于是把自己带来的镜子朝地上一摔,每人得到一块碎片的女孩都禁不住雀跃欢呼。住窑洞住久了,衣缝里有了“小动物”,身上长了疥癣,女孩们就把一孔窑洞封闭起来,里面烧得火烫,烤得衣服噼叭作响,然后再洗一次彻底的“桑拿”。浴后的女孩们套上军装从窑洞里走出来,那真是个个光彩照人,艳若桃花。无论历史的风云、战争的烽烟、死神的阴影怎样在身边时时呼啸而过,只要活着,爱着,工作着,战斗着,她们绝不改变爱美的天性。她们明眸闪闪,红唇绽放,秀发轻舞飞扬,曾经唱着豪迈的歌儿走在那片黄土高原上,身后留下一行行红绒球草鞋走过的美丽印迹……

年,由毛泽东同志提议,延河边办起一所“中国女子大学”,由王明出任校长。这是世界文明史上唯一一所把窑洞当宿舍、以操场做课堂的“女子大学”,上千名长征过来的女兵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女青年集结到这里,开始了她们的学习生活。邓小平的夫人卓琳、贺龙的夫人薛明、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习仲勋的夫人齐心、毛泽覃的夫人张琴秋(毛牺牲后嫁给陈昌浩)等,都在这里学习过和工作过。

那时她们都是花季。在自己的青春路途上,有着属于自己的命运与未来。但是,当日本法西斯把中国推入一片血海,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曲“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义勇军进行曲》,一本斯诺的《西行漫记》,一张飞落手边的号召“全民抗战、救亡图存”的传单,一场《放下你的鞭子》的街头活报剧,就足以让她们热泪横流,热血沸腾,放弃一切,慷慨赴难!

家资钜万的豪门闺秀卓琳、康岱莎,扔下珠光宝气的首饰,告别泪流不止的父母和家里为她们设计的“锦绣前程”,跋山涉水横穿半个中国,奔赴革命圣地延安……

南洋富商之女廖冰身穿裘皮大衣和旗袍,带着几大箱爱国华侨捐献的珠宝首饰和银元,远涉重洋一路北上。抵达延安后,她“裸捐”了一切,登上草鞋套上军装就跨入战斗队伍……

瘦骨伶仃的穷人家女儿王定国,在红军长征路过家乡时,与数十个“童养媳”不顾夫家的强力阻拦,怒吼一声:“滚他娘的!”拿起红缨枪,跟上队伍就出发……

以《子夜》一书名震全国的著名作家茅盾赴延安考察后,其女沈霞自愿留在延安,结婚怀孕后为奔赴前线,再三要求做刮宫手术,结果死在条件极为简陋的延安医院手术台上……

知书达理、温柔可人的成都女孩吕璜读书时投身于如火如荼的救亡运动,名震全市,被报界誉为“小七君子”之一。女大毕业后她进入延安保卫部,成为抗战时期中共第一代女侦察员。在破获延安“军统特务案”中,她和丈夫布鲁(时任延安保卫部部长)立下汗马功劳……

一名姿容秀丽的军统女特务打入延安后,“奉命”嫁给一位中共干部,但她深深爱上自己的丈夫,深深爱上延安清新明朗的政治空气,深深爱上延安昂扬的歌声。“军统特务案”破获后,绝大多数当事人被押解出境,只有她坚决要求留在延安,后来成为坚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