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中的路

(点击:81791℃)

文/丁纯

暗夜行路,最难忘记夜色中金粉金沙深埋的宁静。灵魂自由舒展,不受任何白昼俗事的羁绊。那年,我不过15岁,我却喜欢一个人孤星般的安宁与枯寂。

也许夜行的晚上,没有月光和星辰,这恰好。环境越是恶劣,命运越是卑微。内心才觉得充实和自信。虽然我不能坦然、欣然,放声大笑。可我会像对待失恋一样,真诚地面对着远方的模糊和凄楚。

最好是冬天的寒夜,月亮冷酷、无情、自闭地挂在渺空。风很大,夜深的时候,才能感到彻骨的冷。大概是穆旦先生的诗吧,读完了,腊月就逐渐绽出了乡土的芬芳,“风向东吹,风向南吹,风在低矮的小街上回旋,木格的窗纸堆着沙土,我们在泥草的屋顶下安眠”。寒冷的冬天,乡村远路跋涉的人,迎着命运的悲凉与无奈走上征程,路没有远近,只有坎坷,更多的苦楚是生命的不堪。我们只能任着冷意侵蚀自己,慢慢,慢慢地吞噬了生命中最有骨力的部分。我们依然活着。

母亲不止一次讲到黑夜中跋涉者的脚步。那时农村就是穷的代名词,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母亲就和我叔叔用平板车拉上两麻袋子的麦子,到县城,换取微薄的人力运费。乡村的道路,满是泥泞,沿路的田野中闪烁着隐约的磷光……加之一辈辈人堆积的离奇的传说,足以使你不寒而栗;母亲还有一段做泥水匠的经历,贫穷使人忘记了日夜的交替,起早贪黑,不辍劳作,为了生活,夜行是家常便饭的了。

我至今不知道真还是假,一次,也许是仅有的一次,母亲起早赶到十里之外的村庄干活。却在一个乱坟岗子看到了惊人的一幕,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挂在树梢上荡来荡去的。惊魂啊!!每次说起,我们兄妹都认为是错觉,世上本无鬼神,只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经年,我们也增长不少的皱纹,才晓得,不要说是外在的逼仄了,很多时候,难以抵挡的都是内心的荒漠和孤独。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这样的感喟倘若放在深夜,心情又会如何?——不得而知。我们有视觉,有听觉,有内心深处落寞的根。“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那仅仅是豆点大的希望啊,却让人欣喜,更恰当地说“窃喜”。深藏在心里的欢乐和忧伤,就是暗夜中的星光。

由恐惧黑夜到渴望夜幕早点降临,这种转变是不经意的。一个女孩子曾经说,她喜欢黑夜胜于白昼的原因,人在黑夜里才是人自己。白天的阳光太娇艳了,人也跟着装扮起来。晚上,抹去虚伪的面纱,人就是人自己了。说的不知道对否,却与我有同感。

多年以前,我在安徽的一所农村中学教书吃饭,放晚自习时要走过一段漆黑的小路。心里无比恬适宁静,听虫子的鸣叫,听溪水的丁冬,一切不如意的事,都渐抛在脑后。回到自己的小房子里,拧亮台灯,把自己归还自己。白天属于别人的,晚上就是自己支配了。那段暗路,我走了十年,每天五公里,十年下来,大概也要走到了美国了吧。

常常想给自己刻一枚章什么的,就叫“走夜路的人”吧,一个人在途中,那份冷寂,感伤,痛入心扉,可抵十年的尘梦。不过,现在居住在岭南这所城市,渴望黑暗,似乎也是奢侈的事情了。这很容易让我想到儿时,一家人拎着煤油马灯,拉着一板车的小麦,一步步地往前走,千年万载,辛酸、温馨,安静得像成熟的麦子那样本分。——恍惚之中20年过去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