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中的风云人物

(点击:1140℃)

文/彭丽

年11月11日,一战硝烟熄灭。由于在大战后期,英、法、美各国高唱和平主义论调,因此,当1919年1月巴黎和会拉开序幕时,中国各界对取得外交胜利充满了幻想。

中国政府出席巴黎和会的代表共有5人,他们是:外交总长陆征祥、驻美公使顾维钧、驻英公使施肇基、驻比公使魏宸组和南方军政府代表王正廷。亲日派的首席代表陆征祥看到代表团中英美派居多,所以到巴黎不久,便提出辞呈,后来干脆称病赴瑞士休养。由于大会仅给中国两个正式席位,因此,列席最高会议的经常是顾维钧、王正廷二人。

顾维钧是江苏嘉定人,入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国际法和外交学。1915年10月,年仅27岁的他被任命为驻美公使。1918年10月,其妻病逝对他打击很大,但他还是毅然出席巴黎和会,并在其他人互相推诿的情况下,承担起为国争取权益的重大责任。面对蛮横的日本人,顾维钧发表了持续半个小时的答辩,从历史、地理、文化各个方面阐述中国收回山东主权的立场。顾维均的努力一时间使舆论倒向中国一边,也使他成为巴黎头号新闻人物。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正密切注视着巴黎和会的进展。由于日本以实际占领和《中日成约》来狡辩,中国各界遂将矛头重指签订条约的章宗祥、曹汝霖,陆宗舆等亲日派。

曹汝霖(1877~1966年),时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1915年正是他和陆征祥一起奉袁世凯之命,签订了“二十一条”。当时在谈判期间,日本公使日置益坠马受伤,曹汝霖竟然卑躬屈膝地到日置益的床前谈判,时人讥之为“床前外交”。曹的第二大卖国罪行,就是以中国的银行、矿山、交通等为抵押品,向日本借了大批外债,作为北洋军阀进行战争的经费,他本人也从中牟利。

章宗祥(1879~1962年)是浙江吴兴人,时任驻日公使。俄国十月革命后,他根据段祺瑞的意思,与日本订立了对付苏俄的《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使日军大批进驻我国东北和蒙古。1918年秋,日本除用两千万日元借款取得对济顺、高徐两条铁路的控制权外,又向中国提出处理山东问题的照会。章则根据曹汝霖的电示,以政府名义,于1918年9月24日“欣然同意”日本的上述要求。

时任北京制币局局长的陆宗舆(1876~1941年),亦曾担任驻日公使,与“二十一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1918年,陆以中华汇业银行总经理身份大肆出卖中国主权。

时至5月,在英、法、美三国的控制下,巴黎和会仍决意把德国在山东的全部权益“让于日本”。5月2目,北京《晨报》发表了大总统徐世昌的顾问、总统府外交委员会委员兼事务长林长民先生所写的《外交警报敬告国人》一文,率先透露了这一不幸的消息。于是,一些政界人士决定在5月7日(即日本以最后通牒形式强迫袁世凯政府接受“二十一条”的惨痛日子)召开国民大会。但北京的大学生们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愤,5月3日晚上,他们举行了大规模的筹备游行捐助集会,并在北京大学生中推举出20个委员负责到各个学校联络,罗家伦、许德珩、江绍原、傅斯年等青年才俊脱颖而出。其中,罗家伦负责起草了一份白话文的五四运动宣言,许德珩则写了文言文的宣言。罗家伦(1877~1969年)时就读于北大国文系,早在1919年初,他就与傅斯年等发起组织“新潮社”,鼓吹新文化运动。他是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有很强的组织才能。1918年,大力反对对日借款参战,他首先鼓动并组织北京数校学生在总统府前示威。而此次学生运动中,他又当仁不让地担起重任,后来被公推为三个学生总代表之一,会见美公使。罗后来担任过清华大学校长、中央大学校长等职。傅斯年、许德珩等也都成为社会名流。

5月4日,声势浩大的拒签运动首先在北京爆发了。五千余学生火烧赵家楼,痛殴卖国贼,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6月10日,北洋政府被迫罢免三个卖国贼的职务。6月28日,远在巴黎的代表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声势浩大的五四运动暂告段落。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