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我怀念她 就像怀念发黄的日记

(点击:40994℃)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人是奇怪的 。有些对别人很无所谓的事物,于自己却显得珍贵而且美好得不可思议。大概这和一个人的特殊心路有关,与其天生的敏感体质、生命类型、某个季节的精神气候有关。

邓丽君。

一个我深深喜爱的名字。我在任何时候都愿意充当她的报幕人:《小城之恋》《在水一方》《山茶花》《独上西楼》《再见,我的爱人》《你在我梦里》……丝毫不会为公然赞美她而羞愧,更不惮被那些“阳春白雪”的音乐士大夫所嘲笑。

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她的使命是在一个普遍淡漠爱的年代里表达爱情。她的事业是让一抹黑衣女子的背影走过男人的窗外……

在单身的夜晚,在寂寞雨天,在合书小憩的午后,她的歌声从遥远的海岛踏雾而来,像颤动的丝绸,像袅袅皎月,像荷叶露珠,像飘逝的一叶扁舟……

不错,太甜了。但并非所有的甜蜜都堪称“甘美”,并非任何一种姿色都闪耀着泪光,含着颤抖的蕊。她是甘草和秋露的甜,苦难之夜的甜,不加糖的甜,荡气回肠的甜。不错,她太烂漫,甚至称得上轻婀与摇曳,但在一个绝少烂漫的灰色年代,一个黯淡而不见生动的枯槁岁月,这摇曳曾给人带来多么大的惊喜和闪光……

其实,任何一个懂她的人,都会从甜中品出那份深藏的苦艾,从清冷和幽怨里读出那分善良与洁白,这正是我最感动的东西。一个妩媚的女人,一个易受伤的女人,一个欢颜示人的女人……却纤尘不染,一点不浑浊,不憔悴,不委靡--多么珍贵!

她适于离情伤逝怀旧,适于游子的望穿,适于无眠灯下的昏黄,适于雨滴石阶,人在窗前的孤独……她是疾病时代的健康。恋爱里的恋爱。你我中的你我。

“邓丽君”,她使自己的名字听起来仿佛一曲词牌。凭歌声,凭她那如诉如泣的颤音,那深涧流瀑的心律,我断定她星光般的美丽。

她纯洁得永远像春天,像蝴蝶。躲进她的歌,就像躲进姐妹的长发,躲进母亲的旗袍里。

不必羞愧,不必。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