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是寂寞的边缘

当你拥有哆啦A梦的记忆面包时,或许就不会在为考试而烦恼;当你拥有爱因斯坦的头脑时,或许可以创造出一个哆啦A梦。当你认为以上纯属臆想的时候,那应该就是。不过,奇迹通常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因为他们坚信没有不可能的事,只有不敢想的人。

“啊——啊——数学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如同往常一样,某住宅区的卧室里发出某女痛苦的狼嚎声。

姐姐飘到妹妹玫瑰的面前,严肃地说:“隔壁新搬来一家人,妈有命令,命你在考试之前不准和那家的男孩说话。”

“为啥,莫非他很帅?”玫瑰挤眉弄眼地搓搓手。

姐姐面无表情地回道:“不,他比你还笨,据居委会王大妈说他已经留级两次了,妈很怕你被他传染上傻病。”

玫瑰的嘴成“0”型,原本不存在的自信心忽然就爆棚了。

午夜十二点,做完功课的玫瑰走上阳台透气,懒腰刚伸到一半,她便瞄到站在隔壁阳台的少年。少年双手环后仰望天际,晚风拂过他高挑的身躯,从侧面看,神态专注且忧郁。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傻小哥?

“嘿!我叫玫瑰,你怎么还不睡?”

“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在睡梦中度过,我今年十七岁,睡觉就占了五年多陆启樊。”

结束语难道不应该是总结前面的话吗?怎么把名字夹在这儿报出来了?果然不机灵。

“那你准备不睡了?”

“嗯,我要做一件你敢想不敢做的事。”

他凝重的神态令玫瑰肃然起敬,可惜追问不及,他已然离开阳台,将好奇满满的玫瑰弃之风中。她本以为这件事会像谜一样不得而解,未曾想第二天就知道了答案,因为陆启樊以转校生的身份进入她的所在班级,并成为她的同桌。

【1】嘘,他特殊。

午休时间,玫瑰像看怪物似的盯着陆启樊,其他同学也在围观,至于原因,这厮自打上第一节课就开始睡!玫瑰刚欲唤醒,居然被学习委员制止:“班主任说陆同学的情况比较特殊,叫我们不要在意他。”

同学散去,玫瑰猜想他昨晚肯定干了一件吾等望尘莫及的大事,否则一向严厉的班主任早叫他去门口罚站了她正分析着,陆启樊喃喃呓语。

“攻!BOSS还剩一格血!冲!”

玫瑰嘴角狂抽,一记“黑沙掌”打醒陆启樊。

“你整整一个晚上都在打网游?”

“严格来讲,是我一个人同时开三台电脑,控制三个职业打BOSS”在网游中,打装备的地方叫副本,副本里的怪物凶猛且数量繁多,通常要组队才能完成通关任务。老实说,陆启樊驾驭游戏的能力确实牛掰,不过,这就是允许他上课睡觉的理由吗?!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果然让我姐说对了,你就是个学渣!坐到后面睡去,别影响我学习。”怪不得留级两次,照这趋势下去,不蹲班都对不起他脑袋下面那张课桌!

陆启樊欲言又止,乖乖坐到玫瑰身后的空位,或许睡够了,他从书包里翻出一个药瓶子和两块吸铁石,然后低着头不知道在鼓捣什么。

玫瑰瞄到洒落在桌上的药片儿,不由得想起学习委员提到的“特殊”。莫非他身体不好迫于无奈留级?思及此,她深感愧疚地问:“你还没吃中午饭吧?想吃什么我请你。”

“牛奶,只要软包装的。”

不一会儿,负荆请罪的玫瑰不仅给他买了牛奶,还有面包。本以为陆启樊会为之感动,可他只是拆下贴在软包装上的吸管,然后攥着药瓶子等零散物品离开教室。

玫瑰刚巧坐在靠窗的座位,透过玻璃窗看见他前往存车处。看车大爷递给他一根废弃的自行车车条。他坐在存车处继续鼓捣,直到上课铃响仍旧未归。

玫瑰整堂课都在关注陆启樊的动向,很担心因为言语鲁莽伤到他脆弱的心灵,可惜他始终背对而坐捕捉不到神态这可怎么办,不会气得旧病复发吧?

下课铃一响,语文老师逮住不专心听课的玫瑰一顿训斥:“马上要考试了怎么还吊儿郎当呢?把今天复习的诗词各抄十遍,明天交到老师办公室来。”

玫瑰满心委屈正郁闷,只见陆启樊四平八稳返回座位,手中拿着被改造得面无全非的药瓶。那根吸管自然也成为改造的零部件。他转动插入药瓶瓶身的车条,位于瓶口的小灯泡骤然亮起。

玫瑰向天发誓只惊呼了半秒便冷下脸。

“这是什么玩意?”

“初中物理课上教过的手动发电机,你不认识?”他的神态仿佛在说,到底谁是学渣?

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想揍他:“也就是说,你只是心血来潮想制作一个发电机,于是逃课了?”

陆启樊若无其事地点点头,仿佛又在说,有什么不可以?

“药瓶里本来装的什么药?”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