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匪记

(点击:68102℃)

钱从善是镇上的首富,为人低调,又乐善好施。民国二十一年夏,钱从善给八十岁的老母亲大办寿宴,邀请了上百名亲朋好友前来赴宴。一时间,钱府鼓乐齐鸣,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忙乱中,钱从善最小的儿子钱途无人看管,起初在门口玩耍,后来离家门渐远,竟被土匪骗到郊外,绑走了。土匪留下了一封信,只有十几个字:三天后,带三千个大洋到蜈蚣岭下赎人。

钱途刚刚八岁,那是钱从善最疼爱的一个儿子,也是钱从善老母亲的命根子。

镇长早早得了信儿,带着几个警察进了钱家。镇长想提前设好伏兵,趁土匪收钱时,将他们一并拿获。钱从善的脸吓得惨白,不行不行,这万一有个闪失,我们一家人还怎么活?镇长一拍桌子,如果不这么办,就治你个“通匪罪”!

蜈蚣岭的大当家叫“索神枪”,是这一带最为冷酷狠毒的土匪头子,做过很多灭门惨案。官府曾经多次组织围剿,但每次攻上山去,土匪们都跑得一干二净。

第三天一大早,钱从善带着两个伙计,担着大洋,向蜈蚣岭出发了。正午时分,主仆三人到了蜈蚣岭山下。六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再加上赶了这么远的山路,三个人都有些筋疲力尽。钱从善哪儿受过这么大的罪,就吩咐休息一下再上山。

主仆三人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刚刚坐下,一个伙计忽然指着远处的一棵树问,老爷,您看那是什么?

那是一棵歪脖子野枣树,树上吊着一个孩子。

钱从善连忙跑过去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儿子,身子一软,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悄悄把儿子掩埋了后,钱从善还如在梦中,他百思不得其解:土匪为什么会放弃白花花的三千大洋不要,非得撕票呢?

这时,管家进来报告了一件事情,府内干勤杂的下人魏五子不见了。第二天一早,魏五子的尸体出现在了钱府的大门口,尸体的衣服口袋里还放着一封信。

这封信很快就被送到了钱从善的手里。钱从善“哆哆嗦嗦”地将信打开,信上是几行粗犷的大字。

钱大老爷:

贵府下人魏五子本为蜈蚣岭的眼线,这次给山上假传情报,误了大事。经其他眼线查证。钱老爷那天去蜈蚣岭并未带兵设伏,山上误听了魏五子的话,不但白白丢失了三千个大洋,还坏了行规,害了贵府少爷的性命,为示惩戒,杀了他为钱家少爷偿命谢罪!

蜈蚣岭索神枪

民国二十一年六月

半年后,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十几个土匪潜入钱家大院,把几个看家的护院人都绑了,把钱家老少十几口全部赶到了堂屋里。

面对着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钱从善却笑容满面,向为首的一个瘦高个子拱了拱手问,这位好汉,能否报个名号?

那瘦高个子面无表情地报出六个字:蜈蚣岭索神枪。

钱从善面色凛然,抱了抱拳问,请教索当家的,您这次光临寒舍,是图财,还是要命?

索神枪仍是面色如霜,他冷冷地说,那要看咱的心情了。

钱从善暗暗松了一口气,他问旁边的管家,账上有多少现银?

管家小声说,有一千多个大洋吧,全是支付日常用的。

索神枪不动声色。

钱从善问,这么少呀?几家铺子交上来的钱呢?

管家诧异地看了钱从善一眼,见钱从善神色安然,并无暗示之意,只得从实说了,全加在一起,有五千多吧,老爷,这可是咱全部的家当了。

钱从善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全打点好了,让索当家的带着。

索神枪的脸上这才露出淡淡的笑,他一挥手,手下的小匪们就把枪都收了。

待土匪们将大洋收了,准备离开时,钱从善说,慢。

索神枪惊疑地回过了头,目光冰冷。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民间故事选刊2015年第3期·上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