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最后的晚餐

有句老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有个忘年交,我称他“耿叔”,对我有恩,我一直想报答他,可他早就是个有钱的老板啦,啥都不缺。但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这机会竟然还是来了……

星期五傍晚,我正在家赶写一份材料,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正是耿叔打来的,他说:“小王,在家吗?我想请你吃顿饭,我马上就到啊……”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门铃响了,开门一看,耿叔站在门口,手里提了个食盒,倒像个送外卖的。

我真是糊涂了:耿叔自己就是个酒店老板,我俩吃饭,不去他酒店,也不去别处吃,反而提着菜来我家,为何呀?

耿叔从食盒里很小心地端出一盘菜来,乍看那菜盘,真有些怪异:那大盘足有十二三寸,大盘里套了五个梯形的小盘子,正好组成一个圆;五个小盘子的里沿内凹,又露出一个圆形的空档,这个空档里还放了一只精巧的小汤碗。

耿叔笑着说:“那天买餐具看到了这么一套玩意儿,一问人家,原来这是有讲究的,叫‘众星捧月’,五个小盘叫‘五子登科’,合起来呢,就是‘六六大顺’!”耿叔说着,又接连端出三个这样的大盘子,这大盘套小盘,林林总总二十多道菜,简直就是满汉全席!

我一边陪耿叔喝酒,一边满腹狐疑:耿叔今儿个这么来讨我好,莫非是有事要求我?

可耿叔就是没说有啥事,而是笑眯眯地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你说,你叔的酒店名字为啥叫‘一方水土’?这海参、鲍鱼、阳澄湖大蟹子,咱就不说啦,你就单看这个果盘吧—里面的莱阳梨、哈密瓜、南丰的蜜橘、奉化的蜜桃、曲界的菠萝……哪个不是一方水土的名产?你耿叔我将这祖国大江南北的水果名产集于一盘,倾情奉献于你的面前,感觉如何?”

听到这里,我心跳得厉害,耿叔都用上“倾情”、“奉献”这些词儿啦,这事还能小得了吗?

我想静一下心,琢磨琢磨该如何应对,看酒瓶子空了,于是就借着到附近超市买酒的由头下了楼。

一路上,往事浮现在眼前。那会儿,我还在上大三,正和现在的妻子晓梅谈恋爱。学校附近有一家饭馆,开店的正是耿叔。一天,我和晓梅吃完饭,结账时,耿叔忽然对我说:“听你的口音,我们好像是老乡……”一说,果然,我们两个村子只隔了几里地。临走,耿叔对我说:“以后和你女朋友吃饭,就上叔这儿来,你来了叔给你上最好的菜,不多要你钱!”结完账,耿叔送我们出酒店,他还关照我说:“你一个学生,出门在外不容易,以后遇到难事就来找叔,知道吗?”耿叔这番话让我很诧异,走出十几步,我悄悄回头,见耿叔还站在那儿望着我们的背影发呆,好一会儿才转身回屋。

两个月后,晓梅的父母说要见见我,我发起愁来,去见二老,总得备点礼,当时,我手头没啥钱,思来想去,硬着头皮去找了耿叔。耿叔听了,从收银台那儿拿了钱就递到我手上:“一千,够不够?”

几天后,我去还钱,从服务员那儿听到了一件事:耿叔的儿子早就重病住院了,已经花去了二十多万,可耿叔对我这个半生不熟的毛头小子二话不说,就给了一千块,你说,这算不算“恩情”?

还钱回来的路上,我也忽然明白了,耿叔那天为什么望着我的背影发呆,他是想到了儿子吧……

想到这些,我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我暗暗拿定了主意:待会儿不论耿叔求我办啥事,只要不违法乱纪,我都不能拒绝。

我拿着酒回到屋里,却忽然感到气氛有些异样:耿叔坐在那儿呆呆地抽烟,完全没了刚才的神采,这是怎么啦?我给耿叔倒上酒,他也没说话,不声不响地干了。奇怪,耿叔为何突然喝起闷酒来了?

耿叔叹了口气,说:“这也许是最后吃你耿叔做的菜了……”我一听,腾地站了起来:“叔,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耿叔吐出一口烟,笑笑说:“看看,想偏了不是?”耿叔见我站在那儿红了眼,动容地拉我坐下,说:“你放心,你婶,我,还有你兄弟,都很好。你别瞎想。”

最终,我俩喝完了两瓶白酒,耿叔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送耿叔到楼下,给他叫了一辆车,耿叔侧身进车的时候,我看他忽然抬手抹了下眼窝。耿叔以前当兵干炊事员,复员后就开饭馆,一步步做到今天,在这省城有了个规模不小的酒楼,也算是个成功人士,可他现在到底遇上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呢?

一天下午,耿叔来电话说:“下了班没事,你就过来吧,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

一下班,我匆匆赶往耿叔的酒店,到了酒店,耿叔把我让进了一个单间,一进门,竟然看到还有一个人端坐在里面:我的岳父!

岳父姓钱,是我大学时的学院院长,耿叔刚要介绍,我连忙说:“是我岳父。”耿叔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大声招呼上菜。

菜上了桌,耿叔说道:“今天,咱们好好喝一杯,就算最后的晚餐吧,明天,这里就正式关门了!但你们都别急,容我慢慢讲。”

“忘了告诉你,钱老也是我这店的老主顾了。”耿叔朝我开了口,“这几天,我已经陆续告诉了一些熟客,我这店就要关了,钱老为这事还专程来打听,他说这么好的酒店为什么要关门?我心里感激,我得请他吃顿饭……”

耿叔又说:“酒店要关这事,还要从我去小王家说起……那天我去找他是真有事。这段时间,酒店生意难做,我就琢磨着专门为接待领导而准备点儿‘工作餐’,我那天找小王,一来是想让他尝尝味道,二来也是想从他那儿走走路子,小王不是在机关办公室管事嘛!可那天,偏偏他半路出去买酒,就这空隙,我过去扫了一眼他的电脑。他好像在给领导写一个发言稿,我从里面看见一个数字,说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竟然达到3000亿,这可真把我吓住了!”

耿叔继续往下说着:“小王,你回来后咱俩又喝,你也看出叔有点魂不守舍。你叔我当时心里暗暗算了一笔账—一年,我这酒店从公费进账少说也有300万,你算算,300万除以30万是多少?”

听到这里,我有点不明白,就问道:“这30万是什么呢?”

“这30万,就是当年你那兄弟病重,我前前后后花的看病的钱!因为咱有这30万,儿子就能活过来。可他同病房的那孩子,家里拿不出那些钱,人就死了!我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孩子闭眼的呀,我当时想,要是手里还有,就给人家30万,救那孩子一命,可我没那么多钱啊!”耿叔说着说着,眼睛湿了,“如今,我一年挣他们吃喝的钱就300万,这些钱,可以让那孩子活10次!一想到这些,我就睡不着啊,这酒店要我怎么开得下去!我关了这店,只求个心安,也就当是为儿子祈福……”说到这里,耿叔说不下去了。这时,岳父起身,背着身踱了几步,我也低下了头。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