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之夜

云霞每天早上七点准时起床。

起床后,洗了手,就开始忙早餐。每人一个煎鸡蛋,一根火腿,一块三明治,一杯热牛奶。七八岁的孩子们正长身体,当然马虎不得。

火腿和三明治头晚上就已经买回来,放到微波炉里,加热就行了。牛奶也好料理,一大杯煮开,吃饭时每人倒一杯,唯一真正需要忙的是煎鸡蛋。云霞会在煎第一个鸡蛋的时候,朝几扇虚掩的门喊,懒虫们,快起床。

煎第二个鸡蛋时,几扇门开始“吱吱”地叫了,煎第三个鸡蛋时,大女儿一定是和小儿子为牙刷争吵了起来。云霞搞不明白这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总觉得对方的口杯好看,晚上刷牙后总是想方设法地将自己的牙刷放在对方的杯子里。放了记得也好,问题是早上起来后一定有一个忘记了,于是争吵总在每天早上无可避免地发生。大女儿嘴巴厉害,小儿子拳头厉害,叽叽喳喳,打打闹闹,卫生间里非常热闹。云霞又搞不懂,陆刚怎么就由着两个孩子争吵打闹呢?那时候,陆刚也是在卫生间里洗脸刷牙呀。

第四个鸡蛋还没煎好,三个人已经围着桌子鬼喊鬼叫了。

煎鸡蛋,火腿,三明治以及牛奶全端到桌子上,两个孩子又开始争吵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奇了怪了,四个煎鸡蛋,每人一个,全是煎得两面金黄,还抢啥呢?居然抢得那么起劲。陆刚倒好,吃火腿,喝牛奶,对两个孩子的争抢视而不见,那悠闲,细嚼慢咽,享受生活嘛。云霞只得加以制止,可哪制止得了,反而是火上浇油。女儿说她偏袒弟弟,儿子说她偏袒姐姐。跟两个才七八岁的孩子讲道理,无疑是件要命的事儿。

陆刚吃完早餐就走了,公司在渐渐走上轨道,紧要关头,大小事情还是亲力亲为的好。云霞将孩子们送上校车,回到屋里,打扫收拾好了,终于有了时间刷牙洗脸。陆刚和孩子们中午都不回来吃饭,因此从现在到下午相当长的时间里,她需要找些事情来打发过去。她搞不懂是从什么时候起,邻居们见面全板着脸,貌似跟对方笑一下,打声招呼,就是别有用心了。她厌倦了去外面,朋友们都有工作。有时朋友们见了她总是以一副艳羡的表情说,哎哟,还是你好啊,找了个有出息的老公。云霞绝望地发现,她和她们已经有了距离,是那种相去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云霞认为,无论多么要好的朋友,不在一条道上混了,彼此就莫名其妙地产生距离了;再加上现在云霞的舒适生活,还去找她们,连自己都觉得矫情。受不了冷嘲热讽,她只得整天窝在家里,听听歌啊,看看电视啊,上上网啊,日子过得寡淡如水。

云霞和浪子的认识纯属偶然,刚开始是名字吸引了她,渐渐聊得多了,她才知道,那个浪子居然是她的正宗老乡。再后来,相互之间通过更深一步的了解,差点没把她吓死。人们说网络很大啊,可对云霞来说,网络实在太小了。网名叫浪子的人居然是陈冲。云霞当年若是没考上大学,或者陈冲也考上了大学,她现在肯定是陈冲的妻子,他们从小就在一起玩,读书后又一直在一个班上。那时候在老家,几乎所有的乡亲都说她和陈冲是天生一对。到底造化弄人,云霞考上了大学,陈冲南下深圳打工。农村人思想观念里无形的地位悬殊,再加上岁月无情的变迁,使得他们渐渐地忘记了对方。

云霞大学毕业后也南下深圳,很快和一个小老板结婚,就是陆刚。嫁给陆刚,多少受了母亲的影响。母亲说,你一个女人,一辈子图个啥呀,那么优秀的男人,别人做梦都想嫁呢,你不感谢天恩浩荡也就算了,还考虑?就这样,她嫁给了陆刚。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