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里的笑声

新一届诗歌大赛评奖揭晓,一位陌生作者以一首《叩问生命》震撼了所有评委,金奖得主非他莫属!媒体称他是诗坛杀出的一匹黑马,黑马笔名——孤独求索。

颁奖典礼很隆重,大家翘首以待孤独求索的身影。当主持人宣布请金奖得主孤独求索上台领奖时,台上台下所有的目光聚焦成一束强光,射向朝主席台稳步走来的一个人。

只见此人五短身材,面庞黝黑似李逵,却又笑容敦厚,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向四座频频点头致意。

一束束目光变成了一串串问号,连主持人也迟疑地问他,你是孤独求索?来人笑答正是。

虽说诗歌与相貌无关,可即便谈不上仙风道骨,也或多或少应该从骨子里透出几分儒雅与睿智,此人怎么看都缺少了诗人的必备元素。

主持人灵机一动,大声说,既然金奖得主就在眼前,那就请他亲自朗诵这首获奖诗作,让大家一起聆听他对生命的叩问吧!

台下掌声雷动,台上领导们笑意盈盈。大赛评奖虽然揭晓,但诗歌内容一直没有公开。是李逵还是李鬼,朗诵之后自然见分晓。这年头冒名顶替的大有人在,主持人这是适时地抛出了一块试金石。

孤独求索依旧弯着月牙眼,笑说,我愿与大家一起分享这首诗歌。但我有个小小的要求,请关掉所有的灯,让我们在无边的黑暗中体验对生命的叩问。

全场一片黑暗,仿佛被浓重的夜色包围。一个苍凉的声音在茫茫夜色中徐徐传来,仿佛一团星火擦亮,无边的黑暗便因了这星火而不再死寂。火光擦亮了众人的心房,生命的真谛在那一刻无比透彻。

掌声再次雷动,经久不息。黑夜恢复成白昼,颁奖领导将金杯郑重地递到孤独求索手上。孤独求索左手擎金杯,腾出右手与领导之手紧紧相握。他又向台下深深鞠躬,主持人不失时机地调侃,向大家鞠躬是表达谢意吗?孤独求索笑着摇头,我是在向每一个鲜活的生命致敬。不愧是金奖得主,语出惊人啊!

媒体记者争相提问,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为什么能写出如此深邃的诗作?什么时候开始诗歌创作的?孤独求索是这么回答的,有句话叫作英雄莫问出处,我不是英雄,就更没考证的必要了。

自此,孤独求索成了一个谜,大家喜欢为这个谜动脑筋,又不想那么快发现谜底。

孤独求索成了诗坛上耀眼的新星,他的诗作经常发表并且获奖,他的出现打破了固有的诗人形象,许多诗人开始在外形上刻意模仿孤独求索,形似尚能做到,神似就难了,要找到诗人灵感的发源地才行。

好事者和效仿者纷纷出动,凡是需要动笔杆子的单位都筛查一遍,居然查无此人。难道是市井小民所为?可看他领奖时处变不惊的神态又不像。

看来谜底要石沉大海了。

这天,当日给孤独求索颁奖的领导老母无疾而终,这在当地算是喜丧。在殡仪馆,看着老人的遗体被熊熊火焰吞噬直至燃成灰烬,领导难免垂泪伤怀。

一名火化工戴着大口罩,露出的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对领导说了一句,何必悲痛,这只是另一种新生的开始。领导瞪大了眼睛,正常来讲,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劝一句节哀顺变才是,这名火化工怎么还笑眯眯地把死亡说成是新生?

不待领导思考明白,火化工已经不见了。

领导反复琢磨那句话和那双眼睛,突然大叫一声,原来是他!继而哈哈大笑说,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众人惊吓不小,领导莫不是思母过度,精神受刺激了吧?

大家劝他先休息一会儿,他摆摆手问,你们知道孤独求索在哪儿工作?众人一头雾水,这个时候怎么想到一位诗人?领导咳了两声,我已经找到谜底了。众人忙问,在哪里?领导不慌不忙地说,难怪他写的诗歌总是在生命与死亡间徘徊,他就在这里啊——人生的最后一站。

谜底被揭开后,当地经常有一些诗人模样的人在殡仪馆流连忘返,说是来此探寻生命的本源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